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护|桃花依旧笑春风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1、

  他站在院外,轻叩柴扉,满院桃花争艳,一如与她初见时候的模样。

  只是此时柴扉扣锁,一枕相思悉数被扣在园外,他敲了许久,都未曾有任何生息。

  不禁神色落寞,手里拎着的桃花酒从指尖滑落。

  “砰”,扰乱思绪万千。

  那是他亲自为她所酿桃花酒,用离别时赠予他的桃花为糟,以满腹相思为引。

  此刻,酒气氤氲借着这满园桃花,脑海里的记忆慢慢拼凑,逐渐勾勒出了一个她以及那段记忆。女子音容笑貌在他脑海里愈发清晰起来。

  她说她叫降娘,随阿爹隐居于此,只因阿娘生前最爱这桃花,阿爹便为她种了这满园。

  而今他只是苦笑,不曾想到这多情桃花竟生生为彼此带来一场桃花劫。

  2、

  大和三年,他初任御史大夫,正是少年意气风发,春风得意。闲暇之余时常策马长安道,此时孟夏时节杏雨梨云正是踏青时节。

  一路暖风和阳,春山如黛,碧水幽兰,令人心旷神怡,一路漫行,莺歌燕舞,鸟语花香。

  山林深处,花木丛萃,寂若无人,一条条小道盘错在山间,流水淙淙,叮当作响。

  山路盘错,他行走在山间,饮酒作诗,逍遥快活,穿过狭窄的洞口,一片桃林展现在眼前。

  此时,人间四月虽芳菲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复前行,欲穷其林,路的尽头,一座小院跃然于眼前。

  许是寻春独行,忽觉腿酸口渴。

  他轻扣柴扉。

  许久,一名女子探出头来。眼前女子,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风情,眼眸慧黠,几分俏皮,几分活泼,一身粉色长裙,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他竟一时看的痴迷,但毕竟是饱读诗书识礼仪的书生,他遏制心中喜爱,只是淡淡答到,“小生崔护,误入桃林。寻春独行,酒渴求饮。”

  “公子请进。”

  眼前女子虽不识人间烟火却落落大方。见过太多被世道束缚的名门闺秀,此刻,眼前眼前女子格外特别。

  她将他带到屋里,沏了一壶花茶,丝毫不避嫌般坐在旁边的长椅上,随手拿起旁边的刺绣接着绣了起来。

  他抬头四处打量,只见花墙上写着“素艳明寒雪,清香任晓风,可怜浑似我,零落此山中。”短短四言绝句,仿佛在引喻眼前女子身世,落款是降娘二字,想来这大概便是眼前姑娘的名讳,想要开口询问又突觉失礼,只是彼此沉默消磨着时间。

  一杯茶水喝完,降娘替他盏满,他望向眼前佳人,眼眸含春,秋瞳剪水,许是春光明朗许是桃花多情,在这春光明媚的桃花里顿觉一股情愫油然而生。

  纵使文采卓然此刻却突觉语塞不知如何开口,索性聊起这一路美景。

  他大赞这一路美景,降娘听着他此番高谈阔论,不禁心生向往,降娘自幼随父隐居于此,所到之处不过这百尺之地。桃林虽美却仿佛画地为牢困顿于此。

  眼前男子俊美蹁跹如谪仙,到底是二八年华情窦初开年纪,不禁被眼前男子吸引心生荡漾。她坐在那里含羞不语,两片红霞染上了面颊,偶尔用含情脉脉的瞥向他,一碰到他的目光就迅速地收回。更加羞怯地望定自己的脚尖,益显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来。

  望着娇羞的降娘,心底情愫渐浓,他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降娘自是聪慧明了他的心意。

  只是在这发乎情,止乎礼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纵使在这远离喧闹的山间,纵使二人心意彼此相通,却终究难以摆脱三纲五常的束缚,将这段情谊掩埋心底,谁都未曾开口提及。

  此时,一股香气自桃园飘出,炊烟袅袅。氤氲在鼻尖。就仿佛这场无疾而终的相遇弥漫在二人之间,慢慢消散不见。

  残阳渐西落,余晖斑驳撒在门前,他知道他该起身告辞,只是佳人在旁他多想就此停留。

  无奈暮色渐浓,降娘半脸娇羞送他半袋桃花以作念想,他起身拜别姑娘,边走边回首,桃花一般的少女,映着门前艳丽的桃花,一同在春风中摇荡,愈发留恋,恋恋不舍。

  直到看不清降娘脸庞,才怏怏离去。

  3、

  自离开后,相思渐浓,每每看到大半袋桃花睹物思人,索性以花入酒,酿了满坛。

  想要再次去寻降娘,只是无奈,一纸任命出任岭南节度使。

  自此,山高水长相思渐远。

  4、

  翌年春天。

  他得以从岭南返回京都探亲,带着满枕相思,取出去年所酿花酒便直奔降娘住处。

  满园桃花盛开依旧如火,只是柴扉铜锁紧扣,佳人已不再。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他暗自遗憾,倘若当年不顾礼仪束缚带降娘离开,而今早已佳人常伴身恻又怎落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只是人生多遗憾。

  他的降娘仿佛一抹花香,惊艳了岁月,令他魂牵梦绕魂牵梦绕,消散消散。

  形影单只,桃花树下,宿醉一场。

  空枉然。

美人说系列|故人剪烛,西窗又落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