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他/她们

有一种人,他们的观点或信仰是:是否对我有利,是我评判一切的唯一标准。这种人并不少见,比如在瑞幸爆出财务丑闻后,持有:“它造不造假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能不能喝到便宜咖啡”的一类人。

在这种信仰中,没有规则,没有原则,没有公理,没有对(任何)别人的考量。整个世界是为了满足自己。

在这种信仰中,爱情——是为了满足自己当下的感受;性——是为了满足自己当下肉体的需求;亲情——是满足自我认知、自我荣誉、个人感情的形式。除此之外,友情、事业、社会都成了自我满足的方式、对象和途径。

更糟的是,任何人总是不断变化的,因此持这种观点的人,他/她的需要、想法、年龄、外貌、喜好、判断总是动态的。因此他/她的爱情是不可靠的,话语是不诚实的(或不以诚实为目标),友情是不牢固的,亲情是无价值的……

更糟糕的是,这种人往往会表现的有礼貌、有学识、有品位。因为他/她对别人不是出于怜悯或尊重,而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利益更容易让人做的更好呢?因此这种人在很多方面可能是“成功”的。

我要培养自己的嗅觉,可以透过香水,闻到他/她们头脑里的腐臭。我要锻炼自己的眼睛,可以越过外貌,看到他/她们灵魂中的丑陋。

然后,

我要坚定的逃离这种人。

恨我自己,已经让我快要承受不了。而这一类人会把我努力压抑的愤怒、刻薄、残忍诱惑出来。

在我还有力气的时候,我要逃离他/她们。

否则,

我将变成他/她们。

向哪里逃?

道路、真理、光。

PS:一个重要的提醒,把它写到纸条上,缝在自己的袖子里:不要娶/嫁给这种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