天才少女解不开的难题

天才少女解不开的难题

你知道吗?天空也有四季的变化。只是它不能像我们一般说出话来了。它被风吹疼的时候,不能喊疼。它想夸夸彩虹的时候,也无法发出惊叹的声音。

所以,当你不能说喜欢我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样痛苦?

现在好了,没关系。我来跟你说爱你就好了。

(一)

焄焄把一大杯香草冰激凌吃完的时候,她想看的那个男生还没从路上出现。她招招手,服务员过来,很自觉的带过来一个冰激凌。

焄焄瞄了一眼眼前的服务员女生:“你怎么知道我还要一杯呀?”

那个女生笑了,用好听的声音说:“总觉得你不吃三杯不会走的。”

焄焄只是觉得惋惜,长得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是这么个傻子。自己不过是第一次来这家店里吃东西就说的好像自己跟她十分熟稔。自己要不是觉得这冰激凌挺好吃的,才不再点。

还是自己长相十分大众?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她长得的确平凡,除了皮肤出奇的白皙之外也没有什么长处了。

焄焄坐在最靠边的位子上,等待着一个叫做“甜食”的男生。她对他所有的了解就是:他长的很帅气,他是个帽子控,她遇见他之后,帽子都没有重样过。他看起来十分有女人缘。走在路上遇见的女生大多都十分主动和他打招呼。

当然这些都只是焄焄她自己推测出来的,唯一有根据的确切的事实:她对他一见钟情。

在过去的十八年里,焄焄从来都没想过。她会对一样东西这么的认真。其中包括了人和事。这世界上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天才少女焄焄。

所以,“甜食”男生和少女焄焄会成为好朋友是没有人会觉得意外的。因为她从那天的一个月后起她每天都蹲点在冰激凌店等待着“甜食”。

终于她等待的契机到了。一个说的过去的,自然而然的契机。

“甜食”男生进到冰激凌店里了。

炎炎夏日,她的心情也是热火朝天。她端正的坐着,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看。看着他跟店员点单然后微笑。

焄焄有生以来第一次心慌,因为这是一场她精心准备的见面认识会。

她看着他坐下,就坐在她平时坐的那个位置。

焄焄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拿好包包。看样子像是要走了。

她经过“甜食”男生的桌子,包包看起来好像无意识的扫了一下桌面。

那杯只吃了几口的巧克力香草冰激凌就这样全数倒在了“甜食”男生的衣服上。男生的脸色没有想象的那么难看,反而在她不经意间笑了笑。

然后,焄焄就完全按照剧本设定的来了。所谓的情节就是:女主大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男主说没事没事。女主颇有责任心表示一定要赔偿男主的衣服。所以,男主无奈之下给了女主电话。再然后嘛,她们就成了朋友了。

首先从当朋友开始,作为一个高三学生来说。放松是最好的玩乐借口。

她打电话的时候,特意打了草稿。以至于垃圾桶一半都是她的废纸。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所以她想要很认真很严肃的对待之。

她在不知多少次草稿后,终于写出来既不会太张扬,也不会太小家子的邀请话。想来想去便只剩下了几个字。

“喂,有空吗?什么时候出去放松一下”

事实上,在挂断电话后。焄焄还是显得十分的不满意。索性把用于实践的那张所谓的废纸也一并扔了。

但是,也不枉她费尽心思。“甜食”男生也就是距离他们高中一个小时车程的D大里面的学长。

而且,他还是他们高中的毕业生。

她这才知道了为什么会在一见面之后就有了一种说不清的熟悉感。她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可是智商200的天才少女,居然有她解不出来的难题?

令她感到惊讶的是,他的名字和在她心中的绰号十分相似,竟然叫常兲(tian)。“常常都是甜滋滋的!”这是她在听完他自我介绍后,发出的类似调戏的感叹。

不过常兲好像对此也没有在意。他可能只是觉得这是每一个开朗少女的通病吧。因为他还有着一个非常要好的闺蜜,一个也是十分开朗活泼的女生。

(二)

但是他似乎觉得他还没必要告诉这个刚刚认识不久的女生这个事情。

于是,他在她调笑他之后。只是用手轻轻拍拍她的小脑袋瓜。做出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焄焄笑,她觉得应该在让他喜欢上她之前把她的所有优点展现给他看。

她把脑袋靠在公交车的窗上,开始了自己和他的第一次出玩。

说来也十分的巧,她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在公交车上。不过不同的是,她在车上,而他正在马路边上走着,手里举着刚刚从麦穗店里买来的甜筒男孩。

那个时候,只有她自己知道有多么狂想要变成他手中的甜筒的冲动。

那之后的几天里,她总是装作无意间乘坐12路公交。而他总是不负她的期待,每日都与她的目光偶遇。

于是,在一个月后。她终于确定了常兲就是她命定的白马王子。

她开始了在他每天买冰激凌的地方蹲点。

常兲笑笑,两个狸窝特别好看。他说:“我们先去吃点好吃的吧!”

