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56)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六章  疑如影随  重坠地狱

时间久了,当幸福的生活成了习惯,应该珍惜的东西也就显示不出它的珍贵来了,应该呵护的感情也就变得平凡世俗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依婷对待感情还是很专一的。但她对待感情的专一,未必能换来男人对她的信任,在恶意中伤的人那里,可能一句话就足以把这份信任击垮。

邹勇的事业有成了,客观地说,有一部分功劳是属于依婷的,但主要还是靠邹勇他自己有头脑。可外边不了解实情的人不这么说,大家都在背后里传邹勇是靠着依婷才发家的,这让偶尔听到的邹勇心里不是滋味。

第一次听到邹勇装作不在意,第二次听到心里就泛起嘀咕,时间长了,听得次数多了,邹勇的心里开始不平衡了,怀疑像一条虫子钻进了他的皮肤,钻进了他的血液,钻进了他的大脑。

一次,在酒桌上,大家又随便开起了玩笑。

“老邹,你是怎么把依婷弄到手的?我听说,你可比依婷大了十五六岁呢!你家依婷算是个大美人了,而你当时应该有家庭吧?你不会是趁人之危吧?”喝得醉眼迷离的钱总口无遮拦地说。

“我也觉得你肯定趁人之危了,不然依婷姐怎么会看上你?还给你生了孩子?如果不是你强迫依婷姐,她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大叔级别的男人?简直不可思议!”一个以前常跟在依婷身边转的小弟随声附和道。

“胡说什么呢!我跟依婷那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她是心甘情愿跟着我,心甘情愿给我生了个大儿子!怎么,你们嫉妒?”邹勇气愤地站起来,指着刚才说话的小弟对钱总说:“好好管管你手下,再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他的嘴!”

“哈哈,邹总,至于这么生气吗?我小弟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该不会当初你是真的逼迫人家依婷了吧?”钱总没有理会邹勇的怒气,继续戏谑地说:“对了,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小宝真是你亲生儿子吗?难道他就不可能是依婷跟她前夫或者别人生的?”

“你喝多了吧?无聊至极!”邹勇不想再与钱总纠缠,一甩手,拿腿出了酒店房间,背后传来了一串讥讽的不怀好意的笑声。

出了酒店的邹勇晃晃荡荡来到了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说了地点,司机疾驰而行。

初秋的风有了凉意,透过车窗穿过邹勇的胸膛,让他感到彻骨的冰凉,瞬间清醒了很多。

“小宝真是你亲生儿子吗?难道他就不可能是依婷跟她前夫或者别人生的?”钱总的话像狗皮膏药,既让他觉得胸口恶心憋闷,又让他觉得摆脱不掉。

“怎么就能确定小宝是我的儿子?我又没见过鉴定证明!依婷跟我一起的时候,身边有老公,即使不是她老公的,难道就不能是樊建国的?樊建国肯定睡过依婷,不然依婷当初不可能舍弃那么优越的条件让我给她找一个月两三千块钱的医院……”邹勇反复思索,反复推理。

“今天晚上的钱总也很过分,瞧他那样子肯定是看我很不顺眼,这是为什么?莫非他和依婷也曾经有过一腿?”人一旦有了疑心,就会越想越多,越想越气,越想越怀疑。

“回家我一定好好问问,确定一下宝儿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我还得问问,依婷到底跟樊建国什么关系?……”邹勇暗下决心,今晚借着酒脸,一定把一切都问明白了,不能自己辛辛苦苦挣钱而替别人养儿子,让别人把自己当乌龟看一辈子。

下了车,进了楼梯道,来到家门口,邹勇有钥匙却故意开不开门,然后“咚咚咚”地敲起了门,他告诉自己,既然装醉就装得像一点。

“依婷,快来开门啊,你老公——我回来了,我喝——醉了,开不开门了……”邹勇的扯着嗓子大声吆喝,惊动了左邻右舍,也惊动了依婷。

依婷刚哄宝儿上床睡下,赶紧过来开门。

“你钥匙呢?怎么喝这么多?”依婷看到摇摇欲坠的邹勇,忍不住埋怨道。

“不多,我没喝——多,你拿酒来,再陪我喝两杯。”邹勇结结巴巴地说着,然后在依婷的搀扶下来到客厅里坐下。

“我才不陪你疯呢,儿子刚睡下,我们也早点睡吧。”依婷过来拉邹勇。

“别拉我,我清——醒着呢!我还不想——睡觉,你坐下,今天酒桌上,他们问了我一个——问题,他们问小宝是不是我亲生的,我说——是,他们都不相信,都说我是自己欺——骗自己的,我后来一琢——磨,小宝还真有可能不是我的,你说是吧?”邹勇大声地喊着。

“你瞎说什么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好好的干嘛说这些,让宝儿听到了多不好,走,我们回房间说。”依婷怕吵醒宝儿,又一次过来扶邹勇,想把他送进房间。

