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种工作是容易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 我们的惩罚来自自己

连着三四天,我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子里,想要构思一篇所谓的大文章。可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怎么都写不出来。那种感觉,特别焦虑,难受极了。

我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发现他们都在忙。有人在忙着加班,有人忙着在觥筹交错中推杯换盏,有人奔波于开车回家的路上,有人在忙着接送孩子往返于各种辅导班……

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在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里,每个人,都在马不停蹄地奔波着。

忽然觉得,我们人类多么像推着巨石的西西弗斯?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地重复着,直到生命终结,才会停下来。

可西西弗斯是触犯了众神才被惩罚,那我们呢?

我们的惩罚来自自己。

没有人逼着我们熬夜刷手机;没有人压着我们去夜夜笙歌;也没有人在我们颈椎疼眼睛疼的时候还逼着我们再刷一会抖音和快手…

从来没有别人,都是你自己。

不妨让我们来一次拷问内心:你每天真正投入工作的时间有多少?其他时间都被什么塞满了?而那些占据你大量时间的事对你的生活起了什么作用?

2. >> 写作在于自悟,而思悟需要孤独。

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靠着一支笔足以养活自己,可以时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去过想过的生活。

听起来,这大抵是生活最好的样子了吧?但其实内部,也充满了焦虑,痛苦,孤独……

很多时候,不是说你坐到电脑前,就能写的出来,特别是对于我这种,喜欢探索内心,深挖文字价值的人。我不喜欢只是简单地记叙一件事或者纯粹地表达情感,我得是要从这件事中有所得,写出来的文字得有它的价值,我才会动笔去写。

没有灵感,写不出来的时候,真的特别特别痛苦,焦虑,像是困在了一个黑暗胡同里,曲里八拐,怎么都无法突破。我有时候也会想,自己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一种写作方式?但我很快会回答自己:我写作的初心,是要给自己以交代。

朝内探索,这种写作方式很美,但也很难,很疼,但它终究会让我寻见自己,抵达自我。这就足够。

写作这份工作,更需要有足够的定力独处,因为写作在于自悟,而思悟需要孤独。

贾平凹先生写《废都》那本书,就是一个人远离城市干扰,先后隐居到耀县,户县,大荔县几个地方,找个别人都找不到他的屋子,一个人关起门拉上窗帘,烟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独自一个人经历两百多个日夜,才完成了书稿。

就连梵高这样的天才,也是经过了十年的大量练习,他手中的画笔才得以更好地趋近内心,表达内心。

3. >> 没有一种工作是容易的

我说我写作不容易,而佛陀提醒我:人生皆苦。

没有一种工作是容易的,也没有谁的人生是不苦的。

我的一位朋友,不到40岁,公司从南方开到了北方,从国内开到了国外,公司估值几十亿,是所有人眼中的人生赢家。但他一年中没有一天假期,他笑谈,每天能凌晨之前睡觉就算给自己放假了。他是老总啊,可他的工作容易吗?

没有谁的工作是容易的。我不容易,你不容易,他也不容易。

每个人都是在这不容易里一天一天往前磨,匍匐奋进,这些的不容易一点一点被我们甩在身后,垫在脚下,才有了我们的今天,才有了此刻我们的这般模样。

重要的是,一天要比一天进步,而不是重复。

既然生命过程中,每一段路,每一份工作都必经历练与不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选择自己擅长的,喜欢的工作去做,过程会来得轻松和欣然,而结果也更加接近自己。

所谓选择决定人生,大概说的是这样的道理吧。

对于自己的人生,你需要握有掌控权和决断力,接着要做的,就是坚持下去。

就像费曼说的:

如果你喜欢一件事,又有这样的才干,那就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就要像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管会碰到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