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浮动月黄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沐子衿


-01-

"卞公子,回来了?你好久没来了。"

白衣男子笑意淡淡,步入静花楼,此时宾客正满。

琴声如流水,潺潺入耳。放眼看去,似是在切磋琴艺。

静花楼是禹石城最大的名艺楼,处于禹石城北边近郊的位置,周围是大片大片的红梅林,现正赶上它们肆意盛放,空气里也流动着梅香。

虽然地处偏远,但它却是城中文人骚客,附庸风雅之人最喜欢的地方,里面姑娘的诗情才艺也是极盛全城,虽说不涉及风花雪月,但也成全了几对才子佳人。

卞夙尘站在最后,看见了琴旁的娉婷身影,月白色的云罗裙,粉色轻纱,衬得人桃粉玉颜,秀色如花。

女子在看到门口剑眉入鬓的卞夙尘时,眼眸亮起了光。

卞夙尘指尖微微颤抖,嘴唇苍白,眉目间显出痛苦之色。

"望巧,你的心上人来了。"一旁的萧姨喊了声,名唤望巧的女子一下浮霞满颊。

静花楼外红梅林。

"刚刚曲子弹得不错。"

秦望巧盈盈一笑,"夙尘,回房我专门为你弹一曲。"

卞夙尘没有接话,摸摸盛放的红梅,鼻尖嗅了嗅,"梅香很好闻。"

"是呀!这红梅林一到冬天特别美,你真的很喜欢在这梅林,我每次身上都会沾上了这香味",秦望巧拉住卞夙尘的袖口,"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粉帐白纱,一室盈香。

"又疼了?"卞夙尘握住望巧的手,笑了笑,"无妨"。

窗外风声作响,烛影绰绰摇晃。

秦望巧眼底一片温柔,"夙尘,你睡会儿吧。"心里却暗暗想,我不信没有解药!

看着窗外随之消失的人影,秦望巧敛起了笑意,不知在想些什么,耳边似乎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声音,"何苦…"


-02-

五更天,卞夙尘从静花楼出来,一眼看到梅树边上站着的红衣女子,拳头一紧,眉头一皱,"你怎么在这儿?"

女子面色平静,"来告别的",嘴边的笑容无比苍凉,"我要嫁人了。"

卞夙尘脸上平静无波,点点头,"恭喜。"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从来都吝于给我一句话,一个笑,我一直满怀期望,也一直不断失望。我用了一个女子所有的勇气追逐了你这么多年,可看到的还是你和别人你侬我侬,我已经没有气力支撑下去了。卞夙尘,我不希望你幸福,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遇见你。"

女子深吸一口气,熟悉的丝丝梅香夹杂了其它香味,她早就痛得麻木了,眼神不知聚焦在何处,只知道,夜凉心也凉。

卞夙尘脸色有些发白,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后,走回了"趋香阁"。

关上房门,一片黑暗,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手紧紧捂着心口,眉头皱成一个"川"字,鲜血自嘴角缓缓流下,染红了白衣,嘴里喃喃,"浮月,我早就不会幸福了。"

"浮月,我们走吧。"一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走!"

听到女子干脆利落的回答,男子徒然叹一口气,透着满满无奈。


-03-

一月中旬,禹石城内发生了两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一件是静花楼里最清傲绝才的佳人,秦望巧,失踪了。

另一件是孟大学士的千金孟浮月就要出嫁了。

年关将至,禹石城的街道也变得比往常更热闹一些,孟浮月也在其中,身边的男子和她并肩而行。

来来往往的人频频回头,指指点点,"这不是之前恬不知耻上赶着追男人的孟浮月吗?未出阁的女子整天抛头露面,还与男人这么亲密逛街,听说要嫁人了,那人也不事先打听打听,否则什么时候戴了绿帽都不知道!"周围一阵哄笑。

男子看着孟浮月心不在焉的样子,摇了摇头,拐过最繁华的街角,他停下脚步,拉住还在低头往前走的孟浮月。

孟浮月惊了一下,回过神,鼻尖探到熟悉的梅香,抬头看到几尺之外,一身肃杀之气的卞夙尘。

"孟浮月,是不是你抓了秦望巧?"

他嘴里的话就像一盆冰水当身浇来,在这寒冬腊月里,让孟浮月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冷了个透,心里怒火却熊熊,连着语气,也沾上了嚣张,"卞夙尘,我对你,已经情灭意尽了!我抓她?一个卖艺的?她可不配!"

