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杜兰特——“死神”“不死 ”

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2003年西部决赛中在大比分1-3落后、队医认定诺维茨基可以上场时,老尼尔森却仍拒绝让德克上场,不仅是诺维茨基就连小牛的老板库班也希望诺维茨基复出。在G5赛前,小牛队医的体检结果也证明诺维茨基其实可以带伤出战,德克为了冠军梦也愿意放手一搏,所以库班找到尼尔森希望同意队医的看法让诺维茨基出战,但老尼尔森却无比坚决地制止了这一计划。

在开打前的一天,库班专门又一次跑到尼尔森的办公室进行协商,但是尼尔森还是坚决反对让诺维茨基上场比赛,为此库班和老尼尔森吵得面红耳赤,最终以库班摔门而去、德克继续休息而了结此事,当然最后小牛也是被马刺给淘汰了,但是赛后老尼尔森说出了感动所有球迷的一句话:在小牛选秀大会后得到德克后,老尼尔森曾向德克的父母保证过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德克:“在德国,你们是德克的父母,在美国,我就是德克的父亲,我一定会最大程度爱护他关心他。”所以我会为他的健康负责,我要把他原样的送回德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凯文·杜兰特伤了跟腱。

这地方:科比伤过;比卢普斯伤过;布兰德伤过;威尔金斯伤过;罗本伤过;巴拉克伤过;贝克汉姆伤过;程菲伤过;刘翔伤过。

跟腱断了不是末日,视伤的严重程度而定。科比伤后复出了,盖伊伤后复出了,比卢普斯伤后复出了,布兰德伤后复出了。

但是:科比伤前还能场均39分钟得27分,伤后那三季,我们都知道了。昌西伤后两年退役了。布兰德伤后,从一个年年20+10的效率机器,变成了一个纯防守型内线。考辛斯受伤前后如何,我们都看到了。盖伊算是这里头恢复得好的了。

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西决拿到赛点,距离总决赛仅一步之遥时,保罗的选择是养好身体,不打封闭,进而四年一点六亿。虽说得罪大量精神股东死忠球迷,但这一点儿都不伤天害理。正所谓保罗是公瑾莫雷是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啥不对。

伊戈达拉固然诚实友善谦良拱让,符合主流价值观;但知冷知暖的真大哥又有几个?大多数情况下,同事与同事之间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再以杜兰特为例,此番复出原因多重,其中的一重大抵是想给同事个交代。只是当杜兰特以这样的方式交代,谁又给杜兰特一个交代?

莱昂纳德不想任何人交代,于是便给自己一个最完美的交代。设想如果莱昂纳德也如杜兰特般想给同事交代,如今的他会不会也已一并交代?细思恐极,就不多说了。

并不提倡自私,有时却不得不自私,于尘世之中,最不能去触碰的便是人性二字。关于这一点,黑暗系的《逆境无赖》里便有精准且冷酷的阐述:千万不要过分执迷于信赖或羁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

是只有我这么觉得么?自打杜兰特受伤后,总决赛就变了滋味。胜负还重要,可好像没那么重要了。我也说不好究竟是为什么,就是感觉。这也是我对比赛,对这项运动的理解,在我眼里这是一则漫长的故事,是艺术作品,是需要仔细用心去感受才能捕捉到其中魅力的存在。今年的感受实在太奇特了,百感交集,无法名状。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

“如果是两三年前,这样的事情可能真的会困扰到我,”杜兰特说,“可现在完全不会了,我很快乐,享受自己的新生活,我知道他们希望我活在痛苦里,但对不起,我并没有。”

赢还是输,在山间买一栋房子的计划都不会改变,杜兰特还是希望用他喜欢的方式去打比赛,然后在回家的时候,给父亲带上一张马文·盖耶的黑胶唱片作为圣诞礼物,再看看旧金山湾、看看金门大桥、看看这座新城市的落日。这里已经是他新的家了。

忘记那个背着双肩背的孩子吧,他已经远去了。取而代之的新杜兰特,是一个享受眼前风景的人,乐观面对人生的人。

                            —摘自两年前的文章《凯文杜兰特—人生的选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