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读的这51本书

96
乐之读
0.4 2017.12.29 20:11 字数 4070

2017年读了51本书,数量恰好和去年一样,大约每周一本。

图片来自于网络

实际读的方式,并不是一周一本,而是多本同时阅读。有的厚书得读几个月,比如《洛丽塔》和《罪与罚》,有的薄书一两天就读完了,比如《动物庄园》和《挪威的森林》。

最近年终读书总结文章很多,比如《今年读了XX本书,彻底改变了我》。我不觉得读一年的书会彻底改变自己。在我看来,读书是一种习惯,消融在身体的血和肉里,读书不会剧烈改变什么,因为读书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工作那么忙,怎么还有时间读书?”——我只不过是把别人打游戏、追剧、闲逛、发呆的时间都花在了读书上,而已。


-1- 文学类

今年读的最多的,仍旧是文学类的书,共23本。

长篇小说,读了卡夫卡的《城堡》,写的是徒劳、虚无的荒诞主义,与极尽准确的细节和逻辑;

《城堡》卡夫卡

狄更斯的《双城记》,展现了二律背反的复杂性,和超越复杂的人间至爱;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讲的是欲望和良知的剧烈冲突,和对权力边界的深度思考;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乍看之下,伦常混乱,书袋狂掉,实际却是作者对欲望的层层盘剥,让真实的人性赤裸裸地呈现;

加缪的《鼠疫》,用冷冰冰的旁观者模式,古板平淡的遣词造句,撑起了生死视角下的荒诞主义;

保罗.奥斯特的《神谕之夜》,把回忆、巧合和预感,过去和未来,虚构和现实,通过妙到巅毫的行文节奏组合在一起;

《神谕之夜》保罗·奥斯特

大江健三郎的《个人的体验》,写了自我放逐的旅程中艰难的救赎和顿悟,伴随着存在主义的解体和个人精神的重构;

重读了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对死和生、孤独和融入、疏离和靠近,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陈忠实的《白鹿原》,以致敬《百年孤独》的方式,史诗般地记录了两大家族的变迁,和跨越时代的值得坚守的价值观;

王小波的《红拂夜奔》,一脸阳光灿烂地讲述了一个绝望的笑话,自由和人性被禁锢在轮回中,不得解脱;

王朔的《动物凶猛》,嬉笑怒骂的顽主们体验着人与人之间难以相互理解的困境,个人志趣和现实之间的无奈错位,美与丑、爱与恨的纠缠和迷惘。

中长篇小说,读完了卡尔维诺的祖先三部曲:《分成两半的子爵》和《不存在的骑士》。人的残缺与完整,善与恶的对立和统一,骑士精神的消亡,浪漫主义里的悲观,汇聚成一条通向完整的道路。

雷蒙德·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极简主义的大幅留白,象征着生命中的巨大空洞与苍凉,反应了人在自我表达时的缺陷和困境,以及人们内心的不安和无措。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雷蒙德·卡佛

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写了对历史和现在的阶段性极权主义的“不可描述”,其寓言与现实的拟合度之高,从阅读感受而言,甚至超越了《1984》。

冯唐的《不二》,一贯的肿胀、怪力乱神。色情与宗教,表象与本质。讨论的问题太大了,感觉故事不太能撑起来。

短篇小说,读了威廉·福克纳的《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和福克纳的意识流长篇不同,风格冷峻,静水流深,读了一遍,很多篇都不解其意。

博尔赫斯的读了两本:《恶棍列传》和《阿莱夫》。前者在博老的书里,算是易读的了,恶行的混乱之下,空无一物。后者是典型的博氏风格,轮回、循环、嵌套、因果,还有令人无限憧憬,又无限悲哀的宇宙。

欧·亨利的《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以构思和语言取胜,结尾往往有出乎意料的大反转。

六神磊磊读金庸的《你我皆凡人》,网文合集,适合消遣。关注六神的公众号就行,没有买的必要。

国学类,读了朱自清的《经典常谈》,国学扫盲入门书,深入浅出,举重若轻,一派大家风范,适合做睡前读物;

