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

很久没有认真的喜欢过一个人了,也很久不会认真的喜欢一个人了。


很久之前,读到席慕容《一颗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异端尘缘”心瞬间便被深深的震撼了。那是有多深沉的爱,才会有如此深切的祈祷。

我记得那时我在笔记本上写了这样的一句话:今天读了席慕容的诗,我的心突然的窒息,悄然间,发现了心底的桃源。


很想,很想很想彻彻底底的喜欢上一个人,爱上她,陪伴她。

很想很想


我痴迷的样子是什么样的?

大概是风雨日月草叶霜花都不能分去丝毫的想念吧。

大概是心里眼里耳中口中都时刻不能留白的临摹吧。

大概是过去悔恨遇见之迟现在惦记未尽之道未来甜蜜规划之路吧。

大概,大概是所有吧。


读神雕侠侣的时候,一直很好奇为什么郭襄忘记不了杨过啊。何足道才华凌绝昆仑之巅,张三丰宗师风范少年气高,郭襄却一生寻活死人墓杨过。最终,遁入空门。

侠女一点都没有侠气。

如果是我,自诩小侠客,会很自在的。

天下苍茫,四海五湖,江山如画,何处不是归处啊。


后来,才知道,侠客不是好当的。肆意飒爽,人人羡慕。心中的翻山倒海,全要靠一个人,碧血丹心去忍耐。刀剑锋利,向来要先沾着自己的血。

原来,天下这么大,也会是没有归处的。


很怀念啊,过去的时光。很怀念啊,那时的感觉。很怀念啊,那时还可以勇敢的去爱。精神饱满,壮志凌云,像一个西班牙的斗牛士。


日欲隐,月将现,晚来天雨雪,风起彩云黑。

渺小的人啊,又有什么气力去阻挡,去改变,去幻化。

星辰啊,大海啊,你说,渺小的人,做什么去改变?


那哒哒的马蹄,终究不是你要等的人。

郑愁予的江南,戴望舒的雨巷,沈从文的边城。

你看啊,终究抵不过鬼斧神工的力量。


瞬间便没有气力了。

冬天吹来的寒风蔫了春天的花骨朵。


花骨朵啊花骨朵,你怎么就蔫了呢?

或不是冬天来的风太冷了。

或是呀,你发现,

那日日照拂你的春光啊,

她一直要等的,不是你的绽放。

她一直惦记的,只是那股风啊。

风啊,风啊,柔和一点,

春光也是柔和的啊。


我这个人啊,原是做不起侠的。年轻时写过好多关于侠的诗,今日再看,初生牛犊空口侠,既然这样,往后从心底做个凡人也是不错的。阴晴起落,如此如此。


郭襄,错怪你了。

原你也不是侠。


某一日啊,在这人间攒够了风华,我定要写个长文,告天告地告自己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