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兽传:凤凰梨落曲线退婚

字数 7796阅读 404

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山海经·南山经》


1

梨落降生时,整座丹穴山被金色的霞光笼罩,大殿金碧辉煌。四方百兽来贺,千树万树梨花盛开,将而又簌簌坠落,好似漫天飞雪,一片片雪白被霞光映衬的金光闪闪,煞是壮观。凤凰大神因此给她取名梨落。

梨落降生时与往常婴孩不同,她一声都未啼哭,安静睁着的眼窝下,是一双清澈深邃的金色眼眸。寻常的凤凰,毛色是五彩缤纷的,而梨落,却是身披金色的霞光。

族人都说,这是千年难遇的祥瑞之兆,这降生之人,必将洪福齐天。

梨落在祥和安乐的丹穴山无忧度过了上千年,在师父和长老的悉心照料下研习术法。由于天资聪颖,法术一日千里,不久,梨落便已是丹穴山榜上有名的高手。

在梨落即将成年之际,族中长辈们自作主张,和天龙大神商量,将梨落许配给了那天龙之子灜觉为妻。

天龙一族居于南海以南的龙潭,天龙大神作为开天辟地时女娲座下第一神兽,法力无边。其子灜觉,比梨落大三百岁,也是难得的法术奇才,与梨落实属般配。

梨落第一次见灜觉,是在天龙大神的万岁寿宴上。梨落熬不住宴会上无聊的觥筹交错、你来我往,一个人偷偷从宴席上跑出来,在后院的池塘边喂鱼。不远处的凉亭里,一红衣男子正独自端着酒壶饮酒,梨落在宴席上见过他,在所有人都虚情假意、言笑晏晏的时候,他和自己一样,无聊的东瞧瞧西看看,估摸着也是按捺不住,跑出来透气。

抱着莫名惺惺相惜的心情,梨落走向了他。

“别再妄想用什么馊主意靠近我,我对女人不感兴趣。”这是灜觉对梨落说的第一句话。

正欲打招呼的梨落猛地停住步子,想着对方似乎误会了什么。才第一次见面,就光明正大的听了如此大信息量的秘密,还是自爆,梨落有些懵圈。

可是此刻真的好想冲进人堆里大喊一声,嘿,快来看呐,这里有个断袖哎。

梨落强烈控制住自己内心想要分享的欲望,用余光瞄了眼周围,立刻收到藏匿在各个角落里宾客女眷投射过来的火辣目光,这才恍然大悟。

“大兄弟,自信是好事,自负就是你的不对了。”梨落边说边豪迈的拍了拍灜觉的肩膀,随手拿了他身旁的一壶酒,仰头一口喝下。

灜觉这才回头细看,发现走近的并非女子,只是一身材纤瘦,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的男子罢了。此时这男子正对着自己一脸讪笑,心想糟糕,刚刚没仔细看说错话了,这丫不会因为我那句话误以为自己有什么特殊嗜好看上我了吧。

梨落看灜觉投射过来的目光便知道他在思忖什么,拍了拍胸脯说道,“这位兄台你放心,本公子对断袖也是万万不感兴趣的。”说完又拿起灜觉放在石桌上的一壶美酒,挥着衣袖洒脱的离开了。

唉,还以为会是有趣的人,却不料只是个断袖自恋狂。


2

最重要的宴会傍晚将在天龙山山顶的醒觉宫举行,届时只有身份尊贵的宾客和天龙族的人可以参加,约莫着不过几十人。凤凰一族作为即将和亲的贵客,几位年长的长老和梨落自然是要留下的,余下的,是各族的大神及家眷,然后便是天龙族的天龙大神以及他妻儿。

眼看着黄昏时分,族人大多吃饱喝足打道回府,梨落却被师父拉住,非要参加完傍晚的宴会才能回去,她就觉得头疼无比。

白日里的宴会已经是百无聊赖,好在人多眼杂可以跑出去透透气,这晚宴,人少不说,还都是抛头露脸的大人物,自己一只小小的凤凰,为何非要凑这热闹,况且吃力不讨好的,这种宴会大多吃不饱还拘谨,指不定还被拉出来表演个节目取个乐子。

