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兰花香正好(二十三)

目    录 |惟有兰花香正好

上一章 |一片森林


文 |唐妈

一晚上都在做梦,乱七八糟的梦,那只巨大的虫子咬住我小腿的时候终于被吓醒了,坐在床上捂着狂跳的胸口缓了好半天才喘匀了。

天已经亮了,陈嘉昨晚哭了很久,这会儿还没醒,皱着眉一脸的委屈劲儿。

我轻手轻脚下了地,准备下楼去买点儿包子回来当早点。

锁好门我又看了一眼对门儿,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摸出来手机又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心里有点发堵,以前韩硕就这样儿,加班儿什么的从来不跟我说,我要问了还嫌我麻烦。我盯着兰让的手机号愣了半天,叹了口气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算了,不上赶子找不自在了。

我慢悠悠地晃下楼,觉得自己跟练千斤坠似得,每一步都踏的掷地有声。这会儿才五点多,院子里没什么人,只有俩老大爷在遛弯儿,看我下来了还冲我打个招呼:“姑娘,起这么早。”

我深吸了口气,夏天早晨的空气带着点儿露水的味道,从鼻腔到肺里面儿转了一圈儿,十分舒坦。

我“啊”了一声,原地蹦了两下,朝小区外头走。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兰让。

他换过衣服了,简单的白半袖儿都被他穿得玉树临风,我发现看见他的一刹那心里头那点儿小纠结全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张嘴就喊了一声:“兰让!”

“哎!”他条件反射似得答应了一声,完了看着我笑了:“陆艺,你吓我一跳。”

我蹦过去皱了皱鼻子:“你昨晚一晚没睡吧?这黑眼圈儿都赶上国宝了。”

“嗯,忙了一晚上。你昨儿在车上睡得挺熟,我就没叫你,直接让北静送你回来了,没生气吧?”

我点了点头:“是有点儿生气,我以为你起码会发个微信跟我说一声儿呢。”

他摸了摸我头发:“对不起。”

他这句“对不起”说得特别认真,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有点儿无理取闹。

“你没吃早饭呢吧?一起去吃吧,吃完了你再去补觉。”

我连忙换了个话题。

他摸了摸肚子:“还真有点儿饿了。”

包子店就在小区门口,不大个店面,门口摆了三张桌子,老板正忙着给包子上屉,我找了个位置坐下,喊了一声:“两笼包子,两碗馄饨……”我扭头问兰让:“豆浆喝吧?他家豆浆特好喝。”

“喝,你能吃了这么多啊?”

我又要了两杯豆浆:“能啊,这也就我上学那会儿一半儿战斗力。”

他把拌好的辣椒汁儿推我面前:“那你还真挺能吃的。”

“喂,我还没答应跟你在一起呢啊,你就这么嚣张啊。追女孩子还敢说人家能吃,哼。”

“我觉得能吃挺好的。你会做,还能吃,挺好。”

我夹了包子沾了汁儿吃:“算你识货。”

兰让笑得眼角都有了细纹儿:“陆艺,你心可真大。”

“嗯,宋北静也这么说。”

兰让咬了口包子:“是吗?他也这么说啊。”

“嗯,昨晚喝粥的时候他说的。”

“你们还一块儿吃饭了啊。”

我又夹了个包子,看兰让一个还没吃完,嘟囔道:“快吃啊,你这吃饭速度不行啊。”我两口吞了一个:“是啊,昨晚一起喝得粥,那家虾粥挺好喝的……”

没说完我就笑了起来:“兰让,你吃醋了啊?”

他低头把夹着的包子吃完了,看我一眼:“没有。”

“哎呦你这样人怎么这样儿啊,你让宋北静送的我,你还吃醋了啊。兰让,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吃醋了?嗯?”

他突然伸过手来,在我嘴角点了一下,我愣了一下:“喂,不带你这样儿的啊,说不过就动手。”

我脸有点儿烫,连忙低头吃了口馄饨。

“辣椒,”他指了指我嘴角:“是,我吃醋了。”

馄饨很烫,我含在嘴里不知道该咽下去还是吐出来,但主要还是被他这句话给吓着了。兰让这人看着跟个古板大叔差不多,不开玩笑也很少笑,让人觉得就跟个神仙似得,没有七情六欲,没想到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我梗着脖子把馄饨咽下去,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他似乎对我这状态有点儿无语,半晌才说:“笑够了好好吃饭,也不怕呛着。”

