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玉超:深圳打井吹牛能让一个人走多远?

赖玉超:深圳打井吹牛能让一个人走多远?

2016年1月5日 惠州

赖玉超一个深圳打井人,每天一篇生活日记,没错一年365天每天一篇,坚持干一件事很简单,但是一年365天,连续三年每天坚持一篇日记,这事干起来就不单单是靠坚持了,而是我生活的一种姿态。


这两天跟一个在深圳打井的朋友聊天,他呢是从一个事业单位辞职出来的,他说到啊,最近跟一些原来单位的同事聊个三言两语马上就觉得对方的思想怎么这么封闭愚昧呢。


我说:现在自己做老板,思想高度都不在一个层面上啦。


他说:我想说的,人呀,其实我没出来之前,我也就那个德性,现在出来了才知道自己原来活得那么小气。


我说:哎,你真说对了,没个人在特定的环境,时间里,多多少少都是生活在一种框架和幻觉之中。现在有机会跳出来一看,才回觉得自己当初也是活在愚昧的世界里。


他说:你是早期跳出来,自己在惠州打井干点事的人。


我说:我是上班呆不下去了,被辞退的,哪像你想干啥就干啥,人生就像是你自己掌控的一样。


他说:我看你在惠州打井脚步要比深圳打井,东莞打井脚步要跑得快多了。


我说:我这是没办法,打井工人干活一年不如一年,机器设备没跟上,打井还按照之前的套路迟早退出市场。一般人做决定要么因为有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要门就是因为遇上一种无法承受的挫折。总之都是一个特定的机缘在里面。


我呢属于遇上了一种无法承受的挫折,眼前遇到一百米的井,客户要求150米,客户觉得水小了,觉得做到200米就差不多了。所以,我更换打井设备也是顺应打井客户的需求,没办法的办法。

所以这几天,大家都放假,玩的玩,我哪敢放松,从身体到思想都紧绷着时刻做好准备等待下一个机缘的到来。


其实我朋友说我太急了,我还真觉得是这样,毕竟我急的是我个人急,而不是公司上下都急。我这人一急,就上火,就连之前牙齿不疼的我,最近一上火牙也疼了,这两天牙不疼了,嘴巴起泡了,张开吃饭都难。


我媳妇说我,你呀这事没事找事,别人过年该玩的玩,该喝的喝,你倒好了,自己一个人尽瞎想些让自己折腾的事。


我说:我这人就是静不下来,找个地方玩我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一玩就感觉人跟颓废了没两样。我就想把打井玩出个样来,村里人不是很多干打井干不下去吗,我就给做出个样来呗。


至于要做出个什么样,这是个没有尽头的一个目标。


你问我今年有啥目标,啥梦想,我还真没想过,赚多少钱,还是想过多好的生活,这都是我们所不能预测或者该怎么努力就能实现的。


我的想法还是很简单的,2016年做一个生活的有心人,把该做的事一点也不含糊的一个一个落实了。这两年遇到很多神一般的人,光动嘴,不动手的一抓一大把。


其实,我们打井这事还真简单,勤勤恳恳的去做了,哪有没收获的道理,只是我看你吹牛,你看我吹牛,最后两人就靠吹牛过日子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