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炙爱囚徒(84)

【长篇原创】图文:风听雨夜寐荷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爸爸,我可想你了

尚志在医院住了两天,在他的一再坚持下还是出了院。

他不想看到大家都围着他一个人转,不这样他心里也已经充满愧疚了,现在更是如卧针毡。

在薛锦云和薛童忙着准备晚饭的时候,郑刚慈爱的坐在他的床边:”尚志啊,我想我还是得和你谈谈。虽然这两天你住院时我观察了一下,你对童童还是不错的,按理说你们也是有感情基础的小夫妻。可是她们说的那件事情是真的吗?”他停顿了一下,倒了一杯水递给尚志。

“尚志呀,人这一辈子,会遇到种种诱惑,虽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可是做人的基本底线不能变啊。再说你们俩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儿,你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因为你们的过错而受苦吗?尚志,家庭长期不和睦对孩子可是致命伤啊!”

尚志看着这位像父亲一样慈爱的老领导,这样为他操心,给他开解,心中除了感动,更深的是愧疚。

他抿了一下嘴唇:”郑队……姑父,您别想多了,我没有那样的想法,我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您放心吧!”

他们沉默了一下,他又继续说到:”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那天我是去看一位……患了癌症的故友,我们真的是……清白的!”

郑刚安静的看着他,眼神深不可测又充满体谅,接着伸手在尚志的手腕上拍了拍:”尚志呀!人这一辈子想要的东西也好,想得到的人也好,那些愿望多不胜数,可是有几个是十全十美的呢?最终我们还是要扛起责任,坚守规则,对得起良心。这叫什么,这叫道德规范。也是一个人的德性。可能是我老了,这思想就是顽固的很呢!行了,你就仔细的琢磨琢磨吧,最终自己的道路还是得自己走的。”他像一个慈父般用力按了一下尚志的手腕,起身走了出去。

尚志心里明白,郑刚也不信他,但是他了解自己不会轻易做出出格的事儿。

尚志遥望着窗外的天空,耳边不时的传来叮叮当当的厨具的碰撞声。

生活已经把他一劈为二,恩情,亲情已经在这个家里生根茁壮,枝繁叶茂了。但可是爱情……

一对鸽子在对面的阳台上绊着嘴,偶尔互相梳理着羽毛,尚志心里沉沉的被搅动了一下!

这时小敬童脆生生的声音响起:”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姑姥姥说你病了,不让我来找你,可是我可想你了!不信你摸摸这儿。”她说着努力的爬上床,依偎在尚志怀里,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

“爸爸,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敬童帮你揉揉?”她用干净的眼神认真的看着尚志。

尚志把女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好,敬童帮爸爸揉揉吧……”

小敬童柔软的小手就那么一下一下拍在尚志的胸口,有一刻差点让他掉下了眼泪。

“爸爸,还疼不疼了?”小敬童眨巴着毛茸茸的眼睛追问着。

“爸爸不痛了,早就不疼了。敬童乖,谢谢你宝贝,来……爸爸亲一个。”尚志搂过女儿的小脸亲了一下。

“吃饭了。”薛锦云的喊声传了过来,小敬童先一骨碌爬起来跳下了床。

“你慢点。”尚志宠溺的提醒着她。

“爸爸,我拉你起来吧。”说罢她使出吃奶的劲似的,咧着嘴拉着尚志的手。

尚志也极力配合着她,显得起的十分的费劲,好像全靠她才能起身似的。

小敬童把他拉起来,才摸了一把额头,很有成就感的说:“爸爸你太重了,都把我累出汗了。”

父女俩牵手走了房间,迎面正碰上薛童的眼神,失落里掺杂着期许,期许里混杂着慰籍:“来,妈妈带你去洗手。”她牵着女儿去了洗手间。

尚志就等在旁边,听着女儿天真的话语,薛童温柔的应答着。他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就这一生,就这么过吧。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去破坏这个家呢!

薛童带着女儿出来,薛锦云笑哈哈的招呼:“哎哟,宝贝呀……来,来姑姥姥这里。”

小敬童却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妈说:“我今天要坐在爸爸妈妈这儿,好吗?”她仰着头看着他们。

“好……!”尚志伸手抱起女儿,薛童伸手把椅子放好。

薛锦云看着这一家三口,内心翻江倒海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郑刚对尚志说:“你这多少年都没有休假了,不如这次好好那个假期,咱们一起出去玩玩怎么样?”

薛锦云马上兴奋的接口道:“这个提议好呀,正好童童最近也闲着,大家一起去散散心吧。”

尚志看了一眼大家,不好意思的说:“恐怕要扫大家的兴了,我们现在正是比武备战的时刻,我这在家躺了两天,都已经耽误很多事情了。要是再继续申请假期,难那是一定的,耽误了事儿,事后补也没有余力。要不你们去吧,我就下次再去。”

薛童本来泛起了亮色的脸又慢慢的暗沉了下来:“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她干巴巴的说着。

郑刚干咳了一声:“是我没有考虑周全,光想着尚志的身体和小家庭的问题了。没有想到队里的安排也是刻不容缓的。哈哈哈……人老了就是这样,脑子糊涂了。”

薛锦云也赶紧接茬圆场:“这个季节要去也得往南走,一走那么远,我也有点怵头,等暖和了,咱们再说啊。”

郑刚又接着对尚志嘱咐道:“尚志呀,你这心脏问题自己要多注意啊,在任务中不能逞强知道吗!”

“我会的姑父。”说着他给薛童夹了一块鱼。

“爸爸我也要。”小敬童稚声稚气的撅着小嘴说。

“好,我们敬童也来一点啊。”

…………

日子又在平淡的尴尬的氛围中延续了起来,谁也不把更具有破坏性的话说出来。所谓圆满,有时候是圆满在心间,有的是圆满在人面。但是谁又敢轻易的破坏,这看上去的温馨画面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