卞夙尘看着俩人,默了几秒,跃身而走,心里念着,"浮月,如此就最好。"

明亮的屋子里,温暖又舒适,花香四溢,屏风后瘫坐在床铺旁的正是秦望巧。

她浑身无力,内力全被化去,五脏六腑都感觉火辣辣地痛。

门"吱呀"一声开了,香气更浓了,"望巧姑娘这段时间待得可还习惯?"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秦望巧看过去,说话人身穿黑缎披风,头戴金丝边黑绒帽,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面上含笑,却有一种阴厉之势。

秦望巧心下了然,"不知卞阁主软禁望巧用意为何?"

"看来望巧姑娘认得我,‘软禁’一词未免有些严重,你是尘儿的意中人,我可一直是以礼相待的。这不,怕你寂寞,还带来了人陪你作伴儿。"

一个红衣姑娘被五花大绑推进门来,正是孟浮月。

孟浮月与秦望巧在此相见,都有些吃惊。

卞承围看着两人的反应,哈哈一笑,"二位本相识,何必这么生分?"

孟浮月目光冷冽,看向卞承围,"你把我们抓到这里做什么?你儿子正急着满城找秦望巧呢!"

"是吗?"卞承围摸了摸胡子,"萧甯,看来你把秦姑娘调教得不错,她确实在尘儿的心上,否则摄香元也不会起作用。"

静花楼的萧姨缓缓从门口出来。

"摄香元?"

"萧姨?你!"

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卞承围"嘘"了一声,"都很疑惑吗?别急,我也有一个疑惑的问题,今天我们一个一个都解开。不过,还得等一个人来。"

"萧姨,你和他是一伙儿的?"秦望巧眼神一片冰冷。

卞承围嘴角浮起一丝笑,并未阻拦,走到桌旁坐下,喝起了茶。

萧姨面无表情,"我效力于卞阁主,随时汇报卞公子的情况。"

孟浮月看着这一切,唇线越抿越紧。

半炷香后,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啪"地一下,门被推开,满脸急色的卞夙尘跑进来,眉目间像是打了一个解不开的结。


-05-

"来了?"卞承围慢悠悠地放下茶杯,像平常询问一般。

卞夙尘极力镇定,却还是显得有些急,"爹,你要干什么!"

"尘儿,你忘了自己是天生的摄香者了吗?今儿腊月十五,你十八岁的月圆之夜,最好的时机已经到了。"

卞夙尘脸色大变,"我不需要!"

"你不需要,趋香阁需要!你娘亲需要!"卞承围站起身,"我们趋香阁做香料几十载,致力研究世间最好最妙的香料,你出生时满屋都是梅香,这是上天赐给你的,然后它就从我们身边夺走了你娘!所以注定你要有这一天来还的!"

"卞夙尘,你是摄香者?"孟浮月从来没听过什么"摄香元"、"摄香者"之类的词。

"不错,在我们这行里一直有个传说,如果孩子出生时自带香气,他就是天生的摄香者,以他为引,便可制得世间最独一无二的香料。"

"卞夙尘,你丧尽天良!‘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能让你儿子做引,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你夫人在天之灵也会唾弃你的!"孟浮月有些激动。

"啪"地一声,孟浮月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住手!"卞夙尘刚动就被卞承围用内力甩了出去。

卞承围有些疯狂,"你懂什么!‘虎毒不食子’?这几个字似乎有点熟悉,好像以前也有人对我说过。"

卞承围踱步到孟浮月面前,"不过,浮月,你说得对,我怎么舍得伤害自己的儿子?所以,我才给他种下了摄香元。你知道的,对吗?秦姑娘。"

秦望巧拳头紧握,目光带怒,"卞承围,你无耻!"

"尘儿出生那天满屋盈香,第二天我就去禺山请回了灵犀先生,他说,尘儿是天生的摄香者,但如果想真正发挥效用,制出最特别的香料,就要给他自小种下摄香元。摄香元只能用一次,越年轻越新鲜。人有七情六欲,而情动是世间最美妙最迷人的时刻,由此制出的香也是最美好的,这香极具灵性,能够留下被唤起的灵魂…"

"够了!"卞夙尘厉声喝道。

"尘儿,你总要把前因后果讲清楚,不然带着疑虑而走,会影响我的制香原料的。"卞承围笑着说,"所以待尘儿遇到心仪之人时,他会不受控制地散出梅香,而这梅香会引得摄香元寻找源头,从而为那女子种下摄香蛊,情深蛊越深,当他想抑制时,就会反噬自身,疼痛难忍,而把那女子用作原料后,就得到极具灵性且独一无二的情人粉,摄香元也会化去。这样,我既避免了尘儿受伤,又得到香料,还能找回我夫人,是不是一举多得?"


