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

好吧,明天开始,做一项很难的事情,慢下来,不让自己的灵魂和身体掉队。

过去的一周,这个城市下了5天的雨,好在周五下午的时候如天气预报所预测的一样,终究是雨过天晴。过了这波雨,这个以夏天暴热著称的城市是不是就彻底进入酷暑模式?

周二的时候,开车过菜园坝长江大桥,下起了浓烈的雾,对面渝中半岛的高楼全部被神隐。这个城市在夏天和冬天的时候特别喜欢起雾,想起小的时候,经常一起雾就是浓烈得满世界白蒙蒙一片,10米开外的人都看不到。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早上上学大家都掐着点走,隐约听得到聊天的声音和脚步声,要确认的话就只有大叫,前面的是谁谁谁吗。

长大以后,再也没有遇见过那样浓烈雾,不过还好,我终究是见过全世界最浓烈的雾的,而且它会永远停留在我的记忆中,和那些脚步声,聊天声一起,彼此纠缠,镌刻在迂迂回回的脑纹路中。

白天一整天没出门,好在有人如约约我晚上去打球,否则,我很容易就把周末两天都这样窝过去。

打球状态不太好,自从上次停了近2个月后,就没找回过手感。今天甫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失误不断,发球要么不过线,要么太高直接被扑死。对手擅长各种吊小球,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喜欢用这种手上功夫与年轻人周旋,各种调动,伺机扑杀。

我很不适应跟球风偏软的人打,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理论,似乎觉得遇到这种软绵绵的球,我就应该用快攻和强攻来破解。所以经常都是很勉强就杀球,结果质量不过,被对手轻轻一挑,纵然我跑得再快也难以把球救起。一连3局,都丢得很难看,打得我很是泄气。

队友轮换着,第四局的时候轮换了一个打球不久的人,也是软绵绵派,而且还各种低级失误。本来就一直被压着打,而且又被轮换了更弱的队友,我对这一局也是没啥信心的,所以也就不想太拼命满场奔跑,救球,杀球。

我在场上漫不经心地打,不急于求成,也减少快攻和强攻,因为我跑位本来就很快,队友根本无法补位,所以我也开始各种吊球,左拉右吊,给足队友补位的时间。

局势开始反转,就算队友失误居高不下,但是我们的进攻成功率大幅提升,要么不攻,一旦攻起来,基本上都可以得分,再加上网前擅长的对角吊小球,不知不觉竟然大幅拉开了比分,最后大胜。

于是换了对手,似乎找到了感觉,我们继续沿用上一局不紧不慢的策略,坚决不在比较勉强的时候进攻,效果非常好,联系击败了好几对选手,直接霸了场。再把之前的队友轮换回来,遇到一开始的老对手,这样的战略非常成功,把对手打得脸色都变了。

原来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阴阳相克,用对方的方式打对方,说不定才是最好的策略。我想了一句毒鸡汤,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原来真的是这个道理。

当然,以上的描述其实只是开个玩笑,真正的原因在于我调整了心态,舍弃了急躁,不再急于求成地进攻,耐心周旋,逐步寻找机会,然后一击致命,得分。

举打球的例子,只是想引出最近的一些感悟。

工作中我是个基层小头头,底下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来到新的公司之后,我的的工作范围跨度非常大,彼此之间毫无关联,好几块业务同时做,由于是总部,几乎每个业务都是全新的,没有现成的流程可借鉴,全都要自己去摸索和推动。

如前面说的,我的压力很大,事情很多,时间很短,我只能想到以最快的速度去完成,似乎才能破这些连环的局,所以我整个人设就变得异常的急躁,走路风风火火,小短腿撒得欢,说话语速也很快,机关枪一样噼噼啪啪。

布置任务的时候,我几乎都是直接叽里呱啦一顿说,也没注意员工是不是都记下来了。员工找我说事的时候,一旦我认定了方向,我根本就不会给员工解释的时间和机会,反正就是噼里啪啦一大堆,说完就赶快去推。

我做的是运营的工作,这真心是个苦逼的角色,做下来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运营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我的工作内容虽然是制造业,但是实际的产品已经完全互联网化了,所以运营和产品经常被要求驱动整个大团队。并且由于产品实际缺位,我的运营基本上变成了从前端的产品定义、产品开发到后端的产品推广、产品服务,变成了贯彻整个大团队始终的一条主线。更惨的是产品是新开发,状态不稳定,推出后还有一堆问题,我又带了一个400团队,所以每天都需要为监控和替用户解决各种问题,总之,我的团队就是以血肉之躯在填技术挖的坑。

我的事情几乎已经快爆了,所以每次开会爆出新问题又被要求我要介入的时候,我表现得异常的排斥和狂躁,几乎都是本能就拒绝,而且言辞很激烈。

这种状态特别像我去年同期的状态,虽然换了新的业务,面对新的业务合作和对接人,但是我已然在走回原来的老路。

去年完全是血的教训,因为事情太多,对下属太苛刻和严厉,几乎是骂着让他们往前跑,对同事我又本能地拒绝业务,以至于被说跟我合作很困难,当时的舆论和环境的几乎让我崩溃,走入职业生涯最低谷,一度都萌生了离职的念头。

我后来分析,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急躁了,简单地把压力传递到员工身上,而同事间的合作又被我简单粗暴地拒绝,内忧与外患共同作用,几乎逼得我走投无路。

我为什么要那样急躁呢?急躁得不近人情,又刺猬一样敏感,时刻都想着保护自己,一遇事就把全身的刺耸立起来,随时应战。事情多、时间短、压力大统统不应该是我急躁的借口和理由,急躁只是因为自己不成熟,过于丰盛的感性驱逐了理性,几乎失去了理智。

后来我调整了状态,虽然没能彻底调整,但是让自己慢下来,调整业务、重组团队最终度过了难关。

我最近的急躁大有重新抬头的趋势,开车遇到空位就想着一脚油门补上去,前车缓慢前行就忍不住闪灯按喇叭,说话语速再次变得飞快。

其实我真的急不得,一急,本来就很快的语速会让我说话的条理性大大降低并开始有些语无伦次。我不适合跟别人吵架,情绪上来暴怒之后,甚至会结巴,有理的全被我的语无伦次和结巴搞得没理了,最多只能靠我的暴怒来威慑别人,但这种威慑显然很丢分。

急躁是不是因为自己什么都求快的原因?

因为想节约时间,所以走路飞快,说话飞快。但这些行为从来都不会真的帮我节约时间,走太快,把旁边的人都扔下了,就像打球一样,我的快是我最大的特点,几乎所有跟我打球的人都会说你怎么能跑这么快,但是这个快其实双刃剑,我可以快速插上救球和扑杀,但是也因为我的快,而让队友难以快速补位,而比赛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比赛,最后把自己也扔下了。

所以,我能不能慢下来?堵车就堵车呗,慢慢前行,欣赏周遭的风景、多些时间听听美好的音乐。工作就工作,做好计划按进度推,剩一点时间,享受一下生活。

只是,说的容易,做,总还是很难吧。

好吧,明天开始,做一项很难的事情,慢下来,不让自己的灵魂和身体掉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