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鞋46年,如今他依然微笑着继续

图/生活里的美

他是农村一位补鞋将,补鞋46年,如今依然微笑着继续他的工作。

认识他还是在昨天。

昨天上午还大雾弥漫,到了下午时便艳阳高照,虽然是在初冬,但这光芒照在人身上,还是暖洋洋的。

我坐在自家院坝里,躺在木椅上,闭着眼边听院墙外邻家鸡舍鸭舍发出的有节奏的嘎嘎咯咯声,边沐浴着冬日的暖阳,那舒服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熟睡在母亲的怀抱里一样,幸福温馨。

“莲娃,等下接了洋洋,就去镇上把今天早上拿去补的高压锅和鞋子拿回来。”

家婆的一句话敲醒了享受生活的我,我懒洋洋地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扭动了几下脖子,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二点五十五了,遭了今天星期五,儿子三点就要放学。我三步并作一步走,赶紧去厨房洗了个脸,戴上今天买的红色新头盔,骑着电瓶车就往学校奔去。

幸好,刚到学校时,他们才放学,我把车停在门口,大声的叫着儿子名字,儿子慢条斯理的走出来,小嘴还翘的老高,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在后座上。

我问儿子:“今天老师让你们练习郁闷的表情吗?”

儿子大声说:“没有呀!”

我接着问:“那你今天这表情几个意思?”

儿子沉默了很久,最后降低分贝说:“妈妈你下次接我,别戴这帽子,不好看,别人会笑的。”

我笑着给儿子解释:”冬天来了,天气转冷了,骑车不带头盔,既不安全还会生病,一生病就会像弟弟这几天,感冒吃药一样。”

儿子轻声细语的说:“喔!那你还是戴嘛!免得感冒了,感冒吃药,会很苦的。”

小小年纪,就懂得体谅别人,还是挺欣慰的。

我和儿子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镇上,我把车停好后,牵着儿子就来到了家婆说的那个补鞋店。

店铺很小,二十来个平方,到处堆满杂乱无章的各种零件,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叔正埋着头聚精会神的修着两把雨伞,头上的银丝已染风霜。

他见我们进来,便笑容满面的说:“随便坐,要补啥子。”

我回笑着说:“来拿今天上午放在这里补的高压锅和鞋子。”

大叔边修伞边说:“锅补好了,鞋子还没补,你急不急,急的话,我马上帮你弄好。”

我赶紧说:“没事,你先把手上的活做完,我不急。”

大叔笑着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多少耐得住性子的,你还好。做人性子就是不能太急躁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只是呵呵一笑,便坐在一根长板凳上玩手机了。

时间睡了会,儿子突然说要大便。

大叔说厕所在后面,赶紧带过去。

把儿子带到厕所旁时,儿子不进去,他说:“有点脏。”

我小声对儿子说:“在脏也是厕所,在干净也是方便的地方,入乡随俗这是在外面,不是在家里,你要习惯。”

儿子勉为其难的进去了。

没多久,我和儿子出来时,大叔已经在补儿子的鞋子了。

图/网络

我坐在长凳上,看着大叔补鞋那娴熟的动作,顺便问了句:“大叔,你补鞋多少年了。”

大叔乐滋滋的说:“72年开始的,至今47年了。”

坚持一份工作46年之久,如今依然微笑着继续,这是靠什么信念来支撑的。

我好奇的问:“大叔,干同一份工作这么多年,你不觉得累,不觉得厌烦吗?”

大叔说:“这是我父辈传下来的养家糊口的本领。我很喜欢这份朴实无华的工作。我补的不是鞋,我补的是自己的人生,我热爱我的工作,就像热爱我的生活一样。鞋子坏了,可以用工具修补好,但人生有遗憾了,拿什么都弥补不了。”

我蒙了,这些话尽然从一个大叔嘴里说出来,这话的份量分分钟的打击着我。想想自己,驾考科目二,三次都挂在同一个地方,最后两次机会都不敢去了,害怕别人嘲笑,害怕被教练骂,害怕连最后两次机会都被我糟蹋了。报考驾校时,我趾高气昂的说,我一定要在半年内拿到驾驶证,现在都过去大半年了,我却被定在了科目二上,这内心深处的不自信,真的是让我在大叔面前,自行惭秽。