焄焄觉得自己好像被他迷得有点神魂颠倒,暗暗给他取了另一个绰号:妲己。并在脑海中意淫了他穿女装的模样,直逗自己在一旁傻笑。

焄焄一向都有给别人取绰号的习惯。并且取完还要自己在意淫片刻。

也许是经常给别人起外号,所以在常兲叫她小混混的时候,她有种被什么击中心脏的感觉。她只是觉得特别的难受。让她十分想哭。

常兲看出了她的不对劲,正想安慰她的时候。

却看到她猛然抬头,眼中或许是期许,说:“如果我说,你对于我来说是个很特别的人。你信吗?”

是啊,对于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人来说。“特别”这个字眼确实是很奇怪。

常兲的脸色也变得奇怪。

因为她的一句话,两个人在尴尬的吃完冰激凌后,迅速各自回了家。

她拖着一颗郁闷之极的心回了家。因为她取外号怪癖。在她眼里,家里就像一个动物园。她有一个四口之家。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

爸爸的绰号是老虎,因为他在小时候经常很凶的骂人,但是却也很爱他们。妈妈经常被她暗地里叫成小猪。因为她总是神经接的不对头,常常让人嘀笑皆非。弟弟是个腹黑的,她常常叫他是坏掉了的香蕉。里面是黑的!

但是这一家子却总是分享自己的秘密。

所以吃饭的时候,她就说了:“哎,最近我暗恋上了一个人!”

妈妈筷子差点掉下来,急忙问道:“不会是金予吧?”说完明显感觉到两旁传来的杀气。

焄焄并不在意。

只是在脑海中搜索了许久实在想不出来金予何许人也。不过转念一想,这可能是妈妈不同于常人的脑袋瓜里意淫出来的人也说不定。

“谁啊?”弟弟难得开口问。

她郁闷之极,叹道:“哎,不说了。反正也已经快失恋了。”想起他听见自己说的话后一脸尴尬的表情。她就知道差不多没戏了。

“是谁啊?”爸爸也停下手中的动作。

焄焄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个家竟然这么关心自己感情生活。感动不已的她说出了她暗恋的那个人。

“常兲。”

然后她分明看到了他们眼里松了一口气。一向对于事物不敏锐的她,居然嗅出了猫腻。

不行,作为天才少女的她有义务查清楚,到底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先从金予这个人开始查起。

(三)

可惜了她不是什么电脑高手,不懂人肉搜索,也不是什么少年侦探。只能从最简单的百度搜索开始。

敲动自己的键盘,输入:金予。

结果是出乎她的意料的,这个人竟然是个超新星模特。而且出道不过半年,粉丝挺尸躺下已经不知道该绕地球多少圈了。近日竟然还有要转战歌坛的动向。

额……这样看来,真的是妈妈意淫的也并不为过。

这样曼妙的夜晚,手中的电话被打通。

焄焄万万没有想到这通电话是多么的及时,常兲主动约她吃饭。

她听见他说:“焄焄,下个周末我请你吃饭好吗?”

然后,她也听见了自己略略颤抖的声音:“好啊!”

这是心脏高兴的颤动的声音吧!

另一个周末,在焄焄的期待中来的更快了些。她穿上自己最爱的裙子还把妈妈不知道什么买的新红色小包包戴上。

不过拉链已经有些磨痕,她不禁再次为妈妈的智商着急,从以前开始,妈妈新买回家的东西就经常有破洞,或者看起来十分破旧。

见面的地点是在甜品店的门口。焄焄到那里的时候就在看常兲了。

阳光下,他的轮廓硬朗分明。米白的帽子上绣着黑色的标志。

她说:“我是迟到了吗?”

他笑,冰凉的手指点了点她的头说:“你才知道啊!真的是!”

