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白色走廊 | 骨瘤患者(4)

看着渐渐发白的天空,唐军才收回一夜未合的双眼,尽管双眼红肿而干涩,但更难受的是滴血的心,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成为一个空壳,内心已被掏空。

一整晚他回顾了二十一年来短暂而快乐的人生,想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奔跑在田野上,每次都是他跑的最快。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爬山比赛,机灵的他总会领着班上的同学们冲在最前面,高中时的篮球也是班里的主力,那个时候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累······

他默默仔细的看着自己自己的脚,用手轻轻抚摸着,一边是痛楚的回忆,一边是不能割舍的失去,这种无言的痛苦折磨着他,将他内心仅有的一点坚强慢慢摧毁。

直到医生开始查房,唐军才开始收回那双无神痛苦的双眼,直说暂时不想做手术,也不让医生去检查他的脚,不管医生们说什么,他就是不松开双手抱着的脚。

为了他的手术,骨科主任早上和医生们重新讨论,制定了新的手术治疗方案,所有的准备工作必须今天都要做完,第二天早上必须进行手术,看着唐军的抗拒,医生们也开始担心手术能不能正常进行。

孟琪听说后赶到病房,看到痛哭的唐军也一时没有办法,只好和同学们一起安慰他。想到手术需要签字,再说这次手术非同寻常,还是早点让她的父母来吧,就悄悄和同学们要了他父亲的电话号码。

拿着电话号码站在阳台上,孟琪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唐军的父亲。看着马上毕业的大学生儿子,他们不知道期盼了多久了。他们节衣缩食的为他交学费,期盼着毕业,期盼着儿子上班,而我这一刻给他们说他们儿子又需要做手术,而且需要失去一只脚······

这样给他们说太残忍了。想到这儿她先做个大胆的决定,先让他的父亲过来签字,手术情况慢慢给他再说吧!拨通电话的的那一刻,孟琪的心还是乱的,听着电话那头着急的语气,孟琪说:“上次手术没做好,还需要重新做一次,做手术需要重新签字”,只听到一连声说好、好我今天就过去并夹杂着重重的叹息声。

挂断电话的这一刻,只觉得心乱如麻,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只好静静等着他的父亲的到来。

中午下班时还没有见到唐军的父亲到来,却看到唐军疲惫的睡着在病床上,想把打电话的事还是给他说一下比较好,让他有个准备,但在床前站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他要醒来的样子。

只好走出病房打算去吃饭,但是也不敢走远,害怕他的父亲要回来,正在电梯旁犹豫着,电梯门一开,看到了唐军的父亲手提着两个大包,急匆匆的走出电梯,孟琪赶快拦下来,说医生要找他谈话,赶快把唐军的父亲领到了医生办公室。

办公室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喘着粗气的父亲看着她,孟琪先让父亲坐下来歇一歇,顺便递上一杯水,看着着急的父亲,孟琪想好的话也不知跑哪了,张开嘴就说医生去吃饭了,一会就回来,就是无法把唐军的病情说出来。

内心的挣扎让她的表情很不自然,父亲终于从他的表情中猜到了些什么,紧盯着他问道:“唐军的脚到底是怎么回事,上次做手术说就是个小疙瘩吗”?孟琪再也无法镇定,就把上次做手术到现在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唐军的父亲。

父亲的头一直低着,一句话也没说,只看到两行泪水沿着脸颊流了下来。一阵压抑的啜泣声让孟琪的心难过无比,只能陪着一起流泪,这个时候再好的语言还不如静静的陪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父亲终于止住了眼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家娃的命咋这么苦啊”!

看着悲伤难过的父亲,孟琪只好安慰说这次手术的重要性,希望父亲配合做好唐军的思想工作,明天早上的手术必须要做,拖延的后果非常严重,父亲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似乎也知道了这一刻该做什么了,急忙站起来往病房走去。

一觉睡醒的唐军,看着坐在旁边的父亲,一脸的诧异和不安,当父亲抚摸着他的脚,静静的说,明天把手术做了吧,唐军的心开始涌上一种伤痛,双手抓着父亲放声大哭起来,沉默的父亲搂着儿子静静地流着眼泪,看着痛哭的父子,病房的所有人都默默地为他们难过着。

父亲的话虽然让唐军很难过,但父亲的到来让他踏实而轻松,终于平静下来的他内心也释然了许多。

只经历了一天时间,唐军觉得似乎经历了整整一个世纪那么长。这个时候他才深切体会到自己内心的脆弱,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还有好多事没有完成。虽然命运对他不公平,但他一定要站起来,不会让命运这么轻易打倒,他将要和命运抗争到底!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  第5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