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青春有憾,便让岁月无悔__来简书吸粉100有感

文.墨生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的青春不迷忙,谁的青春不遗憾。

                                 -----题记

1


对于大多数的70后来说,青春就像罗大佑的《恋曲1990》,轻飘飘的旧时光就那样溜走,转过头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70后的青春没有手机,纯真的让人想哭。那时还没有文艺女青年一说,如今欲说已还羞,早是鬓生白发的文艺女中年。

那天收拾抽屉,不小心翻到已经泛着黄色几张纸。霎时时光似乎回转,回不去的青春、回忆让我凝神许久。这是八九张自学考试的单科成绩单,拿在手里遗憾慢慢的将我包围。

70后,远不像今天的独生子女,上什么高中,考什么大学,报什么专业有父母为你掌舵规划。

那时,年轻的我,稀里糊涂的就上了一个中专学了一个电气自动化。就像一个憧憬爱情的姑娘,心里爱着文字,嫁了一堆数字。

读书时,舍友织毛衣,钩桌布,我沉浸在《简爱》《约翰.克里斯朵夫》……的故事里。因生在东北且长到十几岁,地域的习惯,平翘舌zcs,zhichishi永远不分,舍友没少纠正我的发音。那时的我总是说乡音是根,人不能忘本。

毕业后,自学汉语言文学拿文凭是我一直的梦想,心里那个文艺梦一直都在。下班后偶尔看一场电影,到公园跳几支舞。自学汉语言文学成了业余生活的大事,偶尔也会在报纸上发一篇豆腐块。哲学、大学语文、现代汉语……都一一的通过了,唯独一门古汉语。一次次的考一次次的不及格,如今说起来仍就是伤痛。

那一年,在公司一次演讲获胜,到基层巡回讲,再一次激起了心里对文字的热爱。偶尔听收音机,居住的小城电台招聘播音主持。我秣马厉兵,前去应聘。

写稿、随机接电话考应变反应能力,都一番风顺,到了发声上线试播,我平翘舌不分,普通话不过关,影响了成绩铩羽而归。

迷茫的我,似乎认命了,青春的折腾到此结束。一辈子就和电磁场、振波、频率、峰平谷打交道了。

而后恋爱、结婚、生子、育儿,生活的交响曲里,文字情人只是那几张被夹在日记本里的单科结业证书,汉语言文凭梦就那样碎了一地。

文学的小船也随轮回的四季,搁浅在生活的海岸锈迹斑驳;文学梦似岸边的高山,我如潮水般的退去。

2


几年前,80岁的婆婆住院。陪护期间看着婆婆褶皱的脸,松弛的肌肤。一贯多愁善感的我猛然才发现四十岁的自己是那么年轻,当我们感叹自己青春不再时,其实我们正当壮年。

青春的小鸟飞了,我还有中年的小鹰在手啊!

如今的90后,都爱自语以梦为马,浪迹天涯;我只能驾牛为犁缓缓行,耕耘文字梦的土地。

2013年,看到齐鲁晚报与新浪网举办首届网文大赛,抱着试试的想法,把身边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加工成了一篇10万字的小说,投了稿。一贯清高的我不肯和任何人说出自己码字写文的事,只是不想弄些虚假的点击率,搞些人情上的阅读点赞。

文就在那里,谁爱谁看。结果,居高不下的点击率让我大为惊喜,竟然一直稳居前十,有时竞是前一、二。

那一年于娟的癌症日记获了大奖,我的小说没有入围,却让我找回了那个曾经热爱文字的自己,于是注册了新浪原创,读书、写字似让我回到了曾经的青春时光。

新浪清网,与另一家中文网站签约,成了网络写手,两部近80万言的长篇小说上架销售。

工作之余,读书写字成了生活的常态。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一直是最爱的一本书。

最爱他的:“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一直相信,生活不仅仅是看不完的韩剧,播不停的欢乐颂;逛不完的淘宝、菜市场;跳不停的广场舞。

既然青春有过遗憾,何不让岁月无悔。

我愿意是那个爱生活,爱月亮,一直走在路上的小女子。

假日的午后,阳光正好,一本好书,一杯咖啡,读书写字,以一场中年的艳遇邂逅文字。

和文字来一场至死不渝的热恋。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偶然发现来简书正好五个月,不知不觉也写了六万多字,获得了101个粉丝,不免有点小喜。

文章就像自己的女儿,怀胎,孕育,生产。谁都希望女儿被推广宣传,被更多的人欣赏,被喜爱夸她漂亮。把女儿的美照多发朋友圈。而我依旧是那个不肯向熟人求赞求打赏,执拗得连一百头牛也拉不回的犟土老妈。

看到101个粉丝,心想这101的关注虽不多,却没有一个是我的熟人,同学,朋友。他们对我文字的喜恶不带一分钱的人情色彩,客观的评价,喜欢,才是我想要的关注。

依旧会写些喜爱的小故事,依旧做那个文字海洋中无名的小岛。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怎样流放,自己说了算。

二月,无意间偶遇简书,似一个情感流浪的女子,街遇了曾经暗恋的男神。

经常感觉在简书__这众神显灵的地界,自己只是一个符号,一个标点,什么时候能成为一句话,大家自会听到你的声音。

在男神身边的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结识了千年老妖、紫蔷薇、罗衣…等独具个性、文采、知性、飘逸的诸多女子。

学人长,补己短。

也许,多年后我依旧一文不名。那么,等真的老了,当我拿起杯子也许里面是酒,是茶,是咖啡,也许是我曾经辛勤付出的汗水。

那么,我把杯子里的东西叫做一场春梦不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