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控制孩子

收拾旧信件,看到一封弟弟写给我的信。

云姐:近好!

只怕早已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了吧?姐夫小睿还好吗?经常回去了家里吗?家里的一切情况怎么样?爸妈的身体还好吧?

今天是我离开家里刚好一个月的日子,在这段“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第一次离家几千里的日子里,我是十分思念家里,这种感觉是在宜丰做事时不曾有过。

老板对我们很好,开始上班时就预付了100元。前一段日子又预付了100元。老板曾用过四川人和湖南人,他说“只有江西人比较聪明,学起来进步较快”。和我们一起上班的也有几个是惠州人,现在我们都很熟悉了。只是惠州语听不太懂,不过,他们也说我们的话比英语还难懂。

好,就此搁笔。祝健康愉快。

                              弟:朱高基

                              1993年2月26日晚

来信邮:广东惠州市下角东路三巷11号侨利针织有限公司    雷红霞      邮编516001

看完这封信,我努力回忆,终是回忆不起,真的一点点印象都没有了跟弟弟通信往来的事。

拍照发给弟弟,弟弟回:写信的那个人当年意气风发,阅读的这个人已垂垂老矣。

我:当年你才22岁嘛,当然意气风发;当年的姐姐也才27岁,也是意气风发的年龄。今天的姐姐也是垂垂老矣。

我:一点都不记得你写过信给我,肯定回了信给你吧。

弟弟:忘了,连写给你的信都没印象了。信里的老板依稀还有影子,这封信比璐瑶还大几个月。

毕竟二十八年过去,忘记通信这件小事也是完全可能的。弟弟提到璐瑶,他的大女儿,我的侄女,往事一下子浮现在眼前。璐瑶出生那一幕恍若昨日,清清楚楚来到面前。

哦,那时候的我,比现在的璐瑶还小一岁。弟媳艳莉进产房,我带着两岁的儿子在产房外等候。弟弟远在惠州打工,在产房外等候的还有我爸爸妈妈。接生医生突然叫我进去帮忙,璐瑶已经落地,医生把刚出生的小婴儿交我手上,她处理产妇伤口。

现在有点想不明白,当年镇上卫生院医生接生,居然没有助手。我双手捧着小婴儿,可笑的一幕发生了。两岁两个月的儿子应该是紧随着我走进产房的,他见我抱着婴儿,就地往地上一躺,双眼瞅着我,也不哭。就那么瞅着我,大眼睛忽闪忽闪:妈妈,我要你抱!你不能去抱别人!

这个镜头,一辈子都忘不了。我的亲爱的儿子,在两岁两个月的时候,看见我抱了他刚出生的表妹,吃醋了,躺在地上,只拿大眼晴瞅着我。

转过年来,璐瑶半岁,弟媳和弟弟一起出远门打工。从此璐瑶基本上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读幼儿园,读小学,读中学,直至步入社会。

璐瑶6岁时,我离开老家,调到另一所中学教书,回去的机会不多。每每母亲带了璐瑶来走动,或者我偶尔回老家,看到的是一位落寞的小姑娘。

父亲告诉我,为了璐瑶的学习,母亲放弃了每晚的电视,全身心扑在孙女儿身上,陪做作业,检查作业。那时,我隐隐感觉不很对头。

暑假里,和堂姐表哥表弟一起玩,璐瑶是最少言语的那个。但也很开心,有了玩伴,不再是独自一个。

管得太严的孩子总是怯懦,璐瑶的童年时代慢慢走过。小学高年级,父母常说她表面上老实,骨子里并非如此。和同学们玩得起飞,也会给班主任写信,人际交往中十分主动。

父母年事渐高,怕管不了,作主把璐瑶送入私立学校读初中。哪知愈发调皮,成绩一落千丈。又把她转到公立学校,希望换个环境能认真读书。然而在母亲既溺爱又严管之下,叛逆期发展到夜不归宿,初中差不多读不完。

小小年纪踏入社会,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跟家人在一起几乎无话可说。

所幸十多年过去,终于成长起来,变得成熟,懂事。看到读初二的妹妹羽洁,说今天羽洁,就是当年的她。

“大姑姑,你知道吧,奶奶那种控制,使劲地控制。”

我说我知道的,父母对我的控制,虽然没有达到你这个程度,毕竟,我兄弟姊妹多,没有精力过于控制。但是,我的少年时代乃至青年时代甚至现在人到中年,仍然感受到了父母的控制,对父母畏多于敬。

当年弟弟和弟媳离婚的时候,璐瑶读小学三年级。至今还记得弟媳打电话给我:“大姐,你能不能劝一下妈妈,让璐瑶跟我?”我也是母亲,理解弟媳想要女儿这片心。

我劝说妈妈让她们母女在一起,母亲一句话就打发了我:“怎么能让我们家的孩子流落在外?”还有一句就是:“她懂什么?她会管孩子的学习吗?”

让人家母女一起,居然叫做“我们家的孩子流落在外”,任我怎么跟她讲道理,根本讲不进。

“有奶奶陪着你学习,你应该感到幸福啊。奶奶陪你打羽毛球,奶奶买书给你看,奶奶买好吃的给你,多幸福!”

孩子想念母亲,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吧。怎么可能只需要奶奶的陪伴?奶奶的陪伴能使孩子的感情世界完美无缺?明知妈妈就在不远,却不能相见,她能充满幸福感?

“妈妈,你为什么不带我?”不记得哪一次,她们母女短暂相见,听见璐瑶问弟媳,我的心里,酸到不行。

越是不让孩子出去,孩子越要出去。孩子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控制得越厉害的孩子,其叛逆期之叛逆越激烈。我们五兄妹的孩子,璐瑶的叛逆之激烈,令人震惊。

记得有一个双休,璐瑶要出去,我爸爸妈妈不让,把门反锁了。结果璐瑶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切菜刀,对着窗户一阵乱砍,把他们两个吓坏了,这才开了门让她走。这一走又是多少天不回家。

记得儿子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暑假的一天下午去游泳,回来跟我说:“妈妈,我认识了一个小朋友,他说很羡慕我。因为我跟他说我妈妈不管我的,我想游多久就游多久。他妈妈只让他游二十分钟。”

给孩子足够的自由,反而会更恋家;越是把孩子绑在家里,孩子越发向往外面的世界。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给孩子造成无法治愈的伤害。

教育是复杂的,但是永远不把孩子当私有财产,永远尊重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独立的人,就不会去控制ta。观察,引导,助力,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不说有多么完美吧,至少是正常生长,不至于伤痕累累。可是,当今有多少孩子是在控制之下慢慢长大,真的令人心痛。回溯侄女璐瑶的成长之路,不能不令人警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收拾旧信件,看到一封弟弟写给我的信。 云姐:近好! 只怕早已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了吧?姐夫小睿还好吗?经常回去了家里吗...
    河畔小屋阅读 103评论 0 4
  • 当年弟弟和弟媳离婚的时候,璐瑶读小学三年级。至今还记得弟媳打电话给我:“大姐,你能不能劝一下妈妈,让璐瑶跟我?”我...
    河畔小屋阅读 84评论 0 6
  • 想起侄女璐瑶在母亲身边长大的日子,没有玩伴,没有游戏,只有一件事:学习,孤独地长成十三四岁豆蔻年华。 豆蔻年华,多...
    河畔小屋阅读 71评论 0 4
  • 那天,清明节,一家人去老家,给祖先扫墓。返回县城,一路上小侄女一直缠着她妈妈,不要去县城读书,要在妈妈身边读书,保...
    河畔小屋阅读 70评论 0 4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6,113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