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多难说出口

早上送小Q上学,走到校门口,我说“再见。”他摆摆手回了一句“Bye ,I love you!”就跑进去了。臭小子是在调戏你老妈吗?我要告诉你爸爸。


从什么时候起连小孩子都能自然的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了?谈恋爱时缠着Q先生说,他都忸忸怩怩,脸跟关公一样,和平时的活泼完全不在一个画风里。


小时候看外国译制片,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望一眼,下一句就脱口而出:“我爱你(I Love you)!”那时我们觉得西方男女好随便哦,电光火石间就相爱了。而我们的电影里谈恋爱,牵牵手都脸红,要说“我爱你”得用“把革命的友谊升华一下”来装正经。


似乎东方人在表白方面总是要躲躲藏藏,日本人尤其如此。明治维新时代推崇的感情是谦恭谨慎的,女性若直接向爱人表达爱意,会被认为很没有教养。日本作家夏目漱石有一次让他的学生翻译“I Love You”,有学生直接翻译成“我爱你”。他就反对,把这句翻译成“今夜月色很好”,风雅是风雅,可这说的是神马玩意儿?


他的前辈日本著名翻译家二叶亭四迷,在更早时候翻译俄国小说《阿霞》时,同样一句告白,二叶亭绞尽脑汁了很久,最后成稿时变成,女主角对着爱人深情地说:“我愿意为你去死。”樱花民族视死如归的精神搞得表白都这么鲜血淋淋。


不过这些跟我们的古代诗歌比起来,都是浮云了!那首著名的《上邪》高唱:“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翻译过来是:苍天啊,姑娘我恋爱了,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除非高山变平地、江水流干、冬天打雷、夏天飘雪、天地合并,我才会和爱人分离。这等惊天地泣鬼神只为说句“我爱你”,古人好像只谈情,不说爱,仿佛那个字好羞羞,没法说出口。


泰戈尔写过最凄美的爱情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为什么会不知道?因为你没有说出来,或者没有直接说出来。像夏目漱石明明要说“我爱你”,偏偏扯什么“月色很好”,人家姑娘恐怕得翻个白眼,跟你说“撒由啦啦”。


爱有多难说出口?表白最怕什么?怕遭拒绝,怕被嘲笑!怕一颗心掏出来了,却被人无情扔到地上。再有就是像郭靖对着黄蓉,满心爱恋,却只叫得出一声“蓉儿”,千言万语都在日后的江湖岁月里了。


可女人哪,要是不听爱人说出那三个字总是不踏实。所以一句“你爱不爱我”一定会反复的问,恋爱中问,结婚时问,结了婚还要问,到了满头白发快断气时也还是会问。男人若回答“爱”,那后面马上会跟着问:“你爱我什么?”男人要是答不出来,那等着被女人控诉吧。

那要是反其道而行,女人说“我爱你”又会怎样?
老婆:“老公,我爱你!”
老公:“你又要买包包吗?买吧买吧!”
老婆:“谢谢老公,我只是说我爱你。”
老公:“我没有私房钱,你知道的。”
老婆:“我知道,我只是说我爱你。”
老公:“好吧,我说,今晚我不是要加班,我们同学聚会,校花也要去……”
老婆:“老公,下班等着我,我跟你一起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