她看着他,心里的笑溢出来移到嘴角处。

他们一起去了游乐园。

她意外的一眼看出了他的喜好。他不喜欢一切高的东西。他非常喜欢甜品。他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笑。

出了游乐园,焄焄决定做出王者风范。所以她慢慢的牵起了他的手。

感觉是出乎意料的软。

她笑,他没有放开她。这是喜欢她的意思吗?

正想着,身后传来一声尖锐:“林焄焄?”

她莫名其妙转身,看到的是初中舞蹈队的同学Mary。此刻的她正一脸鄙夷的看着林焄焄。

“林焄焄,想不到你这么厉害!这么快就有了新欢啊?”

她听出了她话里藏着的讥讽,眼里的妒意。

“新欢?Mary,你干嘛?”口气生硬,她最讨厌别人将莫须有的事说的有得理直气壮。

更何况是在常兲面前。

Mary看着她,作势要走上前来。

一个转身,焄焄被常兲拉在身后。

她听见他说:“你退后。”

“可是!”

“让我保护你!”

她心底一暖,再大的气也消了。

反而是她拉着他,说:“好了,我们不理别人了。我们一起去看电影!”

他并没有再说,两人立即就走。丝毫不理那个女生在身后的叫骂!那女生嘴里分明说着,她听也听不懂的事情。

(四)

只是,一切并没有她想的那样简单。

走了一条街后。常兲对她说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听的话。不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

“焄焄,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可是你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她不相信,她虽然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常兲他,他的眼神里明明有过快乐。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她仍不死心。

“你喜欢我的什么?”

“我不知道,我想是一见钟情。你带给了我,那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就像……就像是前世我们就是认识的一样。”

他突然转身。

许是想她不再纠缠,他目光决绝:“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恍惚间,她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两人分别在大路上。他左她右。

她一直都是那么的乐观聪明,她哭了,坚持不让他送她。

她实在不想哭着鼻子回家,进了分叉路口的那家电影院。

电影院的宣传屏幕上,播放预告着金予的最新片。

她看了简介,觉得十分符合她的心情。

电影院里几乎是爆棚的,她坐在正中间。

一时间,变得寂静。

当金予的图像出现在屏幕上时,她感觉到她的神经好像把它放大了许多倍。

于是,越看越清晰。金予的脸。

关于某个人的记忆浮现了。

金予作为高三的转学生来说,他有着前所未有的魔力。

从艺校转来的他,对于所有东西都十分的不屑。

“诶,你帮我做笔记。”

焄焄看着眼前这个刚转来的不速之客。晃了晃她的食指。

他的俊脸扭曲了,说:“一来就遇见你这种雌性恐龙。老天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他们的开始,就是这样。

在金予转来后的第三个礼拜迎来了另一个人,他的哥哥,同母异父的哥哥:常兲。

她在记忆里纠缠嘶吼着,原来一切的一切是这样。

原来对他总是感到最原始的熟悉是这样。

金予和她一直延续着两人一开始的不愉快。

一次,金予把她关到学校的生物实验楼里。这栋教学楼平时就很少有人来上课,更何况是放学之后。

她不住的喊救命,但仍是没有人来。

最后在她又累又饿的时候,有一个人打开了门。记忆中的他带着从未有的慌乱,急急地问她:“有没有怎么样?”

那个时候的她,好像心头有什么被牵动了。她笑了笑说:“你真好啊!”

你真好啊!

这句话出现在他们之后的许多谈话中,没有多少修饰,总是让他为她做足了一切。

在那之后,她身边多了他。每一次当她被金予捉弄的时候,他总是能及时地出现。然后带她去到他最爱的店里吃很多的冰激凌,听她一遍遍地数落金予,直到她再也找不到什么措辞骂他,才尴尬笑笑然后回家。

她总是嘲笑他爱吃甜食。却总是陪他吃。她说他是闺蜜。也总是叫上他一起去坐他不敢的坐的海盗船,仿佛看着他在一边大叫,心情就会怅然许多。

金予开始对她的追求,是在期末的时候,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她曾经不削一顾:你不是说老天对你太不公平了吗?我可是只母恐龙啊!

