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技术快速高效改善您孩子的“外在症状”

越来越多的家长困扰于孩子的行为冲动,言语顶撞,学业困难,情绪多变等问题。其实,这些都只是外显“症状”。这些问题真实的动力来自于孩子们内在的心理感觉。就好像发热一样,往往是身体受到病毒或者细菌侵扰出现炎症所致。要退热就要想办法消除炎症。同样的道理,如果孩子们始终保持一种自卑焦虑的心理感觉,那么,他们始终会有各种各样的外显“症状”。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种改善您孩子外在“症状”的特效技术----PAC。


我们先进行一个小实验:


如果,我们问一个学龄期儿童6—12岁一个问题:做父母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们一定会回答你:那感觉不要太爽。为什么呢?因为父母总是对的,父母总是强大的,父母总是什么都可以解决的,父母就是英雄,就是超人和女超人。


如果,我们再问他,模仿一个父母经常有的姿势。


他们一定会做一个手胯腰上,伸着指头要指责评价的姿势来。


如果,我们再问他们:“做孩子(儿童)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们一定会回答你:不要太讨厌了。为什么呢?因为做孩子什么都是不对的,做什么都是错的,做什么都要时刻准备被父母指责和拒绝。我们最盼望的事情就是快快长大,可以做父母。


如果,我们再问他们,模仿一个孩子经常有的姿势。


他们一定会做一个垂头丧气,仿佛被指责的样子。


这个小实验就说明,在和父母的沟通中,孩子的感觉往往是“我不好,你好”的,孩子的内心是自卑的,情绪是焦虑的。


而一个内心自卑焦虑的孩子,表现出的症状就会是行为冲动,言语顶撞,学业困难,情绪多变。那么,治标要治本。我们做为父母就有必要学习亲子沟通技术PAC (P—Parent,父母的我。A—Adult 成人的我。C—Child 儿童的我。文章后面的图均来自美国Thomas A. Harris的书籍《我好--你好,改善我们的人际关系》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当父母和孩子对话的时候,表面看是两个人在对话,其实,是有六个人在对话。


而这六个人沟通,就一定会形成对应的“心理地位”。


其中,孩子很容易出现“我不好,你好”的内在心理地位,这样,就造成了开头我们提到的孩子的自卑和焦虑的心理感觉。

那么,如何把孩子的心理地位调整或者发育到“我好,你好”的高级阶段呢?

答案,当然还是学习PAC技术了。 


我们现在就可以举例来说明,这六个自我是如何展开沟通的。

案例一(见下图):

儿童:妈妈,我想多看会电视,虽然,我知道爸爸会生气的,但是,我还是想多看看。

妈妈:嗯,你还小。好吧,今天就允许你多看一会,不过,明天无论如何不能够了。

(评语,这种沟通妈妈没有解释自己的心理感觉和想法,也没有去理解孩子的,而只是想当然的说“你还小”。这种沟通始终在强化孩子的“我不好,你好”的心理地位,强化了孩子的绝对依赖的感觉,限制了孩子的“成人的我”的发展。 这种沟通应该在孩子两岁以前心理发育处于绝对依赖的时候给与。)


案例二(见下图):

儿童: 妈妈,我想多看会电视,虽然,我知道爸爸会生气的,但是,我还是想多看看。这样好不好,我多看一会,明天早晨我早点起来做作业。要是等会爸爸发现的时候,你帮我解释下。

妈妈:看得出来,你很渴望看电视。虽然,妈妈感觉你破坏了规则,不过,妈妈认为你也想到了相对的补偿办法,这是一个进步。好吧,妈妈愿意配合你的游戏。

(评语,这种相对依赖的沟通,父母并不教条式的控制孩子,而是承认孩子的幼稚心理,同时给与他们锻炼责任感的时间和空间,让他们从绝对依赖逐渐过渡到独立阶段。而且,儿童有机会看到父母的“成人的我”是如何工作的。这样,会自然而然的让他们的“成人的我”学会如何工作。)


案例三(见下图)

儿童(9岁):爸爸,我现在是班级第20名,我想在放假期间,好好学习,争取开学后考试可以考到班级前十名。

父亲:嗯,很好,你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评语:成人和成人之间的对话是导向问题解决的。这种对话强调实用主义,也就是“不管它是什么,只管它能做什么”。而不受“父母的我”的过时教条的污染,或者“儿童的我”的强烈情绪的影响。可以很好的调动孩子的“成人的我”的现实功能。)


案例四(见下图):

儿童(9岁):爸爸,我现在是班级第20名,我想在放假期间,好好学习,争取开学后考试可以考到班级前十名。

父亲:行了吧,你又吹牛了。我和你打赌,你要是能保证放假少看电视就很好了。

(评语:这种沟通,从图形看出现了交叉,一般沟通就会停止了。因为,沟通的一方感受到对方的羞辱或者不接纳。强烈建议,父母不要和孩子进行此类的沟通,因为,这样会强化孩子的“我不好,你好”的感觉,更不利的是,孩子看不到父母的“成人的我”,从而,无法学习和利用自己的“成人的我”。)


上面的无效式沟通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父母在和孩子沟通的时候,父母收到自己人格中“父母的我”的污染,比如,上面这位父亲就很可能在童年自己表达某种自恋,或者夸大的理想的时候,遭到了他的父亲的羞辱,从而,他的“父母的我”留下教条,就是作为孩子不能有“吹牛夸大”的行为。


好了,今天的介绍先到这里,希望大家可以尽快的用起来。可以先给孩子画出来,然后,在和孩子沟通的时候说:“等一下,现在你感觉你是在用哪个“我”在说话,或者,爸爸/妈妈在用哪个“我”在说话?” 一般而言,孩子会很兴奋的参与到这个心理对话的游戏中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