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虫

那个高高在上

在台上,为自己的苦行歌功颂德的人

我都不知道

他是为了自我惩罚、

还是逃避

还是依恋权力背后的原欲


我只是

听出他对事业的描述,其实不带热爱

他说自己热爱

但根本感受不到


我看到他时

总会被一种痛苦抓住

这让我见着他、总是迂回着走。

在我眼里

他是痛苦的一种变形


一只痛苦的变形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