“梨落!赶紧给我梳妆打扮换身衣服,一个姑娘家家的,成天穿成男人样子成何体统!”看着瞪圆了眼睛的大长老,梨落撇撇嘴只能照办。

哼,封建思想的糟粕。前天明明还说姑娘家家的不应该抛头露面,我都穿了几百年男装了,也没见你数落过。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呐。

被迫穿上华丽的服饰,化上厚重的妆,头上的头饰险些压得梨落快要喘不过气来。

真要穿这玩意儿参加晚宴,只怕是中途脖子都会折掉吧。

不情不愿的尾随着长辈们入了那醒觉宫,四周辉煌明亮的灯火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只见那天龙大神一席黄衣在中央正襟危坐,眉眼之间的肃穆让人不觉敬重几分。

等等,旁边那个大红色衣服的,是那断袖?竟然是天龙族长子,好险好险,自己白日里是男装,否则被认出来,怕是全完了。

等到宾客全部落座,酒菜瓜果上齐,天龙大神这才慢悠悠起身,举起桌上倒满酒的桂樽。

“承蒙四方贵客千里迢迢来参加本君的生辰,生辰是小事,事实上,是因为这次有一件异兽界的大事要宣布,故才发了帖子召集大家前来。本君年纪大了,也是时候享享天伦之乐,往后天龙一族的事情,便全权交给我儿灜觉处理了,我和妻子,就搬去后山,享清福去了。”

众人听罢一片哗然。先不说这天龙大神曾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实属异兽界实力派第一,况且才万岁而已,年纪也不是很大吧,怎么突然就要归隐过平凡生活去了呢?

就在众人还在叽叽喳喳讨论之际,天龙大神又宣布了第二件事情。

“这第二件大事,便是我儿灜觉的婚事,听闻凤凰一族千年前产下一女,资质聪慧,出生之时带有祥瑞之兆。如今,灜觉与凤凰族公主也到了婚配的年纪。因此,我和凤凰族的各位长老一致同意,凤凰梨落和我儿灜觉结为夫妻,这婚礼,我看就在下月初举行吧。”

听完天龙大神的话,梨落只觉五雷轰顶。天呐,大神你知道你们家儿子是断袖吗?

不远处的灜觉侧过头打量了一眼郑重装扮的梨落,也是默默地叹了口气。身居此位,婚姻大事,终究是不能自己做主了。


3

婚礼定在下月初八,用大长老的话说就是,初八初八,咔咔就是发。然后顾不上黑着脸的梨落百般抵抗,直接无视的把她押回了家。

梨落委屈极了,一回家便找母亲诉苦。

“娘啊,你知道吗?那灜觉可是断袖,断袖啊!你忍心你的女儿这往后的几十万年和一个断袖过日子吗?”

“休得胡说,那灜觉看上去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我看,也只有那样的人能配得上我优秀的女儿。你不要为了逃避婚事造谣啊,那天龙一族我们也是惹不起的。”

“爹啊!女儿还小,只想陪在你和娘亲身边,还不想嫁人!您帮帮我啊。”

“都一千岁了还小什么小,长老们和大家都是为了你好,况且这天龙族的实力强盛,也是唯一可与我们凤凰一族比拟的异兽族,你嫁过去,这辈子必然安然无忧,爹也是为你好才答应这门婚事的。”

“......”

