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

001

一次,听一个朋友和他们单位相处得很好的几位老乡聊天,他们聊得十分投入,话题自然是单位上的事。

其中一个老乡说,领导对他一直有陈见,因为他不懂得周旋,领导示意的案子,他有意按照自己独立的意志去处理,因此在单位里,他发现任务越来越重,案子越来越多,而那些所谓的会理解领导意图的人,却过得十分的轻松。

他说着,苦笑了几声,另一个老乡半开玩笑的对他说,我听人说,老同事说你书生气太重!

书生气太重的这位老乡,接着说道,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在不适应现在的环境,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明明知道单位里那点破事。

也知道现在这世道不容许我再如学校里的时候那样说那样做了,但,仍旧是这样,我就是看不惯那些违背案件本身的领导意志办案的作风。

本来嘛,事情都调查得很清楚了,只需要按照案件自身的是非曲直去弄就可以了,很单纯的一件事情,偏他妈的要弄得这么复杂!


朋友也是感同身受,他这个人也是非常正直的人,他选择从事这一维护公平正义的职业也是他正直人格的表现,在单位里,他虽然很会处理与领导之间的关系,也会周旋于复杂的人际关系之间,但一些违背他本性的事情,他就是做不出来,他常说自己厚黑学学的不好。

他听到书生气太重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说道,书他妹的气,老子就觉得现在的部门全都乌烟瘴气的,老子们还想出来单干呢。书生气太重,要是没有一点书生气,我看迟早完蛋!


002

当下的机关作风虽然有所改进,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再加上人情社会,关系文化与内斗的一贯作风,怕要彻底改革,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作为有着基本良知的一些基层工作人员,他们毕业时间不太长,内心里是拒绝被染色的,他们想要按照自己的独立思想来处理一些问题,对抗长期以来的形成的陋习与潜规则,不愿唯上是从,只求自己作出的决定,办的事情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这样的一批人,他们被单位里的那些看透人间世事的人,或者说是老同志,说成是书生气太重,并把这个标签给死死的贴在他们身上。


003

书生意气,向来被认为是还未完全社会化的一个极度的贬义词。向来是长者教训后辈的严苛用语,然而从古至今,总有那些保持着这个书生意气不变的人,他们或大义凛然,慷慨赴死。

如戊戌六君子中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南宋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若不是这些有着书生意气的人作为民族的脊梁,那我们的世道不知道要堕落到何种地步。

假如个个都精明异常,丝毫不顾及常理道德,一心只为自己着想,机关算尽,那么我们还会有一个光明的世界吗!

著名学者、教授钱理群曾经向我们的社会发出过这样一个警告:我们正在培养“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是一个盛世危言!

但愿书生意气不会随着当下的社会越演越烈的风气而烟消云散,多一些书生气太重的人不是什么坏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读大学的时候,有同学常说我书生气太重,在现实中难免碰头。我也常常入禅沉思:何为书生意气?为什么书生气多的人常会头撞...
    鸣鹤在野阅读 324评论 0 0
  • 书生,就是读书人吧。 高中的时候,我们还是莽莽撞撞的小破孩儿,以为世界就是我们所见的天空,主宰世界的就是我们所学的...
    子安阅读 191评论 0 2
  • 一年前,我曾因日志数量过百而被笑为文弱之人,而今快二百之际又让人觉得书生气过重。 可对我而言,读书、作文不过是平日...
    仙剑李逍遥阅读 66评论 0 0
  • 就这样摸爬滚打了一个月,跟自己以往的方式不同。之前是我喜欢的事、我了解的事、我做好准备的事;现在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喜...
    邹公子的野望阅读 488评论 2 4
  • 窗外还飘着雪。 我注意到书桌上摆放着的那本《你的,大大的坏》,书的封面有点破旧了,那个“坏”字异常的亮眼。 201...
    恐惧扼杀思想阅读 32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