-06-

孟浮月突然想到了什么,鼻尖嗅了嗅,她倏地看向卞夙尘,双眉如剑,眼眸如墨,却是一阵心惊,眼看他迅速移至卞承围身后,刚想出手,卞承围侧身一掌正中卞夙尘胸口,顿时,涓涓血流从他口中漫出。

"夙尘!"孟浮月和秦望巧同时喊出声,各自愣了一下。

卞承围冷哼一声,"不肖子!连你爹都偷袭!"

秦望巧一字一句地问,"你可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拿到摄香元的吗?"

卞承围笑容顿了一下又恢复如常,"这年岁久远,我得想一想,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卞承围迅速转身,一把掐住了萧甯的脖子,萧甯的动作生生顿住,手里的刀"叮"地一声落在地上。

"住手!"好几个声音同时响起,卞承围露出狞笑,"萧居闻?你改成夫家姓,女儿改成你的姓,这刀上涂了萧家的魂断膏吧?想方设法通过尘儿接近我,但真可惜失败了,不过萧居闻应该会感动有你这么一个好妻子的。"

"爹,你放开她!"卞夙尘趁卞承围分神之时击向他的内力却被化解。

卞承围把萧甯换至身前,"尘儿,你闻到没?满屋都是你浓郁的梅香,你的心仪之人就在这里,你把她选出来我就放开她。"

卞夙尘眼睛通红,咬牙切齿,"你欠了人命还不回头!为什么还要逼我!"

"尘儿,我只有得到最好的香料,才能留下你娘,你难道不想把你娘亲留下吗?"

"我娘早就不在了,爹,你究竟要骗自己骗到什么时候!"

卞承围手一挥,一股罡气袭来,撞得卞夙尘摔在墙上,脸色苍白如纸,衣服殷红一片,"住口!你娘还在,情人粉能留下她,只有最深最真的感情才配做我的原料!"

"你放过夙尘他们,我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07-

一个不大不小,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孟浮月歪着头笑容有些漫不经心,"夙尘,如果你爹之前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原料应该就是我了。你瞒我真的瞒得一点不露痕迹,如果不是每次那丝丝梅香,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一直很奇怪,最开始明明我能感觉到我们彼此靠近,不知哪天起,你突然停下脚步,开始往后退,怎么都找不到你,直至看到你和秦望巧一起。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因为摄香元痛苦难忍的样子,也从来不知道你体内有摄香元,更不知道原来你做这一切是为了护我周全。"孟浮月笑得很开心,"夙尘,我孟浮月还是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是死。"

卞夙尘吃力地站起身,使劲地摇头,"浮月,不要…不要…"

卞承围哈哈一笑,"我猜的果然没错!我儿子对你用心良苦,我原只知你追尘儿追得紧,尘儿却无半点反应。若不是前几天我偶然发现他在见你之后周身梅香久难消去,心头绞痛,我还真就被他骗过了。梅香本该很浓郁,恐怕他是用了敛香丸来收住梅香,可是那敛香丸只能完全敛入普通香味,他的这种可收不完全。也幸好,我没有漏掉你,不然秦望巧就让这次机会浪费了!"

卞承围说着说着,眼里跳跃出兴奋的光芒,"看来这也是上天的安排,尘儿,天意也是要让我制成这情人粉的,也是要让你娘留下来的!"

久久没有说话的秦望巧,抬起头看着卞夙尘,眼睛通红,"夙尘,他说的是真的吗?"

卞夙尘沉默着没有回答,秦望巧眼泪落下来,笑得几分苍凉,"我知道是真的。怪不得你要我在房里摆上梅花,怪不得这两年间只有在寒冬时节你才会回来,在静花楼外的红梅林见我,而其他时候你总是奔波在外,传信与我,因为你见我时,身上根本没有香味儿!你怕你爹发现对不对!现在想想,你的痛苦怕也是装出来的!你不舍得让她知道让她看见,却让我知道,可我真的就傻兮兮地相信了,我一直为自己骗你,利用你而感到愧疚,现在好了,我们扯平了,彼此不再相欠,可我还是会恨你!你费尽心思哄我原来是想让我成为她的‘替死鬼’!"

