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世界,任由什么也抵不过“喜欢”二字。

一件浅灰色高领打底衫,一件短款黑色带穗皮衣,一条酒红色大摆长裙,短檐黑帽,短筒黑靴,黑色刺绣背包,装好新买的镜头和5D3,梳好马尾,轻车简行,欣欣然然莽莽撞撞,迅疾闯入天地间溢满灰色的春光里。

四月的第一天,我和我的影子私奔。今天我要慢慢地走,一步一步丈量南湖春色。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恰适合看草木花鸟。路两旁,海棠树的枝杈间,腾挪出红艳的芽苞和嫩小的叶子。春水漾着波光,鳞鳞闪烁。水中的垂柳,是新疆的小姑娘,一早儿就扎好了一头细细的发辫。春柳,轻摇鹅黄色的麻花辫,让人忍不住要伸手帮它轻轻梳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玉兰擎起一只只酒杯,斟满一杯杯春色,盛情邀我共饮。榆叶梅举着一个个红的、粉的小花蕾,在枝杈间欢喜接纳我的目光。大片连翘纵横连绵,黄得过于用力,明晃晃一片璀璨。最惊喜的是枯草中发现几簇紫花地丁,小小的五瓣花朵,在微风中轻颤,在阳光下舒展。

图片发自简书App

满目春色,何其美好!花飞花谢花满天,几株树下,片片花瓣安落于地,已然缤纷。人不阅花,花怎等人?

蓦然间,一直灰棕色野兔左奔右突,还未等我举起相机,已一闪无踪。对面不远处,两位老人也如我一般猛然站住,直瞪瞪看着这只野兔的"临时表演",待主角从眼前消失,我们抬头对望,相视而笑。南湖的喜鹊早已不怕人,无论多少目光追逐,喜鹊仍是闲庭信步。可兔子不行,胆子太小。正分析着,眼前林中又出现两只野兔结伴而行,猛然见我,一左一右迅速逃遁。忍不住轻笑,打扰了小家伙们,实在不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看到一种松树,标签上面注名“白杄”。一下儿想起几年前和康姐在凤凰山拍过她小小的松果,红红的玲珑宝塔一般,又似微型凤梨,极为精致。海棠长出了新叶,去年的红果儿还挂在枝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路拍下一棵棵春天的树,蓝天下的新绿充满希望。耳边是跟随爸爸出游的小女孩儿在向妈妈汇报:“我给你拍了好多好多照片儿,紫色的小花儿非常漂亮!还有小蚂蚁累了,我把一片树叶,当它的家……"稚言趣语里,时光回溯,我似乎看见了,看见了童年的自己。

园子太大了,总会看了这里,丢了那些,所以每次,都会留下不同的遗憾。园子里也没有正东正西正南正北的路,一条条叉路这里一斜那里一拐,不知道走向何方,所以就随着脚步好了,任其将自己带到哪里,所有的相遇,都本该相遇。

尽管手持单反,我仍愿用我的眼睛将此时的春色,永远雕刻在记忆里。

如此,我的四月,静谧安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