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6)

八十六 美好未完

    多年后的某个阴雨迷蒙天,是一年一次,夜龙心的忌日。

    月牙儿早早准备好了祭奠的东西,换了一身月白衣裙,简简单单挽起了一个妇人的发髻,密密沉沉的乌亮秀发垂于脑后,不带任何饰物,美得清雅脱俗。

    “娘,我也要去。”周莫柔已经是个七岁的大姑娘了,每年夜龙心的忌日,她都会跟着月牙儿上山祭拜那个她不曾谋面的舅舅。

    夜龙心的存在对于她而言一点也不陌生,他的故事常常会听家里人说起。

    “柔柔乖,今天下雨路滑,你在家等娘回来好不好?”月牙儿忘了一眼窗外织得细密的雨,心头没来由的一阵酸楚,这个天气和夜龙心下葬的那天一模一样。

    周莫柔轻轻扯扯娘的衣角,不强求也不耍赖,睁着水汪汪一对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月牙儿。七年的祭日,她从出生以来就没落下过一回,她记得娘总抱着她,在舅舅坟前坐很久,说好多好多话。

    “爹爹回来了会给柔柔带好吃的东西,柔柔要不要等爹爹呀?”月牙儿蹲下身子,挽起莫柔的小手。

    “娘,上回去和舅舅说好的,今年柔柔还去看他,我不想食言。”莫柔瘪着嘴角,快哭的样子,“柔柔很乖的,不用娘抱,还能帮娘拿东西。”

    “好好好,和娘一块去,东西不用你拿,你只要管好自己,小心走好山路就是了。”月牙儿把包裹打了好几层,以防香烛沾水,牵上了莫柔,打着伞往山上的墓地而去。

    夜龙心一路远远看着这对步履维艰的母女,看着她们泥泞了的绣花鞋,看着她们被打湿的半边肩膀,他心疼却忍耐着。

    这些年,一直蛰伏在浔南镇,让他学会了这样的忍耐,要长久守护在月牙儿身边,就不能为了这些琐事显露行迹。

    七年来,他看着月牙儿辛苦的怀孕生子,看着她从孩子气的少女变成温婉娴熟的少妇,从一个事事需要别人照顾的公主变成事无巨细都要照顾孩子的母亲,看着周允桀对她的无度宠溺,就像在看一场梦境的演出,跟着故事喜怒哀乐,却不能插手,他怕他会破坏这美好的一切。

    到墓地的时候,雨止起雾,层层白色的水汽像是故意留住来人脚步,温柔地盘旋在山路上,遮挡了视线。

    月牙儿点起了香烛,蔓延出一股淡淡的思念的气味,包裹里还有好些精致好吃的糕点,都是她自己最喜欢吃的。以前夜龙心会帮她买来,而现在她自己都一一会做了。

    说来惭愧,她细细想来,根本不知道,她的龙心哥哥喜欢吃什么,所以她只能依着自己的喜好,做了好吃的,也算是一种共同的念想。 

    “娘,舅舅喜欢这些吗?”莫柔蹲在墓碑边,护着烛火不被风和潮气熄灭,一边看着那一叠好看的甜点,“爹爹不是说,这是女孩子喜欢的吗?”

    月牙儿掏出手帕,一个字一个字擦拭着墓碑上的碑文,“那些是娘喜欢的。”

    莫柔不说话了,乖巧懂事如她,已看见月牙儿眼里蒙上了和山里一样的雾气。

    母女俩就这么静静地守在夜龙心的墓边,各有所思,这画面在夜龙心看来,美得和仙境一样。

    待到香烛燃尽,月牙儿才拿了一块水晶桃花糕给莫柔,自己对着夜龙心的墓碑出神。她记得自己出阁时的早点就是它,永远也忘不了那时候的味道,新嫁娘的雀跃与甜蜜,让她觉得世界都如桃花糕般美好,可仅隔一日就让她承受了失去至亲的悲痛。

