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秋收

我喜欢秋天的舒适的感觉,轻风拂面总被一股柔软包围。但我又讨厌秋天,总带着一股伤感的味道。就像小时候周日晚上作业没有完成,暑假末尾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心里总是充满一种焦虑感和一种告别的意味。

秋天的开始总是格外的忙。原来以为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是一种很平庸、很可怕的生活。但是对于现在人来说,一眼望到头的一种生活是一种特别有安全感的生活,是一种很奢侈的生活。

谈起秋收总是一派繁忙的景象,如今生活在城市中不用务农,也难以与秋收联系到一起,但忙是一定。见了许久未见的好友,录了电台节目,分开时又浮现秋日不喜欢的那种道别感。做完节目忙里偷闲,在安静或人来人往嘈杂的环境中发呆放空,坐在室外的长椅上,望着枝头的龙眼,发现声音是可以被看见的。

置身在一个复杂环境里,如果你看见进门的鞋,你看到它与地板摩擦的声音;秋风吹过,龙眼掉下在屋顶弹了起来,树叶摩擦;一个人,他正在打哈欠;一个女士在挠她的头皮小口搓了一口咖啡;吧台买单的客人提着一塑料袋水果;空调外机与冷气口;掉落的手机;手机里的短视频;书架背后的碰杯;刀子切下蛋糕瞬间......你一个一个看过去,你就看见了一个个声音。当你闭上眼睛想起了自己的故事,当下的一切便如同没有发生。突然想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声画的容器,装下这几分钟内各种要素的组合,特别无我,特别无意义。反正我在秋日的咖啡馆发呆时,总显困意与词不达意。

秋日的道别感总让人联想到上个世纪末,在跨世纪的那两年的时间,这种道别感还有危机感被所有人反复提及。灰灰暖暖的,色调荧光橘色桔黄显得不那么清爽,摄影比较有感觉。秋天的雨湿漉漉转眼又阳光灿烂,微风拂面的质感似乎和文艺的气息很相配。换上衬衫在夜晚灯火阑珊处拿着冻过的汽水应着微风爬山散步,在秋意渐浓的时间打开手机,听到千禧年的音乐,金光闪闪的编曲,奏乐也很符合这个季节的颜色,结实饱满玲珑剔透似乎有一种落叶缤纷了美。世纪末最后音乐的篇章总是向着通透伤感,那种遥远是狂欢后寂寞颓废的孤独印象,穿梭时空的飞船往宇宙深处,在秋天的雨中快速飞行,溅出一滩绚丽的水花。

没见过四季如春的昆明,却见过春如四季的福州。福州的秋天和春天一样,在四季中真正让人感到舒适宜人的日子非常短,从炎夏到凛冬仿佛一夜之间,下午电摩的座位在日晒后还烫屁股,晚上却被秋雨打湿,倾盆大雨后在寒风中艰难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