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通鉴】王莽:迷恋数字整齐的唯美主义者

衣赐履按:王莽官爵改制这块,仿如面对爱因斯坦那头恣意汪洋的乱发,梳子得哭死啊,再加上史料记录颇有错漏之处,导致我虽然牺牲了大批脑细胞,但始终处于蒙圈状态中。最近,在网上乱逛,一不小心瞄到了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阎步克先生的《诗国:王莽庸部、曹部探源》《文穷图见:王莽保灾令所见十二卿及州部辨疑》二文,很受启发。当然,阎先生的许多推论,可能尚未得到学界的一致公认,但我觉得还是很有道理,可以借来一用,愿意较真的亲们,可与相关史料对比参详。

儒家讲究秩序,王莽更是追求形式整齐的唯(偏)美(执)者(狂),他把从来都是玄玄乎乎的“天人合一”的概念,竟然以他的方式进行了实践,日月星辰、天地四方、百官设置,被莽哥以某种逻辑镶嵌于一体,构建了一个囊括宇宙万物的极具形式美感的体系。今天介绍一下他的行政区划改革。

公元12年,王莽一口气封了两千多位爵爷,在封爵大会上,莽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动员讲话:

予以不德,袭于圣祖,为万国主。思安黎元,在于建侯,分州正惑,以美风俗。追监前代,爰纲爰纪。惟在《尧典》,十有二州,卫有五服。《诗》国十五,布遍九州……

大概意思是说,我这个人虽然不大靠谱,但继承了黄帝、舜帝的事业,成为万国之主。我认为,要想实现国家安定、百姓富足,关键在于建立诸侯,明确州界,民风自然和美。我们的原则是效法古制,《尧典》记载,天下分为十二州,王畿之外分为五服。《诗经》里有十五国,分布于九州……

“建立诸侯……民风自然和美”,王莽的治国逻辑,严重超出我的理解能力,我只能勉强理解到“把家里坐便换成蹲便,保你升官发财”这个层面。且不管它,我们要关注的是这段话里的几个地理概念:十二州、九州、五服、《诗经》十五国。分别看一下哈。

复九州

公元5年,还是平帝刘箕子时期,王莽依据《尚书·尧典》,改汉十三州为十二州。公元12年,莽哥觉得十二这个数字不够完美,又按《尚书·禹贡》改为九州,同时,以西周之制设东、西两都,常安(长安)为西都,义阳(即洛阳,或雒阳,也称宜阳)为东都。

【天下十二州】


【实际上,图中的豫州可能被并入王畿,第九个州为并州】

这样,新朝有完全控制权的疆域,就分为九州和王畿。我的理解,由于东都、西都的存在,这个王畿的范围可能很大,包括常安、义阳,以及两者之间的大片土地。

行政区划的改革,并非开个会那么简单,而是在数年间不断更改修正,大约到了公元14年,全国共设九州、125郡,2203县。

这里我必须申明两点:

一是九州实际只有100郡;另25郡在王畿之中,而且,除了这25郡,王畿还包括“六队”“六尉”之类的地盘,也就是说,125郡>九州。

二是王莽的行政区划改革应该没有完成。王莽喜欢秩序美、韵律美,在数字上体现得尤为突出,三、四、五、六、九等都是他的菜,特别是有某种规律的数字序列,更是他的最爱。比如,在官制的设计上,他有“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这是一个3的N次方的数列,实在太完美了!那么,在行政区划上,王莽把全国划分为五部,每部二十五郡,一共一百二十五郡,这又是个5的N次方的数列,郡下为县,全国一共2203个县,2203,四六不搭,说实话,连我都觉得这个数字牙碜,唯美主义的莽哥又岂能忍受?因此,我断言,他的行政区划改革没能完成,否则,县数应该是3125(5的五次方)之类的数字,呵呵。

【2203是什么鬼?朕很不高兴!】

建《诗》国

所谓建《诗》国,就是按照《诗经》来建立公国(公爵的封国)。这想法实在是惊天地泣鬼神,太具有想像力了!我觉得现在最牛逼的学者,也想不出这么拉风的建国之法吧?

阎步克先生认为,建立《诗》国,是王莽既复古又创新的大手笔,他用较为翔实的证据和严密的推理,还原了王莽所建立的十四个公国。《诗经·国风》里记录了十五个王国的诗歌,王莽用了其中十四个国名建立公国,分别是周南、召南、邶(读如贝)、鄘(读如庸)、卫、郑、齐、魏、唐、秦、陈、郐(读如快)、曹、豳(读如宾)。

还有一个哪里去了?十五国风中有一个是“王风”,即周朝王畿的民歌,王畿当然不是王国,王莽在建立《诗》国时,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定五服、分五部、划四方

五服是指王畿外围地区。一般指王畿向外,由近至远每五百里为一服,分别为:甸服、侯服、绥服、要服、荒服。

什么是五部?即九州之内分为五部,其中,王畿为中部,东西南北是为四部。又在四部之外,按方位分为东西南北四域,这些地方都是蛮夷之地,大致与五服中的荒服重合。

而中部王畿的25郡,又分为前后左右中五个部分,各含5郡。

王莽所定的“五部+四域”,与“五服+王畿”基本重合,这两种对天下的划分,都极具形式上的美感。完美的行政区划,配以同样完美的官员系统,实现古代圣王之治,指日可待。莽哥一定是这么想的。

以上的行政区划,大家得有个印象,在后面讲官爵改制时,有了这些图形的帮助,才能更好地理解。

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意思是治国和烹鱼,都要特别小心,稍不留神就可能出大问题。断不是讲一个会做鱼的厨子一定可以当一个英明的国君。

【谁说老子不会治国,老子就片了他!】

同理,管理五个人的小农庄和管理五千万人的国家,在方法上想来还是有区别的;用周天子管理邦国的方式来管理大新朝的郡县,怕也不是拿来就可以用的吧?事实上,邦国制的必然路径是天子式微,而王莽可不是愿意放权的人,所以,行周制来管郡县,还不想放权,哪怕形式再整齐,数字再优美,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如果唯美是一种病,王莽就是重症患者。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288评论 0 10
  • 想要的太多 当它们汇到一起时 得到的不是五彩斑斓 也许是一片灰暗 放不下高傲的姿态 看不清真实的自己 是真的可怕
    薇薇安deStage阅读 68评论 0 2
  • 佑元堂与无为灸联合办學等二天 又是能量满满的一天,昨天总是被周公招见,很多东西没入心❤。错失几百万呀ರ_ರ 心塞,...
    起航_af10阅读 267评论 0 2
  • ❤我不是天使,我只是网易云热评的搬运工 “希望把笔下的漫天星火送给你,自己偷偷藏下夜空背后的漆黑和沉寂” ——网易...
    皮卡啾太郎阅读 424评论 0 11
  • 夏天七月里的早晨!除了猎人之外,有谁曾经体会到黎明时候在灌木丛中散步的乐趣呢?你的脚印在白露沾湿的草上留下绿色的痕...
    一生情_4f5e阅读 12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