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86)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5.06 14:49 字数 1607

上一章-心镜幻象

小说目录

第八十六章-与世无争

诗语笑着答道:“对,他就是离开了。你们就是更接近了。”

千风毫不相信地摇摇头,表情呆滞而惊恐。

可是一只白鸽飞来,打碎了一切。诗语渐渐敛起了笑容,她的劝说终归是失败了。

白鸽是带信而来的。刚刚走出黑暗的千风瞬时间就又被白鸽推落可怕痛苦的深渊,恐怕想要爬上来已经很难了。

千风面不改色,却是仍然惊恐而灰白。接过书信,果不其然是白夜凌传来的。

在信上,写道:蝶仙已经找到,蝶仙之泪也随即聚成。我正在归来的路上。

蝶仙之泪拿到了,接下来就是借玉招笛,而连用离控铃解开内力封印,一同迎战烛龙,打败烛龙。

即使是这样艰难,她还是凄然一笑了。陆诗语微微皱眉,慢慢垂下头:也许这样也好,但只希望她可以成功。

白夜凌如此贸然寻求蝶仙之泪,也就知道了华惜真人的一个秘密。寻找蝶仙之泪的人是为了什么,想必八成也猜的出来一些端倪来了。

发誓再难也要闯过去试一试。这也是她不朽的象征。

这可是在墟丰殿的最后的一天,白夜凌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因为只要谜底一揭开,千风未必也受得了。

白云轻飘飘地藏住了大半个太阳,日头已经落到了墟丰殿的山后,映出的红霞格外的美,酒红妖娆;照在她的脸庞上,红颜是命单薄。

殿里殿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丝毫没有灰尘,好像在欢迎着谁的到来。但纵使这样的美的晚霞,有美酒佳肴一起,还有个俊逸潇洒的白夜凌陪在身边,也未必是她想要的,美酒已成屠苏酒,而这样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她兴高采烈地跑进来,刚刚的泪渣已经干得看不见,虽眼睛还是有些红肿,但是这笑起来,就跟颗水蜜桃似的。

夜凌深情地站起来,看见她何尝不高兴,但又害怕她解开内力封印后会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这样深情对视的机会了。

大殿空无一人,夜凌拉着浑厚的嗓子道:“千风…”

可是他似乎没说出口且被蓉千风暂先打住了“夜凌、你集到蝶仙泪了。”她激动地搀住夜凌的胳膊。

夜凌尴尬地看着她的手,又看看她。她立马不好意思地把手放下来,可还是欣喜地问:“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解开封印了?”

“嗯,在你回来的时候,先尊观主已经收到蝶仙之泪了,而且现在刚刚拿到玉招笛。”夜凌说道,边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笛子。

那笛子是浅绿的神玉所制,而且造型美观,有奇特的花纹。夜凌稍稍一吹,清脆如玉般的笛声响起,实在是美妙至极。

白夜凌此时似乎还在想些什么,千风只顾把玩那玉招笛,就算问她问夜凌点什么,夜凌也是发愣呆的没回答。若有所思,看见千风这般手舞足蹈的高兴,他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伤心。

一高兴千风便搂住了他,他却欣然一笑了,这就好像以前温婉若初的白玉,冰清玉洁的一个小丫头。

有了玉招笛,千风就可以恢复内力,有了法术,她便可以同黑逸村的人共同抵抗烛龙族,打败烛龙族,天下苍生则安宁也。

这是她最终所希望的,即使她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可她还是愿意去欺瞒自己,明明就是为了那个他…为了所谓的幸福…

而一个却又比一个执念深,早知如此,白夜凌却不悔初心一如既往的深爱她,认为她也许某一天还是会以白玉的身份回到他的身边。

可其实不然,当初白玉在天界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在女娲、玉帝的逼问下,她终是绝望的没有供出那个爱人。

仙雾从地上漂浮上来,七夕一夜,鹊桥仙光,烟岚飘飘。天界众仙,本无意如此,见当今上神白玉所为,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玉帝一声令下,满坐寂然,无敢哗者。玉帝的声音雄浑苍厚,犹如金石掷地,响彻云霄。

“白玉!你私下与凡人相爱,真情流露,方上神珠,你可知罪?”

白玉的心轻如薄纸,没有在畏惧,只是很低沉地说:

“小神知罪。害此事小神莫能供出此人之名,上神珠一事小神愿领罪,一切过错皆俱小神承担。”

玉帝大怒:“你真是执迷不悟,人与神永远是不可能的,你又何必执拗于那厮?”

“小神一生与世无争,不求荣华富贵,不图名利地位;人亦是不贪其容其能,但是此人却是白玉至爱,此人风度翩翩,善待白玉,又是深情之人,白玉不能忘,也无法忘。若天帝执此,故请废了小神,白玉甘愿受任罚。”她的声音沙哑而清亮,微微有几分悲催之情。

蓉千风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