梨落见大家都中邪了似的冥顽不灵,只得跑去找师父评理。

从小最疼梨落的便是师父,却没想到,连师父都说遍了那灜觉的好话,劝梨落安心嫁过去。梨落心灰意冷。看来这事,只能靠自己解决了。


4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梨落便穿着男装溜出了丹穴山。她打算去找那灜觉,给他介绍无数天下美男子,让他知道在一棵不合心意的歪脖子树上吊死,是万万不行的,远看群山,遍山遍野的野花,不采多可惜不是。

龙潭正在招收打扫后院的小厮,梨落因为皮相不错,谦卑又能言善辩,被分配去沐阳宫做高级小厮,这沐阳宫,恰巧是灜觉的居所。

这几日,梨落除了勤勤恳恳的打杂,还孜孜不倦的在附近物色皮相不错的小白脸。最明显的结果就是现在整个后院的小厮之间都在谣传,新来的高级小厮是个饥渴的断袖,大家要万分小心。

这一日,灜觉从书房出来,便撞见梨落拉着一柔柔弱弱的男子迎面走来。灜觉感觉面前这来势汹汹的男子有些眼熟,却一下子也想不起来。

“嘿,灜觉,你觉得他怎么样,他喜欢你很久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把他纳入后宫。”

后来梨落每每想起,都觉得这件事确实是自己做的太过鲁莽了,没想到那灜觉如此不给面子。把梨落上下打量了一番,一副幡然醒悟的模样,然后翻了一个巨型白眼,赐了个滚字,便匆匆离去。

不过至少这次尝试得出了一个更精准的结论,那灜觉不仅是断袖,喜欢的还是英武健壮类的,唉,早知道上次就不找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小白脸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梨落这次找来了看门的武将大哥,那身材,咳咳,胳膊比自己大腿还粗几分。

火急火燎的赶去找灜觉,却撞见灜觉正在和一女子在凉亭聊天。

那女子身着鹅黄色素衣,头发简单的挽在脑后,未施粉黛,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嘴角还有浅浅的梨涡。灜觉在她对面,难得的矜持,眼波里温柔的都快溢出水来。

梨落总算知道这件事的问题出在哪了,根本不是性取向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啊。

说来真是松了一大口气,这样一来,事情岂不是好办得多。

梨落歉疚的放开了门将大哥,看着他吓得一溜烟跑出几十米,站在原地扶着额,心想该怎么让退婚这件事情来得更为猛烈。


5

眼看着婚期越来越近,师父迟早会想办法找到自己,一直没有风声,不过是师父老人家留给自己争取喘气放肆的时间罢了。

梨落想起那日灜觉和那鹅黄色衣服的姑娘扭扭捏捏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丫平日里那么嚣张跋扈,怎么在感情这件事上这么猥琐。不行,自己要帮他们烧一把火才行。

梨落一大早便守在灜觉的大殿门口,只等灜觉出来便找他说清楚。却等到太阳快把自己晒成肉干也没能等到他。跟丫鬟一打听,才知道昨夜灜觉被天龙大神叫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梨落转而偷偷打听了那日鹅黄色衣服女子的下落,往宫外走去。

原来那鹅黄色衣服女子名唤青鸾,是天龙山下小木屋的主人,据说三百年前,妖族入侵,灜觉被逼至山崖边,终是寡不敌众,从山崖上坠落。好在被一棵树挂住衣服,后来,是采药路过的青鸾救了她,将他藏在隐蔽的山洞里,悉心照顾数月,还因为给灜觉采药伤了胳膊。后来灜觉伤势好了大半,天龙大神也将敌军打退,灜觉才带着青鸾回龙潭医治受伤的手臂。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手臂落下了残疾,从此以后无法再使力拿稍重一些的东西。

大概是那时候,灜觉对青鸾产生了情愫,两情相悦。天龙大神视那女子为灜觉的救命恩人,赏赐她无数奇珍异宝任由她挑选,青鸾却是一一回绝。只是一个人,就那么回到了山下的小木屋居住。

天龙一族历来重视门当户对,断不可能让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和灜觉成婚,虽然灜觉没有提过,天龙大神却是察觉到什么,早早撂下狠话,让灜觉非异兽族尊贵身份之人不娶。

