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夫的电动车

文/李小六六

01

“远看长城,它像一条长龙,”赵老师正站在讲台上读着《长城》,外面响起了巨大的轰隆声,

“在崇山峻岭之间蜿蜒盘旋。。。“赵老师停了下来,向外望去,“什么声音?”

“听声音像是飞机。”小胖一下站了起来,凳子划出了“噔”一声,双手按住桌子,探直了脖子往外边天上看,“老师,我们能出去看看嘛?”,眨着小眼睛,望着老师。

“去吧。我也去看看。”大伙一涌而出。我们班在三楼,楼下的操场已是黑压压一片,一场巨大的集会。

灰蒙蒙的天空下,六架军用直升飞机正由东向西怒吼而去。

那是04年,之前偶尔见个飞机,还是喷农药的小飞机。

我听我们老师说过我们市里有军用机场,但没有飞机训练。

一下六架军用直升机并排飞,对于我们这些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酸穷学生来说,搁现在,就如同见到了外星人一般。

我们都沉浸在惊奇与喜悦中,而老师更多充满了疑问:”活快半辈子了,都没见过这架势,真让人开眼。不过一下子这么多飞机,会不会有啥出事了?”


02

刚建厂的时候,没赶上好时候,效益提不上来,听说都快倒闭了。千禧年之后,赶上一波经济发展潮,厂子瞬间活过来了,四五年时间,成了市里出名的纳税大户。效益好,每年都能给所占土地的村子分一大笔红,村子里的人也多数在这化工厂上班。人是富裕了,环境却渐渐被糟蹋了,周围的人多数是铅超标,我舅舅就是那村先富后病的一帮人。

我大姨夫是这家化工厂的操作工,兢兢业业,慢慢生活也有了点起色。

我老爸是幼儿园烧锅炉工,着他那老式自行车为他上下班服务了十几年了,十几公里的路,又是烧锅炉工,每天天不亮就走,天黑好久才回来,只为保证在别人上班之时能有个温暖。他一直想换个电动的,天天骑车累不说,还费时间。可那得一大笔钱,为省点钱,供孩子们用,还是忍了。

大姨家生活渐好了,大姨夫就提议想买个电动车。新车骑回家了,邻居们都过来看看,图个新鲜,私下里也都琢磨买个,姨夫家显然成了新车展示会。姨夫也显得特有面子,每天上下班更是挺起胸膛,像极了那打完鸣的公鸡,神气!

不久,他们厂15周年厂庆,厂里为员工每人多发了半个月的工资,还购买一些旅行社团体套餐,员工只需掏个路费就可以。那报名的人黑压压一片,管这事的妹子是大姨夫他领导的表妹,大姨夫就找到领导,说点好话,留给了大姨夫两张票。


03

那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几辆大巴车驶入市中心路与前进路交叉口的友谊广场,等待着化工厂员工们。

不到七点,大家都陆陆续续到来了,唯独不见的是我大姨和大姨夫。

七点半,司机,导游急了。

那领导表妹那抱怨道:“哎,这票别人抢还抢不到呢,特地为他老刘留了两张,这就放鸽子了?”

大姨夫领导倒是挺担心:“老刘不是那样的人,挺准时的,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

又过了十几分,司机不耐烦了:“走了走了,等不来就不等了!”

几辆大巴车,撒开了腿朝着水库开去。


这边,大姨夫在那推着电动车,大姨跟在旁边,数落着他。

“瞧你买的破车,还没骑呢,就坏了,你说你昨晚喝什么酒?今天起晚了不说,还遇到这破车了,真是破事一堆!

都是你这破人惹得,我好好的旅游没法去了,钱也白交了!”

大姨夫没说话,叹口气,“要是这车子不出事,肯定能赶上!这破车怎么在这节骨眼出问题了。”

推车子走了一会,又停下来。这看看,那看看,紧紧接口,钥匙拧来拧去,显示屏还是不亮,“没问题呀,到底哪出问题了?!”