大叔继续和我聊着。

他有一儿一女都成家立业了,儿子是在公安局任职,女儿是市里房地产高管。生活过得无忧无虑,儿子女儿叫他放弃现在的工作,到城里和他们一起住,享享清福。他却拒绝了。他语重心长的说:时间不应该浪费在安然自得的享受中,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

我轻声细语地问:“你一个人每天住在这堆满各种零件的小房子里不孤独不害怕吗?特别是晚上。”

大叔说:“只要心里充满光,就不会惧怕黑夜。”

多么令人深思的话,我真的是无言以对。

儿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叔的一举一动,他的世界里,补鞋或许只是一种新奇好玩的游戏而已,对于大叔,一针一线都寄托了他对这份工作深深的爱。

临走时,大叔对我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他能留给子女的不是金钱而是他勤恳一辈子的手艺。他说,朋友不分贵贱贫穷;职业不分高低卑微。

夕阳西下,半山腰已缠绕着一层又一层如薄纱的雾,余晖透过这层层包裹,记录下了我渐行渐远的身影。

图/网络

莎士比亚说:“人生如戏,生命是舞台,每个人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且让每个人都好好走过有意义的一趟。”

看着补鞋大叔我又想起了那个擦鞋将。虽然他们做着不一样的工作,却都有一颗对自己工作狂热的心。

那天我去医院给二娃开点药,在医院的大门口,我看到了一个擦鞋匠,他一米五个子,瘦小的身材,正聚精会神的擦着地上的三只男士皮鞋。

在等拿药的那点空歇,我和他聊了会。

他说他擦双鞋五元,每擦双鞋他可以赚三元,一天下来生意好,他还可以赚三十左右,说到自己赚三十元时,他笑的合不拢嘴。

三十元对于如今的年轻人根本都没放在眼里,或许还不够买包烟,还不够买包化妆品,还不够请朋友出去喝杯饮料,但对于这个擦鞋将来说,三十元是他和八十多岁老父亲几天的生活开销。他靠擦鞋,养家糊口,他累并快乐着,他不觉得他的这份工作让自己矮人一等,让自己活的自卑,反而他觉得,这份工作,让他很充实,让他很快乐,没有压力,没有争夺。平平淡淡就是真。

夜色渐渐暗下来了,一丝丝寒意裹着了我的身体,夕阳的余晖还有那么一丝丝挂在山上的柏树上,绿色里透着一抹淡红。

拐过前面的路口,下个坡就到家了,在拐过路口时,我看到一个一米五个子,瘦小身材的男子,他正牵着一个拄着拐棍,老态龙钟的人,在夜幕下散着步。那一高一低一老一少的身影裹着余晖,渐渐消失在了我的后视镜里,身影消失了,那温暖却依然。

人要活得从容不迫,自尊地做着一份平凡工作,灵魂生活才会无比丰裕。

只要坚持自己所选择的路一直向前,时间会告诉你,你的选择正确与否。人生路上,十字路口错综复杂,总有一条路适合自己走,总有一种美好温暖心灵,总有一份善良捍卫正义,总有一种遗憾提醒自己,只要坚持自己所爱,黎明的曙光迟早会照亮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不知道应该称呼老安“鞋匠老安”还是“补鞋匠老安”。鞋匠似乎指做鞋的,老安尽管也作皮带、配钥匙,偶尔也做双皮鞋,主业...
    笨拙的黑瞎子阅读 264评论 1 0
  • 秋染菊花黄,城西溢墨香。 情迷校园客,歌醉坝边乡。 解惑通平仄,求疑绘锦章。 尽穷唐宋韵,挥笔意悠扬。
    南风窗_阅读 113评论 0 3
  • BaseRecyclerViewAdapterHelper Github链接地址 主要就说一点,封装Picasso...
    Tony_HQ阅读 156评论 1 0
  • ios高效开发-正确的使用枚举(Enum) Objective-C位运算符 堆栈的工作原理 沙盒目录结构解析 Ob...
    小浣熊的梦想阅读 129评论 0 1
  • 转眼间,Swift已经一岁多了,这门新鲜、语法时尚、类型安全、执行速度更快的语言已经渐渐的深入广大开发者的心。我同...
    透支未来阅读 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