之后,天龙大神明里暗里对外放话,我儿成年了,我儿该娶妻了,众族大神家里如有合适的女儿,都可以考虑考虑了。

就这样,梨落被爹妈和众长老推下了这个深深的火坑。


6

听闻最近宫里新招收了一位医术不凡的异族大夫,灜觉便找了报恩的理由,三番两次求他爹把青鸾姑娘接来医治手臂。天龙大神也是心软,想到都已经做了棒打鸳鸯的事,如果还让人姑娘的手臂落个终身残疾,也实在是不忍,便找人接来了青鸾,安排了厢房让她住下。就这样,灜觉三天两头的往青鸾院子跑,这下好了,在天龙大神的眼皮子底下逍遥法外,终于被逮住了。

梨落走到一处小院落,见那日凉亭的鹅黄色衣服女子正在浇花,便走上前去。

“请问是否是青鸾姑娘?”

青鸾抬头,见来人是一穿着男装的明眸皓齿的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澄澈明朗,让人过目不忘。

“请问这位姑娘找我何事?”

“咦?你怎么看出来我是女扮男装的?”梨落说完拍了拍自己一马平川的胸脯,又仔仔细细摸了摸自己的脸。

“噗,姑娘别误会,我只是看姑娘容貌不凡,眼睛灵动,不像男子,因此胡乱猜测的,没有别的意思,千万不要误会。”

“既然如此,那借一步说话。”梨落说罢拉着青鸾就往屋里走去。

“你说你是凤凰族公主梨落,也就是要与灜觉在下月初八成婚的梨落?”青鸾显然吓得不轻,以为正主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找上门来找自己算账了。

“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是来帮你的。你听我说......”

梨落把自己的心思以及整个婚事的身不由已细说了七八分,还放下豪言一定要帮助青鸾和灜觉有情人终成眷属。

青鸾显然消化不良,愣在那儿。

“不行不行,我身份低微,天龙大神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况且我只是一只小小的青鸾鸟,虽说也属于凤凰一族,却是与凤凰血统不可比拟的。我......”

梨落实在听不下去青鸾唯唯诺诺说着自己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话,直接打断了她。

“行行行,你就说你喜不喜欢那自恋狂灜觉吧。”

看着青鸾羞涩的点了点头,梨落便不再多问,迈着大步子出门了。


7

被天龙大神狠狠教育了一番的灜觉走在回去的路上,天色黑了,心情也同暗沉的天色一般阴郁。

虽说自己一直把这份心意掩饰着,却还是被父亲发现并抖落出来,强硬的告诉自己不可能。虽然自己并不见得同意父亲的话,可这也是事实,自己和青鸾,终究还是无法被成全吧,自己却始终抱着那一丝幻想,直到那日父亲在宴会上宣布婚期。

本来着治好青鸾的手疾,报答了她的救命之恩,自己便放下这一切,把青鸾送走,安置一个好归宿,但这些天的相处,终究是让他心神不宁,寝食难安。自己对青鸾,却是怎么也放不下了。

作为天龙族的继承人,对父母的话,向来百依百顺,今天,还是生平第一次,对父亲提出了自己的欲望,顶撞了父亲。这下,怕是以后连见青鸾一面,都很难了。

正思忖着,旁边树丛里伸出来一只手,灜觉一个不留神,便被嗖的一下拉进了树丛里。

“嘘,你别说话!”

灜觉侧头一瞧,又是那个到处散布谣言说自己断袖的臭小子,正好一肚子气没处发,逮着你非胖揍一顿消消火不可。

看着灜觉一副要把眼球瞪出来的愤怒模样,梨落赶忙进入正题。“大侠手下留情,我是梨落 ,我是来帮你和青鸾的。”

“梨落是谁?你说什么,青鸾?青鸾怎么了?青鸾她怎么了?”灜觉说完使劲的摇晃着梨落的双肩。

在这疯狂的颠簸中,梨落生平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恋爱中的人不是傻子便是疯子,这丫占了俩。

偷摸把灜觉拉到暗处,把对青鸾说过的话对他重复了一遍,灜觉这才放松了下来,眼睛里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真是稀奇,平日里冷血高傲的灜觉,竟也有这番神态。

