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弗洛伊德——《这才是心理学》读书笔记之一

如同第一次观赏一部电影之后,你或许不记得整体的情节,只是为某些片段惊叹,被某些镜头击中,独自在脑海中回味不已,自悦自喜。我初读斯坦洛维奇的《这才是心理学》,就是这样的感受。

这本书的名字平淡无奇,就是他原来的名字:《对“伪心理学”说不》也并不动人。如果你只看外表,她似乎就是一个不起眼的灰姑娘。当初她靠什么吸引了我呢?或许最重要的是她的序言,一部分是作者的骄傲和尴尬,“尽管我很高兴这本书能有多次再版的机会,但令人遗憾的是,本书存在的原因仍和当初撰写本书第一版是完全一样。”——对于心理学:媒体误导大众,学生装满偏见。另一部分,则是作者的野心与自负:现代很多心理学的入门书介绍了心理学的方方面面的内容,历史,或者最新的研究,但唯独缺少对心理学的深入“理解”,这种理解建立在批判性思维的基础上,对于心理学的基本原理进行深度的说明,使得学生能够对所有的心理学相关信息作出独立的判断。最后,即使某些事实,某些大师某些理论被学生们忘的一干二净,他仍然可以凭借对心理学原理的理解来判断信息的可信度。因此,这本书是一本好的思维工具书。

我非常喜欢讲方法和原理的工具书,总希望多多收集,有备无患。于是毫不犹豫买它回家。但是这一次,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计划慢悠悠收藏普通工具一般把它们打包进我思维的后备箱里时,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柄重锤,这锤子桀骜不驯,毫不客气,直接砸向我。砸碎旧我的记忆,认知,还有自负。我哆嗦着重新站立,晃晃悠悠的读完了其他的章节,但是起初的头晕并未消失,它从开始,到最后,都在我脑海盘旋。

亲,该死的,你为什么要和弗洛伊德过不去呢?

第一章节,第一段标题:“弗洛伊德问题”。什么,“弗洛伊德”居然是一个问题?我是不是买到盗版书了?翻译错了?即使后人又作出了一些新成就,难道能抹杀他之前的贡献?难道不应该是“伟大的弗洛伊德先生的小小的美中不足之处吗?”岂有此理,作为心理学的开山鼻祖,被你这样的后生小辈取笑,成何体统?阳志平老师啊,你怎么能把这样的书介绍给我?

仅仅是一个标题,就成功的激起了我内心的滔天骇浪,启动了我的防御机制。这是怎么回事呢?——不得不说,弗洛伊德对我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高中时代,他是我的启蒙导师。是第一个带给我精神世界颠覆性理念的人。那个时候,我寻找学习考试之外的意义,虽然每天在教室仿佛被囚禁在监狱里一般。但是午休和周末阅读《精神分析引论》——如同吸毒,欲罢不能。似乎在阅读中我找到了自由。更重要的是,在经过了最彻底的幻灭之后,我经历了重生的喜悦。幻灭来至于自以为认识到真理:人类的每一个行为,都受潜意识的影响和控制。既然如此,人类自由意志何在?人生有何意义?我们都是盲目活在世界表层的动物么?重生却又来源于对同一套理论的另外理解,既然如此,我不能把自己的问题归咎于父母和老师,因为他们也是受潜意识的支配啊。我必须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同时,即使受支配又如何呢,既然我现在认识到这一点,就已经超越了很多人,我只要比他们受控制的程度浅一些就好了。况且还有荣格,还有阿德勒,他们一个拓宽了我对潜意识的理解,一个告诉我心理动力还有其他的可能性。这对我也安慰不小。之后,除了幸福心理学的课程之外,我再也没有专门阅读过心理学方面正规的教科书。但是弗洛伊德在我心中,一直有着最高的位置。我甚至一直以为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心理学家,就像牛顿在物理学中的地位一样。

你可想而知,我读第一章节的复杂感受,它毫不犹豫的挥刀砍向我的偶像——于是我也被砍的七零八落,遍体鳞伤。但是震惊过后,发现我竟然无从反驳。弗洛伊德,创建了很好的术语,复杂的概念,精妙的理论。但是他采用的方法,不具备主流心理学研究的典型特征,不具备可证伪性,数据不能很好被客观观察。简而言之,比起科学,更像玄学。他的工作,在现代心理学中,只占据小小的角落。在美国心理学会APA的54个分支机构里,都没有一个以“精神分析”直接命名的机构。这本书是讲方法和原理的书,弗洛伊德先生,对不起,在这里,你是一个负面典型。

我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意识到最重要的一点:我落伍了。高中时代自以为课外书比同龄人读的多一些,就好像已经掌握了一些真理。而当时所学的知识,到现在已经多年没有更新!如同书中208页里的批评一样,“外行人对其他卓越的心理学研究几乎一无所知”。而更加可怕的是,我一无所知还以为自己知道不少。

另外的一点是,重新看弗洛伊德,他的理论,非常符合个人心理学的脾气,——几乎可以完美解释一切。无论你表现如何,我都可以告诉你,这是因为你小时候受了某些创伤的缘故, 这是你潜意识的结果,或者性压抑了,或者本能受抑制了。。。这其实恰恰给人了一种虚幻的安全感。古代,宗教可以解释一切,人们依附于宗教解释。(无论你做了什么,神爱你,神原谅你)现代,人们或许愿意依附于大而全的似乎能解释一切的理论。(你的一切都是潜意思的问题,不是你的错,要错,也是人类全体的。你同样能被原谅。)却不愿意接受一种科学的渐进主义——承认自己的局限和无知,忍受错误,忍受不确定性,敢于把自己放置在“可证伪”的境地下,时刻准备修正自己,而这样,反而能更多的接近真相。

我想对于文学或思想而言,弗洛伊德或许还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但是就心理学或科学来说,我只能抱歉的在心里说一句,别了,弗洛伊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