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日梧桐

东风瑟,老梧旁,一蓑烟雨任平生。

任曦夜,少月下,褶皱花冠奈人争。

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勾起的不是回忆,是创伤。每一片冬夜里的嘶吼,都响彻苍穹,那歇斯底里般的,只是徒劳。望夕阳西下,老梧旁飞过的灰鸦,尽是一片萧瑟布心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