《经典常谈》朱自清

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对“境界说”深以为然。私以为,境界说不仅适用于词,在其它文体上同样适用。


-2- 历史类

今年历史类读的少些,仅有4本。

田余庆的《秦汉魏晋史探微》,于史料的细节处见微知著,既有丰富的联想能力,又有严谨的考据功夫,聚焦于细部而不失大局,以学术为体而不枯燥,抽茧剥丝的推理功夫,给正统的历史文添上了小说般的趣味性。读田先生治史,痛快至极。

《秦汉魏晋史探微》田余庆

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篇幅不长,信息量却不小,观点深入浅出,既广博,又深邃,充满了洞见历史本质的智慧,作为近代史的入门书籍,再合适不过。

梁启超的《李鸿章传》,梁先生对李中堂,“敬其才,惜其识,悲其遇”,既褒其功绩,也直摘其过失,不高捧,不贬低,就事论事,客观理性,堪称人物传记的标杆之作。

陈寿的《三国志》,四部的版本,读完了第一本。阅读的快感自然是比不上《史记》,但也别有一番风味。既能为《三国演义》中的一众人等拨乱反正,也可认识些演义里没有戏份出场的英雄豪杰。三国的世界,在脑海中演化得更为立体。


-3- 科幻类

今年科幻类读的也不多,仅有4本。

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基地》系列读到第三本,《第二基地》,是整个三部曲的尾声,情节飚上高潮,精妙绝伦,让人拍案叫绝。

特德·姜的《你一生的故事》,最爱其中的《领悟》,人类智慧不断升级时的异变,读起来有种肾上腺素不受控制的感觉。

《你一生的故事》特德·姜

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号称“科幻圣经”,戏谑、反讽、英式幽默,无处不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阿瑟·克拉克的《最后一个地球人》,抛出了沉重的价值观问题:保持人类自我的独立,和追求终极真理相比,哪个更为重要?


-4- 哲学类

如果把佛学类书籍也算进来,一共读了7本。

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对了解中国哲学的各大流派、核心思想、历史脉络都颇有助益;

《中国哲学简史》

乔斯坦·贾德的《苏菲的世界》,哲学入门书的不二之选,以问答代替说教,以故事激发思考,从表面看清风云淡,细品之下却振聋发聩。

吕旺·奥吉安的《伦理学反教材》,出版社的赠书,19个思维实验,展示了多个同样合理的道德集合存在的可能性,呼吁读者们审视自己浅薄的成见,避免落入道德过于简单化的境地。

赫尔曼·黑塞的《悉达多》,挂着佛陀的名号,通篇讲述的是作者自己的哲学思想。个人对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无力接受(并非黑塞的责任,而是译者杨玉功的问题)。

佛学类,读了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正见》和赵朴初的《佛教常识问答》,对佛教没什么了解的,建议读一读这两本书,机缘有时候很奇妙。

《正见》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另读了祈竹仁波切的自传《浪丐心泪》,对高僧大德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


-5- 推理类

今年读得少些,只有3本。

伊坂幸太郎的《金色梦乡》,是他的巅峰作之一。作为悲观主义和理想主义的矛盾结合体,伊坂在这本书里寻找的平衡点更趋于理性,既让正义和善良拼尽全力,也没有让邪恶的结局流于理想化。伊坂的小说才华,实在是让人艳羡。

《金色梦乡》伊坂幸太郎

绫辻行人的《钟表馆幽灵》,经典的“馆系列”作品之一,结尾峰回路转,瞬间升华。绫辻行人笔下的“馆”,看似是以杀人为目的而造的刑场,实际是试图从社会压力下夺得自由的场地,突破了推理小说的层级。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尼罗河上的惨案》,阿婆的作品,从来就没让人失望过。一如既往地把所有线索呈现在读者面前,同样一如既往地让读者猜不到最终的结局。此外,比想象力更可贵的,是阿婆始终让描述黑暗的文字充满着光明的力量。


