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

今天,不是很开心。和L见了面,我叹了句。

是吗,心碎了,送只蜘蛛帮你补。

听完L先生的话,笑了。


L先生还是那个L先生,高中认识都现在似乎都没有变。

没有变的发型蓬松着,是法兰西的味;没有变的身高1米8,高高瘦瘦,依然是我口里的晾干了的毛巾的形象;没有变得挖苦口吻,前一句肖总后一句肖总,然后开着玩笑说肖总的大富贵银行要上市了吧;没有变的文艺气息,是真文艺,一旦扯起古诗词,就是个没完没了相互抓错漏的夜晚。

所以,总会觉得一直没有变。


那天晚上,在石牌桥等红绿灯。

如果翻开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看到这个红绿灯是世界上等待时间最长的红绿灯,我一点不会奇怪。

L就静静地站着。我抖抖腿,视线在车流间游移。

橘黄色的车灯,亮蓝色的车壳,对面也在等红灯的恋人抱在了一起,远方的巨大的广告牌正放着广本的广告。

转过身,看见了L。

这才发现原来L有一点点谢顶。衣衫单薄,还是回像高中一样微微发抖但死也不说冷,不再任何人面前示弱。

只是觉得倔强的L,一下子变老了。

或许吧,他是真的变老,但是一直不敢承认这就是我的想法。


大二的时候见L,拿出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笑着对我说:来,解一道双曲线函数。

大三间隔年回来,是L的大四,L考研了。是意料之外的事。

见他那副毫不在乎的神情,心里面知道:L不开心。

问L,你是不是还放不开高考。

沉默了良久,L应了声:嗯。

那时和L一个理科班。我是学渣,L是数学小王子。

就是连着几次大考试数学拿满分,老师都要请教他解法的那种。

语文也学得好,从名校过来的语文老师大赞L的文字里是哲味。是少有的赞赏。

高考的时候,鬼使神差,在彼此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们都报了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然后我去了A班,他去了次一点的B班。

并不是我突然变得那么优秀,而是L失手了。

好几次,相互开玩笑:你看,我高你几分,按某某老师的说法,高考一分就是一个档次。我足足高你几档了好吗?

其实,自己不敢拿这个说笑。只是,L总是不经意地提起。

高三那时,所有人都认为L是一朵游手好闲的忧郁奇葩。只是,自己心里偷偷明白,论努力,你们谁也比不上L。

就是那么一个偷偷努力的人,跟分数过不去,跟自己也过不去,所以一直倔强着。

只是,没想到他那声浅浅的嗯,每次想起都心感沉重。

只是,L,我也想送一只蜘蛛,去补你心里的裂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