翌日,梨落在夜里和灜觉、青鸾汇合,一起商量好计划,便收拾收拾各自打道回府了。

此时距离初八只剩下七天时间,龙潭和天龙山甚至已经开始做婚礼的筹备了。


8

梨落带着青鸾回了家,一进门便抱着爹娘的大腿嗷嗷大哭。

“爹,娘,女儿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说完抽抽噎噎的,演技十分到位。

“哦。”凤凰大神夫妇此刻正在喝茶,却是头也没抬一下。也是,披着霞光降生的女儿,法术有多么剽悍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敢问普天之下能有几个会是她的对手。

“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万万没想到,原以为能过五关斩六将杀到底的计划,却是在第一关,就全垮了。

凤凰大神这才慢悠悠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发现了梨落身后的青鸾。

“青鸾见过凤凰大神和凤凰之后。”青鸾不卑不亢的鞠了个礼。

“青鸾鸟?倒是许多年未曾见过了,想当初,青鸾鸟也是我凤凰一族的支裔。”

梨落见父母淡定的模样,知道原计划的把戏根本不可能派上用场,只好全部摊牌。

“母亲,女儿这次出远门,是去找那灜觉的。老实说吧,女儿根本一点儿也不喜欢他,更不想要嫁给他。况且,灜觉有心爱的女子,他也看不上我。你们看,青鸾,多么善良可爱善解人意温柔大方的姑娘,她与灜觉是两情相悦的,你们不能拆散他们。”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你们不答应取消婚礼我就不起来的耍赖模样。

“梨落,你可知天龙大神从来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况且,天龙一族向来重视门当户对,就算没有你,也万万不可能让一只青鸾鸟坐上这天龙之后的位置,你这样做,岂不是让我们整个凤凰族难堪?你可知顶撞旨意是要处以流放守山的刑罚的。”

“凤凰大神息怒,都是青鸾的错,青鸾不敢肖想这些莫须有的荣华富贵,还望凤凰大神不要惩戒梨落,她只是好心想要帮我。”青鸾一听刑罚,吓得跪在地上,赶忙给梨落求情。

“流放就流放,守山就守山,爹娘,你们就帮我这一次嘛,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修炼,光耀门楣,找一个比天龙之子还帅还霸气还厉害的女婿给你们。”

外人不清楚流放守山是什么刑罚,梨落却是清楚的很,父亲这是心软了,不想让女儿嫁给一个对女儿没感情的男人。所谓的流放守山,不过是派去偏远的山头给附近的凡人造些福祉,作为历练的劫数之一,守护村落罢了,只是时间久些,要好几百上千年才能回来。

梨落看父母已经动摇,便一不做二不休,把整个计划的后半段全部娓娓道来。

青鸾作为凤凰族的支裔,也是有凤凰的形体的,只是毛色为青色,也失去了大半的法术,这几日 ,让师父细心教导她,学些法术,再对外宣称梨落外出的时间遭到袭击,是青鸾姑娘好心搭救,照料了一段日子将梨落送了回来。为了答谢青鸾的救命之恩,凤凰大神收青鸾作为义女,如此,青鸾便也是凤凰族的公主了。

再来,梨落再向长老们和师父坦白自己的真实想法,说起自己心爱的男子在远方,自己却要嫁个一个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的陌生人,很是心碎。念着这千年来的亲情,希望长老们能够让梨落追求自己的幸福,宁愿接受惩罚流放去凤凰山历练。

长老们听闻了梨落娓娓道来,思来想去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竟然没有经过梨落的同意便私自决定了她的终身大事。尤其是大长老,抱着梨落痛哭流涕,很是内疚。

“梨儿啊,想我看着你长大,竟也没有顾忌你的感受,如今换位思考一番,当真让我离了翠儿娶了其他女子,该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啊。”