他破天慌的没有反驳她,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她。

女生总是抵不过帅气男生的穷追猛擒。焄焄一直都想不通,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她都觉得那个时候金予的眼神是真实的。

她就那样点头了。因为一阵莫名的心动。

所以,在一个月后,班上流传了一个消息。学霸筱焄焄跟校草金予在一起了。在那之后他们开始了最最轰动的恋爱。

每一天,金予都给焄焄带去亲手做的早餐。他开始好好听课好好读书。渐渐地,金予再也没有去过酒吧,也没有再跟老师顶嘴。

几乎是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金予的变化。为了他们爱情的改变。

每一个周末,他们都会约会。一起去到游乐园,甜品店,商场。

焄焄停留在记忆中,那段快乐是真真切切存在着的。

黑暗到来,预示着电影的结束。

这无疑是部虐心的片子,片子里和金予好到不行的女孩子最终车祸死掉了。场子里的许多人都看哭了。

这让她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奇怪,走出影院。身旁的一个女孩叫道:“金予回我们这里宣传了,现在就在二楼!”

一群女孩子,风风火火的就冲上去了。

她凄惨地笑,记忆中最后的他是那么的凶残。

即将高考的前些日子。他们突然闹了矛盾。

主题围绕着:约会能不能带上别人。

因为焄焄生日,她想要邀请为数不多的朋友,只可惜她的朋友真的少的十分可怜,算来算去就只剩好久没一起玩的闺蜜常兲。

然而,金予发现讲道理已经无法说通,一气之下把她丢在路边。一直到她生日都没有跟她说上半句话。

其实,金予没有跟她说话,她竟然也觉得不是特别的令人难过。她只是暗暗的想自己并不是很喜欢他。

只是她实在是受不了他那副自暴自弃的样子。

模糊中,一个墨镜少年戴着常兲平时常戴的帽子向她走来。

那模样令她熟悉到突然窒息。

对面的金予看着她那幅呆呆的模样,不禁回想起第一次和她见面。

那个时候,她对于他来说真的像是人间里不一样的烟火。他承认是第一次,第一次有女孩子对他无感。于是他开始注意她。

这个女孩子总是那么让他气愤,到后来常兲的到来后,他更是常常怒火中烧。

常兲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没有血缘的哥哥,从小总是抢尽了风头。只属于他的爸爸也更关心他。他只觉得越来越难在那个家里立足。

于是,在他发现常兲看焄焄眼神的不对劲后,他主动向焄焄发出了追求。也许是愤怒的原因,他追求她十分的卖力。以至于很多时候他看到筱焄焄的笑竟然是那么开心。他在铺满了玫瑰的心形里强吻她。

他是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她,不过他发现的很迟。

直到他对她说了那样的话后,直到她转身离去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了。自己脸上早已是清凉的泪,心脏跳动缓慢地快要窒息。

他忽然意识到,他伤害了所有人。

那之后,为了逃避。他一举跳到了英国进修。

又用了一年的时光,他回到这里,才得知了她车祸的消息,并且还从哥哥那里得知了,她昏迷了一年,忘记了关于他们的记忆,忘记了所有。

筱焄焄看着眼前熟悉的陌生人,笑笑:“你好!”此刻,她只想装作,谁也不认识。

金予本来十分从容,她的一声你好,他手中的墨镜跌落:“你记得我了吗?”

当然,他是一个明星,当一个少女看到当红的明星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又或者,她应该就是这么特别的。

他说:“你记起来我也是你们高中的吗?”

她的心底划过一丝寒冷,脸上还是不变:“什么?什么记起来了?难道你也是我们D市一中的学生。”

他看着她脸上的不为所动,怔怔地点了头。

“哦,是学长吗?”

都知道的,他以前时常欺负她。

“哦不,我们是同届生。”

“你好,我很高兴认识你,金予同学。”

“额……你好。”

“今年是什么时候了。”

“2015年。”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沉默了。

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这一整年的时光里,陪伴着的是常兲,她自动选择遗忘的,是他金予。

筱焄焄在503房里找到了常兲,正巧这个病房的这张床是空着的。

常兲趴在了床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抖着。嘴里说着:“小混混,快醒过来吧!”

可是,这个男孩刚刚拒绝了她。

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我曾在一年的时光中,陷在疯狂的梦。

有的时候,会有一个声音闯进我的梦。

用着最原始的求爱方式。

“我爱你,小混混。你快醒过来吧!”

你知道吗?天空也有四季的变化。只是它不能像我们一般说出话来了。

它被风吹疼的时候,不能喊疼。它想夸夸彩虹的时候,也无法发出惊叹的声音。

所以,当你不能说喜欢我的时候。是不是也一样痛苦?

现在好了,没关系。你不敢说,我来跟你说就好了。

她终于在甜食男孩的侧脸上烙下了热吻。

�������>^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