他还没说完呢,我就被辣椒给呛住了,咳嗽地惊天动地,眼泪都出来了。

带着一笼包子往回走的时候我还觉得喉咙和鼻子火辣辣的,吸着鼻子问他:“宋北静说你不吃辣。”

“嗯,不吃,怕呛着。”说完就开始乐。

我朝他胳膊上拍了一巴掌:“兰让,你以后真别跟宋北静一块儿玩儿了,好好个人,愣是被传染成个神经病了你。”

从门口晃到楼上,五分钟的路我俩愣是晃了二十分钟,他站门口看我开门,我紧张地半天钥匙都插不进锁孔里。最后还是他拿了钥匙捅了进去,完了把钥匙放我手里的时候捏了捏我手指:“回去吧,你那工作估计又黄了,歇两天吧。”

我靠在门上竖着耳朵听见兰让的门开了又关上,没动静儿了才转过身准备换鞋,一扭头就看到拿着牙刷一嘴牙膏沫子的陈嘉站在身后:“我去!陈嘉你吓死我了!”

陈嘉凑过来趴门上听了听,完了啧啧了好几声:“陆艺,你中毒颇深啊,我看你是无药可救了啊。”

我拍了她屁股一巴掌:“就无药可救了,怎么着吧!”

“不怎么着,不过,陆艺啊……”

陈嘉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叹气:“你这喜欢上了谁就喜欢得智商直逼二百五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妹妹我真怕你吃亏啊。”

我懒得理她,把包子放桌上:“哎,给你买了包子,赶紧洗漱完了过来吃啊,要不一会儿该凉了。”

趴到床上我忽然就不想动了,是啊,我好像真挺喜欢兰让的,喜欢得恨不得每一分钟都黏他身上去。我在床上滚了滚,拿被子把自己卷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哎,这有点儿不好弄啊。

滚了一会儿,我竟然又把自己给滚睡着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手机吵醒的,我揉着眼睛摁了接听:“喂?”

兰让在那边儿挺低的笑了一声,笑得我身子都麻了:“睡着了?”

我呼一下坐了起来,缓了半晌:“啊!你醒了啊?饿吗?”

他声音里都是笑意:“饿啊,不过,陆艺啊,咱俩约会了三次,有两次都在吃饭,一次还枪林弹雨的,咱要不变变花样儿?我也好追人追得有诚意点儿啊。”

换了衣服出来我发现陈嘉已经不在了,冰箱上贴了张条儿:“我去上班啦!”

这死丫头,我有点儿心疼,就缓了这么一晚上就回血了啊。

兰让也换了一身儿运动服,我瞄了一眼他肩上的包:“下午了,你不会是要去爬山吧?”

他朝我伸了手过来:“去了就知道了。”

我低着头看了有半分钟兰让的手,手指可真长啊,还那么白,我还在心里头流口水,手已经被等的不耐烦的兰让抓着了:“这等您主动咱到地儿都没住的地方了。”

被兰让牵着手推上车的时候我还在发晕,脑子里还一直回荡着他刚刚那句话:没住的地方了没住的地方了没住的地方了……

脑子里轰轰轰乱响,跟有人放炮似得,放得还是二踢脚,震耳欲聋的,我把刚刚被他抓着的那只手蜷起来,侧过脸看着窗外,觉得耳朵都红了。

下一章 | 双人床


兰让:哈哈哈哈,阿加西我又回来啦~~~

我发现啊,最近看书的人好像少了很多哎,你们去哪里了呢呢呢呢……


更多作品推荐:

都市言情 |《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假如爱有天意》《时光回去,只愿未曾遇到你》

仙侠玄幻 |《六道轮回》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每周一、三、五上午十点更新,欢迎交流讨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虽然我们都是六点半下班,但是平常很少有人这个点走,害怕老大啊。今天突然想到了妈妈前几天说周末买个猪蹄,补补脸上的胶...
    流鼻涕de猪阅读 21评论 0 0
  • (写在卢苏师生作品展的开幕式前) 五年前,我得知阮老师师从卢苏老师学习书法已有多年,就鼓足勇气请阮老师教我...
    gzeagle阅读 64评论 1 2
  •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寄托灵魂阅读 70评论 0 0
  • 谢谢你在我不开心的时候逗我笑,谢谢你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给我安慰,谢谢你在我纠结的时候给我讲一大堆我不明白的道理。 ...
    深夜秒阅读 8评论 0 1
  •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昨天早上YY频道里晓燕分享了参加易效能时间管理天使班二十多天的收获,我之前也在...
    易道大明阅读 7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