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慌心不慌--2018-11-26

我今天下午三点半刚拿出水果准备吃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疑问:“咦?我这从哪时开始养成了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加餐的习惯的?有时候下班直接去游泳,需要提前补充能量倒是情理之中的,今天下班直接回家还加啥餐啊。”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就把拿出来的水果又收拾回抽屉了。

大约三点五十,临时接到通知说四点开会,我赶忙起身准备会前去趟洗手间,哎呀妈呀,这一起身的功夫犯病了:心脏莫名其妙的慌慌起来,不知道是房颤的老毛病犯了开始心慌还是今下午没加餐出现低血糖了开始心慌,总之,心慌难受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抓了把吃的放兜里,会议的整个过程我都在对我的心慌进行病因分析。

不慌不慌

以前心慌难受的时候到医院检查都说是房颤,正好老爹有几十年的房颤病史,所以我把自己病因归为遗传,顺理成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从上周听李老师说“单一归因、逻辑错误、因果颠倒”是人们都在犯的三个错误以后,我开始回忆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尤其是负面消极的看法,发现了许多问题,就拿这个房颤的归因来说吧,至少是犯了单一归因的错误。

从生理原因分析,可能是因为老爹的遗传也可能是与遗传没关系的发育过程中我的基因中某个片段出现了缺陷,使得它定期的出来捣乱,一捣乱就直接让我的心脏乱跳,吸引我对它足够的重视。

从心理原因分析,可能是我最近压力过大,身体免疫力下降变得敏感,所以一有个风吹草动的那个脆弱的基因就最先感知到,提醒我该放松减压了;还可能是我对这种没有实质内容的会议比较排斥,所以出现身体的症状来掩盖心理的想法。

从社会原因分析,我今天早上在网上买的梅林肉片货到了才发现与图片宣传不符,是退货还是换货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好。

因果思维,也就是把一个问题的产生归结为一个特定原因导致的,我们的思维就会固化,变得被动,有点坐吃等死的感觉。比如,我以前就感觉遗传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犯病了就好好休息呗,等这阵子过去了我依然可以活蹦乱跳的。虽然这种认命、接受的想法也有好处,使自己的心理不冲突,但是它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让人采取被动、消极的应对模式。

打破因果思维的定势,我看到了生理、心理和社会多个原因的交叉作用,更愿意从自己能够控制的角度来应对,变被动为主动。事不论大小,如果原因可控,是不是我们会翻身作了主人,瞬间找到掌控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月出流云阅读 27评论 0 0
  •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老爷爷,每次我路过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些什么,那时候的我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气球先生阅读 90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