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深夜里的彷徨与想象,都不过是梦一场

△于人间漩涡 拉住一个我. 只要有你,都觉得幸福△

                                                 2019年4月26日天气晴|子瑜曰第12话

前些日子看了《波西米亚狂想曲》,电影放完已经将近一点。


我意犹未尽地在脑海里回播那几句意蕴深长的前奏,走到窗前吸一口夏天的空气,太多情绪如鲠在喉,无法倾吐。


是很羡慕这样的状态,能够陷进一个事情里面去。

而我呢,做什么都是轻飘飘的,和人沟通不畅,为对方的钝感产生迟疑和无力。


路灯湿答答地将影子泅在地面,拖沓得让人心烦意乱。


怎么都不笔直。


怪月华太满,而我太不会装蒜。


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表达欲也渐渐丧失。

大多数人认为的成熟,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就算有看不惯的人事物也能静悄悄地走远。


而我却像弗雷迪一样,对有异心的人不假辞色,对背叛自己的人完全不留情面。


丝毫不给自己留后路。


但我没有给自己支撑的点。


尽管一直以来我都是独行侠,从来都不渴望谁做我的英雄。


但面对人性的阴暗面仍旧有恐慌,而后退以后,我也紧跟着掉下悬崖。


对方依旧站在边上冷眼看着,我的那把剑出了剑鞘,还没碰到对方胸口,就已由于我的犹疑和微小的期望被她一根手指移开剑锋。


她知道,我的期望占上风。我还是有弱点。


早晨收到一句迟到一年的道歉,或许是真心的,但当我看到那些字眼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早就不在乎了。


未出剑鞘就露出锋芒,被早有防备的人们察觉。


曾几何时,也以为喜怒不形于色是大人才应该有的风格,但时间过得太快了,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时间。

 

无非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中,让你在短暂的迷茫困惑中匆匆上路,被赶鸭子上架的局促包围着成长中的你我。


再也不把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当成单纯的代表动作,只是这样的过渡费尽心力,仿佛所有的人都开始八面玲珑,也不管你是否脸上的假笑多容易被人看穿。


该怎么说呢?总是提醒自己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越提醒,那种刺痛和憋屈更像一座泰山压在心上,无法自持地体会得更深刻。


可以轻易领悟旁观别人故事时的大道理,像这样,溺在其中的感觉就像在密闭空间里看着水位逐渐升高,等待从天而降的救赎,却又知道那种希望微乎其微。


庆幸自己还会游泳,濒临危险时唯一的慰藉或许是比别人好像能坚持得久那么一些。


可是又能坚持得了多久呢?


小时候爱玩赛车,抓着他的四驱兄弟座驾,能玩几分钟是几分钟,因为长辈的偏爱无从拥有其他的娱乐项目。


它们争先恐后地朝终点跑去,由于能动性小,几乎在出发那刻的速度决定了结局,谁先发动得快,谁就赢。


谁控制得更狠,谁就赢。

长大后大多情绪都只能依靠自己消化,对外面的世界看得越久,觉得自己越渺小。眼里慢慢放不下他人的更多影子,对陌生事物也没有旺盛的好奇心。


溺毙,在那些悲观的事实里。


但还是期待那扇门会打开,并不是什么乐观的因素起了速效,而是因为在四面涌上来充斥着低气压和垃圾的状态下,那是唯一的出口。


水带动着能量冲刷着那扇门,刷刷作响,而你只不过徒劳地在门边挣扎。

到最后,你终于发现,那些深夜里的彷徨与想象,都不过是梦一场。


或许你在那段时间里对她的期待、对他的恨铁不成钢,都源于你还对考验的人群依然带着希望。


但水位还是会不断上涨。


你,是选择原地等待,还是孤注一掷地朝唯一的出口冲撞?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5年10月,我受夏玉春邀请,前往合肥开展生命工作。最开始是因为玉春常常来南京上我的课,觉得很羡慕南京的同学,...
    许盛源阅读 738评论 0 5
  • 亲爱的晨晨,晚上我和你还有奶奶一起去大润发购买明天报名需要的物品,你很懂事的自己带了1元硬币,说要自己推手推车...
    钱秋锋阅读 73评论 0 4
  • 心跳异常 香港心跳异常 现象 手表使用香港卡用80端口连接到IM服务器出现心跳急剧下降到60秒的异 常 出现异常的...
    大大大大大先生阅读 53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