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我思......

咖啡的香气氤氲着我的思绪

      很快,暮色降临,入秋以来,从未发现时间这么快,明明才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看看路边金黄的银杏叶,还没来得及亲亲拂过脸庞的秋风,还没来得及数数门前的雨滴,重阳,来了。

不爱伤春悲秋的我看到圈里群里微博电视里轮番轰炸铺天盖地而来的重阳,没来由深深叹了口气,妈妈在的地方才是家。远方的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可有人问你们粥还温?可有人为你们衣御寒?可有人在你们膝下承欢?

心愁滋味

        才上初中,爸爸因为老家的爷爷奶奶,费尽心思调回了老家,那是一个很落后很封闭的小镇,但是却有好几家军工厂坐落在山沟河汊,那时能进军工厂,生活待遇要比普通市民好,三个孩子将来要安排工作,爸爸就这样想着去了那个小镇,正好哥哥考上技校去住校了,爸爸便带上弟弟一起当了先行部队。

每每写回家信都说那个新地方如何美好,心中便多着几许期待。考上师范那一年,终于和妈妈一起去了那个信中的世界:那是个什么样的小镇啊,两间黑乎乎的平房,头顶上装着几片透明的玻璃瓦,算是采光,做饭的锅灶竟然是烧柴火的,旁边堆着许多山上捡回来的枯枝,门口有一口水井,凭力气拔水.....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去?魔术吗?没有了楼房,没有了菜市场,没有了分门别类的大商店,没有汇演,没有电影院,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街道,更不要说有路灯。

我吓得晚上不敢睡觉,白天不敢出门。妈妈整日和爸爸争吵,要回去她的老家。只有弟弟最开心,漫山遍野疯跑,爬到树丛弄回来八月炸给我们吃,(我没听说没见过的一种野果。)他还学会了挖蒲公英。

可是我不行,现在所有的一切生活都在颠覆我的认知,我的恐惧却无人知晓,我每天每天疯狂练吉他,那是我和妈妈要从老家搬走时,二哥送给我的宝贝,抱着吉他,恍然疼爱我的哥哥就在身边。

我怀念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虽然是那么小的一个城市,但是有青山绿水,有公园广场,有东门老街从街头到巷尾的不重样的早餐铺子,最重要是那个小山城里,有我的亲戚朋友,他们是那样爱我。

那时候,一放假就跑去二姨舅舅家混玩混吃,晚上回家都是三哥哥四哥哥把我背在背上,送我回去。经常都是趴在哥哥们的背上睡着而不自知。

上初中时,二哥买了一辆嘉陵125,天天来接我放学。二哥夸我长得好看,爸爸不在身边,有哥哥在,我不能被人欺负。

一到过年,在大姨家吃甘蔗、米花球,大哥一定是倾其所有,看我们吃得高兴,他就站在屋檐下笑。我会缠着勇姐姐,带我看她们队上壮劳力烧砖。

三哥最调皮,总是不知道从哪儿拽出来个竹竿,一头缠上铁丝圈,粘满蜘蛛网,拉我到田地里粘蜻蜓,这时,四哥和华姐姐就会在稻田边上挖荸荠,刚挖出来的荸荠还带着泥巴的味道.........

每一个场景,每一个场景里的亲人,我都想,想得心尖尖都是疼的。可是不敢哭,怕妈妈听见,妈妈背井离乡,跟着爸爸来到这样陌生的地方,她也不习惯的吧?

回家的路那么长

      再后来,妈妈终于不在和爸爸争吵,三个孩子,爸爸的爸爸妈妈,爸爸的弟弟妹妹,都要求妈妈必须做好一个母亲、长媳、长嫂的本份。生活太累了吧,妈妈选择了适应和妥协。

随着爷爷奶奶的相继离世,小爹小姑相继成家,三个孩子也都有自己的生活之后,爸爸的头发越来越少,妈妈的腰越来越弯,炒的菜越来越咸,看着电视忽然就睡着的时候越来越多。我心疼地发现,原来岁月调皮无情,不知不觉,就偷走了爸爸妈妈的青春和健康。

而我们就像离巢的鸟,离爸爸妈妈越来越远。不光是地理距离,还有生活方式、思想理念也越来越远。

他们不愿意和儿女住在一起,爸爸妈妈曾经说过好多次,不会用电脑煲蒸饭,不会用全自动洗衣机洗衣服,甚至连网络电视也打不开了,不会聊Q不会用支付宝。尽管是这样,爸爸妈妈仍然在小儿子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千里迢迢去了江苏。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没互相说过一声有多爱,是那个时代的人共有的特征,但是,不管是懵懂无知的我还是年过不惑的我,心里一直都知道:血,浓于水,爱,在骨髓!


心香,重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过来人告诉我,这个世界很复杂,复杂得一点都不可爱。我感觉有时候的自己是迷失的,有时候又是超越其它人一般的清醒...
    麦积麦积阅读 128评论 1 1
  • (一)《一块》 每天爱你一分, 一百天就是一块, 我们在一起吧。 (二)《我眼里》 在我眼里, 弹吉他的你, 就是...
    无语呤咽阅读 169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