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图书馆】摄影师的艳遇故事

照片版权为作者所有

文/徐海阳


(01)

第一次见她,是在燕吖湾的礁石上。

她穿一条浅紫色的波西米亚长裙,静坐在夕阳的余晖里,逆着光,轮廓清晰,场景很美。

也许是快门的声音惊扰了她,在我努力趴低身子,想把女孩、礁石还有夕阳的倒影都纳入同框时,她倏地回过了头。

偷拍被发现时真的很尴尬。我尴尬地报以微笑,又尴尬地高举着相机栽倒在海水里。

我的哈苏很昂贵,我的备机也很昂贵。因此那一瞬间我做出了英勇的决定,牺牲自己,保护它俩。

其结果就是,我的整个后背浸泡在海水里,只能尽量伸长脖子,高举双手,让我昂贵的宝贝们保持干爽。

当然,为了维持平衡,我的双脚也使劲抬高,露出在水面上。

要命的是女孩这时提着裙子来到身边,低着头笑吟吟地问我。

“我该怎么帮你?”

慌乱中我脑袋一热,脱口说出了一句蠢话。

“别管我……救我的相机……”

现在想起来,那一刻真的是很尴尬。

(02)

再次见到女孩,是在小镇上。

我的相机还是进了水,只能把它们送到镇上去修理。

离开修理铺子,我无所事事地在街边闲逛,她也在闲逛。

女孩换了一条齐膝的裙子,还是淡淡的紫色。

“我请你喝咖啡吧。”

“好,但我只喝茶。”

我把木勺和瓷杯搅得叮当轻响,女孩一直在对面看着我浅笑。

“好吧……”

我坐直身子看向她的眼睛,女孩的目光清亮,如一泓秋水。

我竟然开始担心那汪清泉随时会溢出来。

“昨天你救了我……的相机,今天又喝了我的茶,我们是朋友了?”

“嗯,算是吧。”

“那作为朋友能不能告诉我,你一直在笑什么?”

女孩倒是很爽快。

“我笑你昨天的样子,很像是一种动物。”

“……什么?”

“……海龟!”

我想起来了……我高举着手脚,伸长着脖子……

我转移了话题。

“你是来旅游的?”

“算是吧,我有七天假,四处转转。”

“在休年假吗?”

“月假。”

“每个月都有假?公司真好!”

“那你呢,昨天是在取景?旅行摄影师?”

“不是,我给人拍婚纱,对象很难搞,我在寻找灵感。”

“难搞?很刁钻?”

“那倒没有,人挺不错。不过是个关系客户,公司很重视。”

“你找到了灵感吗?”

“一点点……可惜泡了水。”

女孩笑了,站起来伸出右手。

“我叫陌紫,下午来找我,带你去寻找灵感吧。”

(03)

回到宾馆,经理的电话适时打了进来。

“怎么样?严重不?”

“我?还是机器?”

“当然机器!你死不死有什么重要!”

“哦!谢谢关心,我没什么事。”

“好吧……你怎么样?有没有受凉?。”

“还好,电池仓进了点水,刚才拿到镇子上修理。”

“要不……我给你空邮一套机器过去?很快,明早就能到。”

“不了……不是自己的用不惯,我的后天也能取,告诉他们先等等。”

“等等可以,一定要保证满意!我再强调一遍……”

“这个客户很重要,我知道。”

“还有……”

“你公司下半年的业绩,全靠她爸爸,我也知道。”

“知道就好,所以我求求你,拜托你,好不好?”

“好。”

(04)

陌紫还是上午的装束,头上多了顶紫色格子的阳帽,肩上挎一只花式相同的小布包。

“你是有多喜欢紫色?”我笑着说。

“是啊!听我名字就知道了,我们走吧!”

我们沿着海边走了很久,远离了伞棚林立,远离了游人如织。

“就是这里了。”

陌紫甩开双手,转着圈,紫色的裙子飞扬起来,露出很白的长腿。

这是一个贝壳碎片的海滩,亮白色,大颗粒的碎贝壳在焦内焦外都会很漂亮。

海滩上错落着大大小小的礁石,浅绿色的海浪拍打在上面时,溅起雪白的浪花。

(05)

仍旧是一杯咖啡和一杯清茶。

陌紫白皙的手指在桌子上划来划去,我看着陌紫,她看向窗外。

我打破沉默。

“今天的拍摄……很好。”

“哦……”

陌紫收回思绪,看着我笑。

“这么早收工,一定是新娘扎伤了脚。”

我的咖啡勺掉到桌上。

陌紫继续笑着说。

“这不奇怪,你见过几个新娘拍婚纱是穿着鞋子的?”

“不多。”

“对啊,那些贝壳那么尖利,不扎脚才怪。”

我终于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看着新娘子捂着脚趾的样子,我就在想你是不是也曾经有过这种时刻……”

“穿婚纱?”

“不,扎脚。”

“当然有过,而且,那真的很疼。”

(06)

陌紫带我又走了几个地方。

我开始怀疑这女孩是上天派给我的精灵,总是能带我找到小岛上最美丽的风景。

新娘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经理每次打电话嘴巴就好像涂了蜜。

转眼拍摄任务结束,新郎牵着新娘的手,对我再三表示感谢。

我索性也就没客气。

“如果真的想表示感谢,就把那套紫色的婚纱留给我吧。”

(7)

陌紫跳起来像个孩子,手捧着紫色的婚纱,转了一圈又一圈。

“太漂亮了!我从小的梦想,就是穿上紫色的婚纱,跟在爱人的身后走进教堂。”

“会的。”

我笑吟吟地看着陌紫,心里开始憧憬她的梦想。

“明天,我们先去拍一组婚纱,至于教堂和爱人,也一定会有的。”

“要明天啊?”

陌紫的样子有一点失落。

“那我们今天做什么?去喝酒好不好?”

(8)

我们都喝醉了,回到宾馆里相拥而眠。

陌紫伏在我的怀里,用指尖在我胸前画着圆圈。

我则用整个手掌报复她。

陌紫怕痒,咯咯地笑,那笑声让我心烦意乱。

当我伸手去解她的衣扣时,却被她一把拉住。

“不可以!”

“为什么?”

我的手继续用力,和她较着劲。

“那个……来了,还没走。”

“啊!”

我惨呼一声,把自己摔回到床上。

“什么时候才可以啊?”

“明天吧……也许明天就干净了。”

(9)

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从干干净净的床上醒来。

只有我一个人。

陌紫不见了,桌上留了字条。

假期结束,谢谢你陪我玩了几天,我很开心。

你是个纯洁的男孩,很干净。

可惜我不是。

昨晚陪你睡了一夜,虽然什么都没干,可还是睡了。

出于职业习惯,在你包里拿了二百块钱,已经很优惠了。

不干白活,也算是我们这一行的行规吧。

顺便给你个教训。

这世上没那么多张生崔莺莺,也没那么多的一见钟情。

召之即来大多是快餐,慢慢烘焙的才是爱情。

还有,婚纱很漂亮,可我没机会穿,领情了。

保重!

(10)

回了公司,我加了薪,生活还在继续。

我一度以为自己正在遭遇爱情,当爱情破灭,原来它只是一场遭遇。

我曾幻想自己能送给女孩一个紫色的婚礼,在一个洒满鲜花的教堂。

到最后,我还只是个婚礼摄影师,游走于别人的婚礼和教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