"对不起。"

"那刚才为什么不做出选择?你的犹豫会让我以为自己在你心里还有点份量。"

"我…"卞夙尘张了张嘴,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来替尘儿回答你,他不知道原来我们俩家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秦望巧听到这句话后,连连笑,"好,好,好,我懂了。你知道吗?我曾经求过我娘,报仇不要让你知道,如果成功,不要牵扯到你,我还能再见你,如果不成功,我们永不相见!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寻找最好的时机,就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现在看来,自己就是个笑话!"

转头看向孟浮月,孟浮月也正在看她,"孟浮月,我没有输给你,我只是输给了他。"


-08-

"好了,你们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我的迷题也解开了…"

"等一下",萧甯脸色泛青,掰着卞承围的手,艰难开口,话也说得断断续续,"你…什么时候…识破…我和…巧儿的?"

"我一开始就知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见你了吧!我就喜欢看你们费尽心机后,在得知真相那一刻挫败绝望的样子!萧居闻如此,你们今日也如此!好了,不跟你们废话了,现在该办正事儿了!"

孟浮月开口,"卞承围,最开始就说好了,如果我答应,你就放过他们。"

卞承围笑了,"你现在被我绑着,任我宰割,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难道你忘了我是孟大学士的小女儿了吗?我出门时我的丫鬟是知道的,她明白我的性子,如果我这么久没有消息,那我爹就知道了,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迟早都会知道的,早晚的事儿,我也不怕!"卞承围脸色阴沉。

孟浮月一派轻松,"还有更好的办法。你放我回去,我去跟我爹说,他自不会找你麻烦的。"

"你要怎么说?我又凭什么相信你!"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至于相信,我知道卞夙尘对他们萧家有愧,我来帮他还。如果你不相信我和你儿子的感情,你的情人粉也就没有意义了。"

"不行!"卞夙尘厉声打断,"浮月,不可以!"

孟浮月眸光亮晶晶,"夙尘,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可能很难想象我会这么对一个人好,会付出这么多。所以我…"

"不要!"卞夙尘用尽力气扑过去,只抱住孟浮月倒下的身体,他自己也被卞承围剩余的内力震得倒地。

"这个时候你们情意最浓,成分才最好。"卞承围一把甩开萧甯,眼里嗜血的光芒愈盛。

孟浮月的红衣变得更鲜艳了,卞夙尘躺着抱住她,孟浮月看着近在咫尺的卞夙尘,努力露出一个笑,"好像有点累…不过…终于离你…这么近了…夙尘,你…亲我一下…好不好?"

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馥郁的梅香夹杂着血腥味,"浮月,不要死好不好,我发誓,我再也不躲着你了,我欠你这么多,你怎么能便宜我!"

"好久…好久…没听到…你跟我…说这么多…话了",孟浮月的眼皮越来越沉,"如果…有来生,我…不想…"

"浮月,浮月,你还没说完呢!浮月!"卞夙尘歇斯底里的喊声久久回荡,而后越来越小,越来越轻,最终归为平静。

"浮月,该走了。"男子站在孟浮月的背后,提醒已经发呆好久的她。

孟浮月起身,"好,走吧。"


-09-

"你说,为什么那次我和你在街上能幻成人形,之后就再也不行了呢?"孟浮月和男子飘荡在湖上,没人能看见他们。

男子叹了口气,"那是因为我跑去跟魂馆长求情,让你我在过去的孟浮月和别人身上依附一天,所以你当时的行为反应才能和过去的孟浮月那么一致。"

"你说情人粉真的有那么灵吗?"

"也许有别的作用,但是唤起灵魂,还能留下来,根本不可能,如果一个香粉都有这么大作用,你让魂馆长情何以堪!"

"说得也是!"孟浮月眼睛一转,"你说夙尘的娘是不是也在魂馆长那里?"

男子摇摇头,"每过十五年,馆内就会对灵魂进行处理,有的去往地狱灰飞烟灭,有的上至天堂重新投胎。他娘应该不在那里了。"

"也不知道夙尘的娘会投胎到哪家?"

"你怎么这么肯定她会上天堂?卞承围那么坏,说不准也是去地狱啊!"

孟浮月踢了男子一脚,"我就知道!卞承围也是因为爱他夫人才走火入魔的,再说,卞夙尘那么好,他娘怎么可能不好?"

