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自己的哲学,总比做思想的冒牌货强!

当我选择以哲学作为我的自媒体内容后,我就暗暗规定自己每天要写一篇或精心整理一篇哲学方面的文章。按照这个要求,我坚持了一个多月,但最近几天没有写了,外在的原因是公司搬家,连周末都没有放,忙不过来,就不能继续更新了。但平心而论,忙于工作并不是中断更新的完美理由。一个人倘若坚定到非按规定完成不可,他就总能抽出时间来完成规定的任务的。实际上,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还不是繁忙,而是我这颗神经质而浮躁的灵魂不能专注写作的问题。

如果一天只是为了更新三两千字,这当然不存在多大问题,毕竟一天码个四五千字的能力我还是有的。但这算不得什么,那些网络写手每天都要更新好几千字。要知道这几千字不光是胡说八道,还得编制出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这样才可能让挑剔的读者相中。而对于一个做哲学自媒体的人,就算他天天做鸡汤文,起码也应该做得深刻点吧,就算不深刻,好歹要像哲学点吧,要不然,谁愿意看哪种干巴巴而又肤浅到恬不知耻的说教?即使只是哲学的搬运工,至少也要学会搬运哲学吧!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潇洒的人,当有什么需要我完成时,我总是感到不能胜任,但又强逼自己完成,我一般就是在这种心境下搞自媒体的。为了做好哲学的自媒体,我充满了焦虑,因为我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我希望有人愿意读我写的类似哲学的鸡汤文,我希望读者认可我编辑的文章,我希望能够得到理性读者的认可,我还希望做好自媒体赚点钱,为此,我得尽量找自己既中意又很可能受欢迎的哲学鸡汤。为了提高阅读,我也会动用一些标题党的手段,因此搞得一些理性的读者对我非常不满。

老实说,我挺内疚的。这种内疚,不光是标题党的问题,也为在搬运哲学的过程中丧失掉自我而感到惶惑不安:你是搞哲学的,但你毫不撒谎地写过一篇属于自己的哲学的文章吗?或者说,你有自己的哲学吗?再进一步,你还能思考吗?……想到这些,难过就在所难免。所以有天晚上失眠后,我突然特别想要写自己的哲学,于是通过给自己发微信的形式,《一个人的哲学呓语》就诞生了。我对《一个人的哲学呓语》并不是很满意,原因在于内容太松散,文章前后没有构成一个逻辑整体,这有违哲学精神。而可喜的一点是,我在拥有自己的哲学道路上迈开了一步。

拥有自己的哲学,意味着不做任何形式的思想冒牌货,意味着在不依赖任何哲学家的情况下独自进行彻底的思考。我当时想,当你不依赖外物时,你唯一能够依赖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存在体验了。

不过,想要摆脱他人,彻底进行哲学思考,看起来虽有一种“道之所在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概,但实际上,把握不好的话也会思考出一些荒诞不经的东西,这些东西一经问世,就不免成为世人嘲笑的对象。有时候你会想出一些幼稚的东西来,自己以为是觉悟,于是自豪地到处宣扬,好像这个道理是你自己发明似的,殊不知,你这点小小的心智,聪慧的前人早就说得比你精彩比你通透得多。所以倘若你是个不够自信的人,还敢一味地坚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的原则吗?

——得了吧,彻底进行自我思考的人,根本就是异类,是少数中的少数。你走到大街上,随便找个人说上几话,马上就会明白能独立思考的人是多么多么少,大多数人的思想都不过是他们追求功利的产物,要么就得自流行的思想,其中虽然不乏智慧,但都不能说是他们自己思考的产物。也许,他们的哲学观本身就刻意避免思考。

我自己的感受是,在我遇到的中国人中,与其说我们缺少真正爱智慧的人,不如说我们这个礼仪之邦的大众太缺乏一颗谦卑的心——我这里是指在思想面前的谦卑。许多人的问题不是不思考,而在于他们鄙视思想,拒绝思考。他们认为哲学不过是讲大道理,与自己的生活毫不相干,根本不能带来实利。我遇到过这样的人,在这样的人眼中,哲学只是穷人自慰的玩意儿,所以他们非常不耻于哲学。这些人没有明白,哲学不仅属于某一类人,也属于所有具有理性的人。哲学既不是穷人的特权也不是富人的特权,而是所有理性主体的特权。

不否认一些虚假的哲学败坏了风气,不否认一些宣传让哲学流于形式,不否认繁琐的专业知识让哲学看起来像怪兽,不否认哲学不能帮助我们烤出面包填饱肚子,但我们也应当明白,思想属于人类所有,人类文明无不蕴涵着人的智慧。在看似与哲学毫不相干的残垣断壁中,我们都能依稀看到智慧的结晶,而最重要的是,唯有哲学才能帮助我们过好生活。这里的“好”,不应当只理解为幸福快乐。幸福快乐只是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现实告诉我们,痛苦和忧思的价值绝不逊于快乐的意义。因此在哲学的意义上过好的生活,意味着过一种既足够深沉足够真诚同时又足够明智的生活。

有高高在上的哲学,也有紧贴地面的哲学。如果非要在二者择其一的话,我会选后者,也就是说,我虽然崇敬作为专业的哲学,但我更崇敬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哲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