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您欠我一个微笑

文/愤斗小乌

2017.8.24  星期四  晴

一生的梦想

上图中的温馨画面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这是父爱的一个日常举动,很多小伙伴应该都有过这种待遇;陌生是因为我从不知道那是怎样一个高度,会看到什么不一样的风景?

那年我七岁,大弟弟五岁,小弟弟刚出生,爸爸生病了。

为了方便看病,爸爸去另一个县城的亲戚家借住,家里只剩下妈妈和我们姐弟三人。

妈妈为了维持生活,养了两只羊。那时正值夏天,地里的各种杂草很旺盛,每天下午,妈妈都会叫上五岁的大弟弟去放羊,七岁的我留在家里抱看只有几个月的小弟弟。

大弟弟身体瘦弱,牵着羊的绳子有时会被挣脱,羊儿便会跑出老远,妈妈费很大劲儿才能追回来,闯了祸的弟弟免不了要受一顿打骂。

只有几个月的小弟弟不知是饿了还是想妈妈了,每到黄昏时就一直哭闹,我抱着他站在炕上来回地走,眼巴巴地望着窗外妈妈回来的那条小路,实在哄不住小弟弟了,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就这样熬过了整个夏天,等到了开学的秋天。

那一天,我背着粉色的小书包像往常一样走进院子,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爸爸。

兴奋地大叫了一声“大”!

爸爸面向东南站着,满面愁容,像没看到我,没听到我的声音一样,没给我任何回应。

我立刻停止了笑,低下了头,忍住了泪,走进了屋里。

从那时候起,我有了童年的记忆,记忆中有妈妈的勤劳辛苦,大弟弟的瘦弱淘气,小弟弟的哭闹可爱,唯独没有爸爸的微笑。

直到现在,那以我落寞失望收场的一幕,还是会经常出现在脑海中,心还是会很痛,眼里还是会有泪,它像一个魔鬼一样折磨了我28年,从未间断。

有时候,很想问爸爸一声:给一个只有七岁,整个夏天没见到爸爸的女儿笑一个很难吗?

哪怕只是一个微笑,只是简单的对着女儿点个头,只是“嗯”一声很难吗?

我始终没能问出口,当然也没有得到答案。

其实,对爸爸并不是恨,只是在爸爸没有回应我的那个瞬间起,我就失去了“爱”的能力。

现在,虽然已经人到中年,有时候很想去关心父母,说一些贴心肉麻的话,给父母一个温暖的搀扶,可是怎么也做不到,明知父母也有那样的需要,就是说不出口,伸不出手,这是我一生的缺陷。

假如时光倒流

假如您对我笑了

假如您一把把我抱起

假如您狠狠地亲一口我的脸蛋

假如您用自行车带过我一次

假如您背过我一次

假如您拉着我的手走过一次泥泞小路

我也许不会像现在这般沉默、自卑、惶恐、极度缺乏安全感,甚至精神分裂。

即使这样,爸爸,我依然爱您,看到您的满头白发我依然心疼不舍,只求时光慢些,再慢些。

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无法撼动,我依然是您从不会撒娇,从不敢大声哭泣的女儿。

只是,爸爸,如果有来生,您还是爸爸,我还是女儿,您能给女儿一个大大的微笑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