    生活和生命就是这样子,挂在天边的皎洁新月,人们看的见得是她光明面的美好,而她漂亮的弯钩形状正是由另一大半的黑暗面促成。

    “柔柔,我们回家吧。”月牙儿拉回神思,对着墓碑微微笑了笑。

    身后没有传来周莫柔的回答,月牙儿回过头去,刚才蹲在她身后的莫柔已不见了踪影,只剩飘渺雾气缭绕。

    “柔柔!柔柔!”月牙儿心头一惊,慌乱地站起身,四处寻找莫柔的踪迹,喊声从开始的大声疾呼变作了带着哭腔的悲鸣。

    就在月牙儿出神的片刻间,周莫柔脚下一滑,直接摔下了旁边的山崖,嘴里塞着桃花糕的她连呼叫都没来得及,就已身悬空中,命悬一线了。

    就在即将坠落崖底时,一道黑色的身影,苍鹰般掠过她的头顶,瞬间又以破竹之势俯冲直下,稳稳地把她捞到怀里,安全落地。

    周莫柔眨了眨眼睛,喘平了一口气,咽下满口香甜的食物,仰起头看着紧紧把她箍在臂弯中的人,“你是夜龙心吗?”她记得妈妈和她说过的,所有关于夜龙心的故事,眼前人的样子和她心里杜撰出来的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夜龙心眼底闪过一丝不解的诧异,又瞬息平复。他看着周莫柔满眼的纯净甘甜,如同看到了月牙儿小时候的模样,忍不住回答了她的问话,“是,你怎么猜到的?”

    “娘告诉我的,你和我想得一模一样?”她笑了起来,旋起的酒窝,弯弯的眼睛,丝毫没有月牙儿小时候那种倔强和忧伤。

    “可是,娘说你过世很久了?你是鬼魂吗?”周莫柔摸了摸夜龙心的胸膛,能摸到心跳,身体却是冷的。

    “你不害怕吗?”夜龙心坐在一块岩石上,把莫柔抱于膝头,清冷的眉宇间不知觉地透出温暖的神色。

    “不怕,娘说你是为了保护我们才死的,而且我一直想见你。”莫柔乖乖坐着,“娘也想。”

    夜龙心的心头有些刺痛,他想起了月牙儿躲在周允桀怀里哭的样子。

    “这个痛吗?”她软软的手忽然摸着夜龙心胸口的伤疤。

    他低头发现,刚才急着救莫柔,衣襟散乱还不自知,那骇人的疤痕丑陋不堪,他怕吓到孩子,伸手挡了挡,却看见莫柔眼里关切的神情,他想起了月牙儿成亲的那晚,也是这样满眼担忧的看着他问他,难不难受,“痛,当时很痛。不过现在全好了。”

    “这个,给你吃。”莫柔伸手递出那块已被她捏的面目全非的桃花糕,“娘说你喜欢,每年都带着个祭奠你。”

    夜龙心无奈地一笑,他哪里喜欢吃这些女孩子的东西,但他还是接过来塞满了嘴,那香甜的味道比烈酒还醉人。

    若不是怕月牙儿和周允桀担心,夜龙心好想和莫柔再聊一会天,在孩子面前,人的轻松自在是种解脱的享受,“我送你回去吧。”他依依不舍地揉了揉她耳边茸茸的碎发。

    “我还能再见你吗?”周莫柔竟勾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夜龙心踌躇了半天。

    “我不怕你,真的,你是鬼魂我也不怕,我想再见到你。”莫柔忽闪着眼里的点点泪光。

    “可以。”就像夜龙心从来不曾拒绝月牙儿的任何任性妄为的要求,莫柔也是他的软肋,“但你不能告诉别人,好不好?”

    “为什么?”

    “我只想静静地看着你娘幸福,不去打扰。”

    “好,我们说定了。”

    夜龙心送周莫柔上山的时候,雾已散了大半。

    他们站得远远地,看着几乎整个浔南镇的人漫山遍野地寻找周莫柔的踪迹,他看见哭成泪人的月牙儿和身边焦急得和平如判若两人的周允桀。

    “我要走了,爹娘伤心了。”莫柔松开了夜龙心的手,朝人群跑了几步,忽又回头张望,已不见他的身影,但她心里清楚,一定再会相见。

    夜龙心一如往常躲在人所不及之处,看着孩子回到父母身边,温情美好依旧继续着。

(正文完结,还有一篇番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