翠儿是大长老的妻子,两人结发已数千年之久,这些年来一直是凤凰族恩爱的典范。

梨落见势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大长老,“没关系,我知道大家也都是为了我好,好在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可是,这婚期都定了,如果取消,怕是驳了天龙大神的面子,以后,两族还如何交好。”

面对族人的疑问,凤凰大神带着青鸾站出来。“青鸾姑娘如今也是我们凤凰族的公主,听闻那灜觉对青鸾姑娘有意,此番,就让青鸾姑娘代替梨落嫁过去吧,天龙大神那边,我会亲自去登门致歉,聊表心意的。”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

就这样,凤凰大神夫妇带着女扮男装的梨落和盛装打扮的青鸾,往天龙潭走去。


9

天龙大神在得知了凤凰大神此番退婚的来意之后确实生气,但是得知青鸾已经是凤凰族的公主之后却是大吃一惊。

“不瞒天龙君,小女梨落前几日偷偷跑来过天龙潭,知道令郎对自己无意,而小女的心也是另有所属,因此私下已向令郎坦白。知道令郎与青鸾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而青鸾与我们家梨落有缘,两人相见恨晚,情同姐妹。因此,才厚着脸面来驳了天龙君的面子,还望天龙君恕罪。”

“不敢不敢,凤凰君言重了。听你这么一说,也是很有道理,感情之事勉强不来,既然我儿和令媛都已心有所属,那此番婚礼便不作数了。只是......这婚期已定,婚帖已发,婚礼也已经在筹备当中,只怕到时候难以收场啊。”

“要是天龙君不介意,义女青鸾,你看如何?”

天龙大神这才细细打量了一下青鸾,换去了平日里素色的衣服,穿着华贵的衣服,略施粉黛,梳妆打扮过一番的青鸾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而这两日梨落的师父谆谆教诲,青鸾的慧根已开,法术增进不少,加上她本身天资不错,又肯吃苦,想必未来对比普通异兽并不会逊色。

“如此,便这么办吧。”

听天龙大神答应之后,一直躲在后面假装小厮的梨落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10

大婚在即,灜觉既紧张又兴奋,走在路上、吃着饭、喝着茶,成天都在傻笑。原本冷血高傲的人设瞬间崩塌,把天龙族的人吓得不轻。

这太子是咋的了?未必是受了什么刺激变成傻子了?

大婚那天,经过盛装打扮的青鸾惊艳了宴会上所有的宾客,都夸灜觉好福气,凤凰族的公主真是漂亮。

参加完这场盛大的婚礼,梨落便要守约去偏僻的凤凰山守山历练了,此番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临走之前,灜觉和青鸾给梨落鞠了个大礼。

“梨落,谢谢你。之前我不该对你那么失礼。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和青鸾只怕今生都要错过。今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我灜觉能帮得上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完,给梨落递过来一块晶莹剔透的龙鳞作为信物。

就这样,梨落与灜觉、青鸾道了别,现了真身,跟随父母,往凤凰山飞去。

各大异兽族都在口口相传,凤凰族公主与天龙之子大婚那日,天龙山上空闪过一道金色的霞光,一直延伸到天边处,这场婚礼,想必也是上天的旨意,但愿异兽各族,和平喜乐,安定绵延,如此,便是大家最大的心愿了。

这算是异兽传系列文第三篇了吧,前两篇请戳

九尾狐:用九条命爱你

异兽传:一只猼訑的爱情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山海经·西山经》 1 穷奇原...
  • 十多年前,上海徐汇区静安区交界的这条武康路是一条神秘的道路,如今说到老上海洋房的文艺代表道路,武康路绝对是人们第一...
  • 等,关于这个字,会想到什么?我会想到时间,如果我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那么等长时间会让我觉得别人不守信,浪费时间就...
  • 蛙声满夏 倦对飘零满地花,静听春水闹鸣蛙。哇,哇,哇,小青蛙抓住了小蚊子,小宝宝抓住了小青蛙。 ---over--...
  • 生命里有门功课,名叫“接受”:接受爱的人离开,接受亲的人离世,接受喜欢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起…以及接受自己的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