-6- 武侠类

武侠当消遣用,仅在碎片时间读,共5本。

古龙的“小李飞刀”系列,读了三本,《边城浪子》、《九月鹰飞》和《天涯·明月·刀》,大多数内容都已模糊,只记得了一句:“流不尽的英雄泪,杀不尽的仇人头。”

最后一本《飞刀·又见飞刀》读不下去了,原因很随性——每次读到主角的名字,都觉得怪怪的。

作为黄易的粉丝,读了《破碎虚空》。黄老的开山之作,情节尚欠火候,人物也不够饱满,但整体的世界观和哲学体系已经搭建起来了,之后的几部经典,都沿用了这个框架。

《破碎虚空》黄易

《日月当空》,黄老的收山之作。郁闷的是,只读了开头的几章就决定忍痛放弃。模式了无新意,主角的成长速度、敌我之间的战斗力体系全面崩坏。真心怀疑我读到的是假的黄易。

另追了网络玄幻小说《修真门派掌门路》,玄幻题材,打怪升级的套路,初读时平淡无奇,忍过去了就是一片海阔天空。对人性的把握,对多方博弈的大场面的控制,对长时间跨度下局中局的设计和平衡性的把握,都属上乘。网文中有这等精品,实为不易。


-7- 致用类

今年读致用类的稍多了些,共5本。

奇葩说团队的《好好说话》,我很少买网络课程,但对老僵尸们实在是喜爱,既买付费音频也买书,《奇葩说》也是集集不拉。

李笑来的《把时间当作朋友》,我对书里的观点,有赞同,也有反对。对于“心智的力量”,我保留个人的解读方式。看到许多人将其吹捧为神书,不明所以。

无言的宇宙》讲了24个数学公式背后的故事,算是科普类,读完能对宇宙有更多的敬畏,有助于收起傲慢,更为谦卑。

《无言的宇宙》

讲亚马逊老大贝佐斯奋斗史的《一网打尽》,资料收集的挺全,但全书结构有点杂乱,讲故事的技巧有待提高。

以奋斗者为本》,华为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纲要,是一本语录大合集,像教材大纲,读起来既枯燥又跳跃,不过内容上倒是有不少启发。


-8- 写在最后

51本书里,包括了24本纸质书,24本Kindle书,以及3本iBook书。平时基本会在手头放Kindle和至少一本纸质书随时待命。

去年订的计划里,《史记》只读了世家部分的15篇,进度滞后。《资治通鉴》也没按计划开始读,顺延到明年吧。

有人问,你读那么多经典不累吗,读些鸡汤干货畅销类的不行吗?

确实不行。一辈子也就这么多年,每年读五十本,即使按六十年算,也才三千本,在茫茫书海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每读一本烂书,就意味着要少读一本好书。人生苦短,经不起这样挥霍。

如果一本书不值得精读,我就会放弃不读——既然不是本好书,何必浪费时间?如果一本书里只有几个点是有价值的,那就不需要买来读,网上搜索一下观点即可。拣零星片断来读的,相当于“资料检索”,更像查字典,不太像读书。

大部分的书我都会精读,从头到尾读完,并做笔记。读来畅快淋漓或沉重纠结的,我会写长书评,3000至6000字不等;读完情绪波动起伏适中的,我会把几本拼在一起拉个书单;读时大失所望的,我会看心情决定是否吐槽。

今年书评写得不多,没什么时间写。单本的书评只有14篇,另外拉了3个书单覆盖了14本书。其它书都在待写列表里。

以下是几篇书评:

《城堡:一本抵得过几十本书的奇书》

《白鹿原:自信平生无愧事,死后方敢对青天》

《红拂夜奔:王小波构建的“异次元杀阵”》

《双城记:经典的本质,是展现复杂,并跨越复杂》

《正见:我从来都不知道,佛教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中国哲学简史:这本看到书名就让人昏昏欲睡的书,为什么值得一读?》

乐读书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