那时不像现在,到处都有修电动车的。俩人只能推着车子往市里赶,去卖车的地方做检修。

满头大汗的两位终于把车推到了店里,大姨破口就大喊道:“瞧你们卖的这破车,还没买几天呢,咋就坏了?你得陪我损失。”

卖车的老板,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从大姨夫的手里接过这辆车,一拧钥匙,显示屏亮了,再拧拧手把,呼呼的,车子就动了。

“你俩逗我玩呢?这不好好的,没毛病。”老板笑道。

“奇怪了,我俩推了一路,就是不动呀!怎么到这就好了? 奶奶的...”大姨夫,左手挠挠头,死活想不明白,给了它一脚,“奶奶的,害我旅游泡汤。”

“别踢了,又该踢坏了,可能接触不良吧......”那店主的说道。

大姨倒是反应过来了,“快走快走,去看看车走了没有”......


04

大姨家原来的村子因为厂区污染问题,被拆迁了,村里人搬迁到了市里的安置房。大姨花了一大笔钱,把家里的大部分家具,电器,厨卫等换了个遍,顺便还买了辆汽车。去年,我妈带我娶我大姨家串亲,大姨和我妈唠唠家常,我在一旁坐着玩手机,大姨夫见我没事干,便拉上我:“走,跟我洗车去。”

下了楼,他往给配的仓库走去,我心里纳闷,怎么不去开车呢?去仓库干嘛?一路,我也没说话,以为要去取什么东西。到了仓库,开开门,大姨夫推了辆老旧的电动车出来。

“走,去小区门口门岗,那有水管,把这车擦擦。”

“你是说是洗这车??我以为是你刚买那汽车呢。”

“不是,就是它。十几年了,也没舍得扔,舍不得呀!”

“为啥呀,这么破了?”

“你妈没跟你说过?”

“没....不,也可能说过...记不起来了.”

“确实小,十几年了,它呀,那年救了我和你大姨命。”,大姨夫点支烟,深吸一口,

“你还记得十几年前水库翻船的事件吗?我领导,还有好多工友就在那场事故中去了。你说巧不巧,就在出发的那天早上,我带着你大姨一起去集合地点,半道上这车就无缘无故不跑了,刚到卖电动车店里,它奶奶的,又神奇的好了!那店主说可能是接触不良,可又不知道接触不良。出邪了,之后好再也见过这种接触不良,顶多是胎破了,补补胎,换换电瓶。

回来之后,你大姨还一直埋怨我,第二天早上,你大姨就不吵吵了!电视上新闻出来了,前晚他们在水库,坐游览船,返航的时候,突然遇到7级以上暴风,其中一艘船颠覆沉没,救了几天,只有二十个人活了下来,其他的都失踪了。几十个朝夕相处的工友呀,说没就没了!你说悬不悬?”,大姨夫脸紧绷着,又略带点微笑,尴尬而又侥幸的淡笑。

我突然想起了那一幕,六架军用直升飞机的轰隆声打破了赵老师的课堂,只是不知道那飞机上坐的是视察的官员还是救援人员,或者是别的......

“后来我就想啊,这肯定是老天眷顾我呀,我就找了个大仙算了算,让我给那车子烧几把香火。

我回来,就把这车子供了起来,不怕你笑话,上香的时候,我噗通跪下去磕了三个头,你大姨当时也惊呆了,不过也没说啥,心里都明白她。。。

你说,我能舍得卖?”

原来那年同学们之间传的给电动车磕头的人居然是我大姨夫,我也乐呵呵的一笑,赶紧仔仔细细擦起车子来。

“擦完了,走坐上带你菜市场,一会该做饭了,买点菜去。看看这宝贝还行不行!”

“好嘞!”

大姨夫骑上锃亮锃亮的老车,载着我,拧起手把,溜得一声就在马路上狂奔起来......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回想前天晚上的目标和使命,映像最深的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跟精油很像,会根据每个人的特质形成不同的...
    甜心教主阅读 33评论 0 0
  • 1.屁股决定脑袋 在做一件事之前你必须要替自己设置好高度,只有这样你才能让自己的脑袋更好地去想办法,去行动。比如你...
    绿妖精的尾巴阅读 161评论 0 0
  • 懂,是一种简简单单的感动,懂得你的眼泪,给你最暖的安慰;深知你的憔悴,怪你为何不知疲惫。 懂,是一种难言的柔情,入...
    peter_621f阅读 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