“别动我,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说清楚,你凭什么说宝儿是我的——亲生儿子?”邹勇不依不饶。

“陈年旧事,提它做什么!只要我们现在生活的幸福,有什么比这还重要的!你不进去,我要自己进去休息了,你就在这里醒醒酒吧!”依婷生气地说完,拿腿进了房间。

“你别走,你回来跟我说清楚,我不想这么糊里糊涂的……”邹勇在依婷背后嚷着,看依婷进了房间,不再理他,知道这样纠缠也问不出来什么,他终于停止了叫嚷,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宝儿是我亲生的吗?宝儿是我亲生的吗?……依婷凭什么说是我的儿子?怎么才能知道到底她有什么根据?我要不要去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如果是我的亲生儿子,依婷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如果不是,我岂不是替别人白养儿子?……我刚来时,依婷打电话召集吃饭的都是男人,她凭什么让男人对她百依百顺?跟男人打电话时娇声娇气,柔情蜜意,会不会这就是她讨好男人的本事?更值得怀疑的是,她会不会是为了钱就出卖自己的女人?……”邹勇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依婷风骚,越想越觉得依婷对不起自己。他头脑欲裂,整个人几乎处于癫狂的边缘。

怀疑能毁掉一段幸福的生活,更能毁掉一个人,不,应该说是毁掉一家子人。

被邹勇一闹,依婷也没有睡安稳,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她给邹勇和宝儿做好饭,照顾宝儿吃了饭,稍加修饰了一下自己,换了套衣服,就准备送儿子去上学。

“每天打扮得这么漂亮给谁看?不会是出去招蜂引蝶吧?”邹勇坐在餐桌边正吃着饭,看着依婷说。

经过昨晚的思想斗争,邹勇竟然变得尖酸刻薄起来,他对着准备出门的依婷冷嘲热讽。

“哪根筋不对?酒还没醒吧?有病!”依婷最不喜欢男人挖苦自己,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你说谁有病?一看你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知道你以前有多风骚!对多少男人投怀送抱过?一定勾引了不少男人吧?”怀疑使邹勇失了理智,他恶毒地骂了回去。

“守着儿子,你别胡说八道!看在你昨晚喝醉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以后再这样胡说,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依婷怕吵起来伤害到儿子,只好就此打住,带着儿子离开了家。

看着依婷带着儿子离开了家,邹勇脸上的恨意很久才变淡,他饭也不吃了,把筷子一甩,又陷入了沉思。

原来以为邹勇只是偶尔发发脾气,谁曾想,邹勇变本加厉,越来越放肆起来,接下来的几天,他守着儿子骂依婷,当着儿子的面羞辱依婷,让依婷忍无可忍。

“邹勇,你到底想干嘛?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有一天儿子不在家,依婷终于爆发,对着邹勇大声喊道。

“我不想怎样,我就想知道儿子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我就想知道,你凭什么断定他是我的?你跟过的男人又不止我一个!”邹勇憋了很久的想问的想说的,一股脑抛了出来。

“我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不信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依婷斩钉截铁地说。

“你说的,那我今天就去做,如果孩子是我的,我保证不再说什么,如果不是我的,我一定要把他送走,让他去找他亲爹去。”邹勇恨恨地说,说完,就进了宝儿的房间,从床上找到宝儿的几根头发,匆匆出了家门。

依婷看着邹勇甩门而去,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她倒不是担心邹勇是不是宝儿的生父问题,她哭得是,刚刚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了一年的邹勇,为何变得如此不可理喻。

怀疑像邹勇的影子时刻随他而行,让依婷再次感受到了来自地狱一般的折磨。她期待亲子鉴定结果赶快出来,她期待邹勇能从疑心病中走出来,她期待他们的幸福生活能继续走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三章 “亲爸”出狱 寻妻觅子 这种幸福平静的生活没过多久,依婷的生活又起了波澜。 一...
    情路幽兰阅读 220评论 0 9
  •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四章 真情打动 再续前缘 宝儿跟着依婷进入家门后,迅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依婷没有勉强...
    情路幽兰阅读 293评论 2 13
  •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二十四章 幸福生活 突起巨变 邹局走了,去了另一个地区工作,樊总也不会再来打扰依婷的平静...
    情路幽兰阅读 310评论 1 10
  • 晚上八点突然不知道要干什么,迷迷糊糊闭着眼沉到了回忆里去。应该不是在做梦吧,嗯。只是徘徊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中间。 ...
    琚冉阅读 113评论 0 0
  • 恒岳峰颓,滹河水涸。承天之柱朝倾,拱极之星夜落。庭荒王氏之槐,人化丁公之鹤。中朝失望而衔悲,天子惊闻而震愕...
    戴军军阅读 23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