"行行行,你有理!"男子看着天边渐亮,"又走了一遍十几年前的路,去天堂投胎的时间也到了,你应该没有遗憾了吧?"

孟浮月低头往前走,沉默半晌,抬头对着男子笑,"没有了。我走后,你乖乖听话,虽然你在世时比我大,但我比你早死十年,所以灵魂上你得管我叫姐姐!真希望你十年后投胎,我们能再遇见!"

男子瞥了她一眼,"再遇见?再遇见继续被你欺负吗?"

孟浮月佯装握起拳头要打他,最终还是摸摸他的头。

"哎呀,不要老是摸我的头,没大没小!"

再见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10-

清水碧波之下,一片粼粼幽光,盛夏已至。

居胥街位于禹石城的最北边,尽头是荒舍旷野,不远处的小山丘上野草繁茂杂生,足有三尺多高,一片荒凉。

但极少人知晓小山丘后有片湖,名灵云,湖对岸细柳柔姿,点点日光跳跃于叶尖,盎然生意。

悠扬的笛声就在此时袅袅入耳,扣人心弦。

一红色身影从桥上过来,脚步轻快,神色嫣然,眼看到一抹翠色中的卞夙尘,笑意更盛,"夙尘哥哥,你怎么又跑到树上去了?"

卞夙尘听闻翩然一跃,站在少女面前,"浮月,你怎么来了?"

"娘亲让我刺绣临花,实在太无聊了,就偷偷跑出来了,我知道你肯定在这儿!"

卞夙尘的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夙尘哥哥,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孟浮月吸了吸鼻子,靠得越来越近,"夙尘哥哥,是你身上的!你偷偷涂了香粉啊!"

卞夙尘的脸色瞬间僵下来,心口好像隐隐作痛,指尖也微微颤抖,他愣了半晌,突然想到什么。

暗香一浮动,月只至黄昏,气数皆到尽。

卞夙尘看了眼孟浮月,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

孟浮月跟在卞夙尘身后,"等等我呀!"

卞夙尘回头,目光清冷,"孟浮月,不要再跟着我,离我远一点!"

孟浮月委屈地瘪瘪嘴,"我不说你涂香粉了还不行嘛!"

卞夙尘顿了顿脚步,"孟浮月,我不喜欢你。"说完飞身一跃,消失了踪影。

孟浮月气鼓鼓地一跺脚,"哼!小气鬼!"

这是孟浮月十五岁和卞夙尘在一块的记忆。

从那时起,她就跟在他身后,追逐着他。


-11-

"小羽,醒醒,醒醒…吴医生,她怎么还没醒?"

名唤小羽的女孩听到有人叫她,缓缓睁开眼睛,就被突如其来的光亮晃了眼,她抬起手捂住眼睛,却发现睫毛处一片湿润,想起刚才所看到的,她心里还是有些许难受。

男子握住安羽的手,"小羽,你醒了?"

"澄烨,我…"安羽适应了光线后,坐起来,眼眶还是有点红。

"安小姐,你刚才看到的就是你的前世。"

"我就是孟浮月?"

吴医生点点头,"你看到结局的那个女人就是你自己。你说常常会梦到自己无缘无故地死掉,就是因为前世,痛苦又短暂。你最后看到孟浮月去天堂投胎,这也算解了你一直以来的谜底。"

"为什么我没看到其他人的结局?"安羽有些奇怪,她明明是旁观者,为什么看到孟浮月一死,卞夙尘崩溃后,场景就转换到孟浮月和一男子的灵魂准备去投胎了?卞夙尘呢?卞承围呢?还有秦望巧和她娘呢?为什么都看不到?

吴医生扶了扶眼镜,耐心解释,"安小姐,你看到前世是以你的视角为主的,在你的命运结束后,你的视角也就结束,即使和你最紧密相关的卞夙尘,你最多看到孟浮月死后的反应,却看不到他的结局。换句话说,如果是卞夙尘去看他的前世,他也只能看到他死的那刻,之后的也不会再看到。"

安羽点点头,"我明白了,谢谢吴医生。"

从医院出来,邱澄烨一直搂着她的肩膀,"小羽,别难过了,你的前世和你相隔了几百年,已经过去了。"

安羽感慨道,"我的前世怎么那么惨,才十八就死了,一直以为卞夙尘不喜欢自己,好不容易误会解除了,还没享受到表白的喜悦甜蜜,就挂了。邱澄烨,你要好好对我,不然我这两世都太悲催了!"

邱澄烨笑着点头,"是是是,我责任重大,必须要把你前世少的幸福都补回来。"

"这还差不多!"安羽捧住邱澄烨的脸,狠狠地亲了一口,眉眼弯弯,"遇到你真好。"

邱澄烨直接搂住她,"那是!我是不是需要礼尚往来才显得比较有礼貌啊?"说着就要亲过去。

安羽笑着挡住他的脸,"少来!不过,你说孟浮月死后,说的‘不想’后面是什么啊?"

邱澄烨想了想,"可能就像她之前说那般,‘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遇见你’。"

"为什么呀?她之前说那话不过是以为卞夙尘不喜欢她,后来知道真相了,为什么还不想啊?"

"孟浮月如果没有遇见他,可能不会那么累,可能那一生都会活得很快乐很幸福。"

安羽撇撇嘴,对他这种想法表示不屑。


-12-

今天是安羽和邱澄烨相恋两周年纪念日。

安羽下了班早早过来邱澄烨的家,途中她去超市买了很多菜,准备大显身手一次。

她已经提前骗了邱澄烨,说自己要去临市参加个很重要的会议,晚上七点回来。她给自己留出了一下午,第一次做饭,必须要足够多的时间,不能太仓促,这个惊喜要足够完美。

一切准备妥当时刚好五点,离邱澄烨下班还有半个小时。

安羽闲着没事干,便去邱澄烨的书房找点书打发时间。

躺在书房的躺椅上看狄更斯的小说,安羽揉了揉脖子,抬起头活动活动,突然间看到邱澄烨书桌后的墙上在正中位置挂的一幅字吸引了目光。

安羽盯着那幅字看了良久,突然发现原来有些东西被自己遗漏了…

门口"咔哒"一响,邱澄烨一进来就看到桌上丰盛的晚餐,屋里却没人?

"小羽?小羽?"邱澄烨转了一圈,发现了书房里的安羽,目光闪闪,摄人心魄。

邱澄烨走过去,摸摸她的脸,"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要哭了?开会不顺利?有人欺负你了?还是…"

安羽没等他说完,就一把抱住他,"澄烨,我知道孟浮月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了!"

"什么?"

"如果有来生,我不想再错过你。"

邱澄烨明显顿了一下,"傻姑娘,还在想这件事呢。"

安羽放开他后,神色认真,"我就是知道,否则我怎么会再遇见你,夙尘哥哥。"

邱澄烨一下子愣住了,安羽说,"那天我在医院醒来后,我问吴医生自己是不是孟浮月?他说就是我看到结局的女人,很明显他不知道我梦里的人物是谁,但他却说出了‘卞夙尘’的名字,后来我们在路上的时候,你也自然而然地说出来‘卞夙尘’,我没有告诉过你们卞夙尘,你们怎么会知道?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也找吴医生看过自己的前世,你知道我梦里的一切,对不对?"

邱澄烨笑了,握住安羽的手,"小羽,你说对了一半。我前世是卞夙尘没错,但我不是找吴医生看的,我是在投胎之前和胎路真人做了交易,我用自己当时的灵魂为他引渡恶人向善,这于我来说是有风险的,一旦失败,我就会下至地狱灰飞烟灭。但是我赌赢了,而我的条件就是投胎到离孟浮月最近的地方。"

安羽有些惊讶,"那吴医生…"

邱澄烨揉了揉眉心,笑得有些无奈,"我在告诉他基本情况时,不小心说漏了嘴,其实我心里是不想让你知道的,毕竟过去那么不美好…"

安羽一把搂过邱澄烨,"我就说过去怎么一有人追我,你就冒出来,没过两天那人就偃旗息鼓了,敢情是你从中捣乱啊!还有你平时嘘寒问暖,突然就几天不说话,等我问过去的时候,你就给我表白,然后我就稀里糊涂上了你的当了!"

"说明你也喜欢我。"

"卞夙尘最后怎么样了?"

"他内伤过重,孟浮月死后第二天,他就挂了。"

"唉!怎么卞夙尘也死这么早!我还想知道其他人的大结局呢!"安羽叹口气,指着墙上那幅字,"它就是我们过去的故事,对不对?"

那是北宋"隐逸诗人"林逋在《山园小梅·其一》里有名的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邱澄烨点点头,"那是我们的过去。但从今以后,才是我们的未来。"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