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85)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4.22 16:17 字数 2477

上一章-蝶仙之谜(4)

小说目录

第八十五章-心镜幻象

火焰熊熊,火苗像星子一样往上冒,散发出一阵阵的热气。迎面扑来的温度似乎埋没了香气,乍眼看这就像撕破的朝阳。

金光灿烂,闪烁不定地照耀着这敞亮的四周围。像个布满热火的城堡一样,却无疑除了孤独落寞,就是像篝火一样的单调。

她孤身伶仃的背影高高坐在这火燎之巅,热风里夹杂着几分杀气凛凛挤进她薄如蝉翼的粉裳里。

观主见到她如此落寞无奈,在望火轮前发呆,以往的热情和微笑也瞬时间泯灭,神情若有所思,唉了一声蹜蹜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千风姑娘。”

千风缓缓回头,一声不吭地继续朝着望火轮神往。

“爹!她是谁呀?”

一个尖锐甜美的声音从空而降,有点娇气,又留下几分清脆的余音。

千风茫然失落回眸,一个天真单纯而又浪漫的影子朦胧在望火轮上,笑起来没有那么妖娆,也不是如痴如醉,只是一种单纯的唯美,冰清玉洁,如出水芙蓉。

观主挥了挥手:“语儿,快回去屋里待着。不得无礼。”

千风看着她崇真的样子,小巧玲珑,便迷之微笑。那神采还有精神,言行举止,就好像以前的自己。

可是她就和自己不一样了,她不用背负天下苍生的重望,不用背负花脖之神的骂名,也不用如此遭人讨厌,她永远可以这样阳光灿烂,甚至趾高气扬地活在没有忧虑、自由自在的蓝天下。

同时千风也希望她可以不像自己,然后这样幸福开心地活下去。

千风望着她兴高采烈的微笑,同样也微微勾唇一笑。

失态的观主立马补上话来:“这位是千风仙师。”回过头来和千风介绍道:“这位是陆某小女,陆诗语。”

千风仍是不太愿意说话,点了点头哑然失笑。

那小女孩指着千风傲娇地说“爹,我想和这位姐姐说几句话。”

观主慢慢回首瞥了一眼失落空虚的千风,又看看那个小女孩,拂袖就走“好吧,不得无礼啊。”

小女孩喜气洋洋地重重点头称是,突然精神矍铄,两腮间洋溢着满足的笑意。

火光仍是放肆地穿过来,望火轮就像一个不会燃烧的火球,虽然不是很烫,而且没有真火,但却像观主一样热情豪放。小女孩早在刚刚就看到了千风的失意以及难过,就知道她有不小的心事,这时不一定就是在想念谁呢。

这个叫作诗语的小女孩踏着轻捷欢快的脚步坐到千风的旁边,嘻嘻龇牙问道:“千风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呀?不烦说来听听,也许我可以帮你。”

千风委婉答道:“我只是在想…如何结束这一切…”

“你说一个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的一个缺点,或是…不好之处,然后又没办法告诉给对方怕对方失望,应该怎么办?”千风不假思索地询问道。

小女孩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水灵灵的玛瑙给千风看然后说:“这叫镜思玉。表面上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玛瑙,但是实际上却是一面神奇的镜子。你只要把你思念的人默念在脑海里就会浮现在镜上,你就可以看到他。”

“看到他现在在做什么吗?”

“其实也不是,就是…”她也语无伦次了,“哎就是能见到他了。只不过他看不见你,彼此也不能对话,你也只能静静地看着他。”

千风喜出望外地点点头,无疑她最想见到的,仍是明南,永远只有明南。

当她抹泪接过那枚叫镜思玉的玛瑙石后,用心默默地念着什么,闭上双眼,把玉紧紧地握在胸前,就好像是在心头上的祈祷。

诗语也是出自于好心,因为她也能够理解思人的那种渴望而却见不着的痛苦,就像当初在炫牙岛,父亲又被抓,自己孤身一人被关在柴房里当时思念母亲的那种纯粹晶莹的深爱一样。虽然两种爱是不一样的,可原理却相仿得特别。

炫牙岛是一座充满没有人性、凶残如兽的野人所居之地。他们父女二人流落至此,是因为陆观主要找丢失的笛乐碎片,以铸成玉招笛。却不幸野人狡猾奸诈,才没落于那里,陆观主的志向无人不知,野人将其擒去。而当时刚满十岁的陆诗语无所适从,被关押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实际上,是个柴房。她想念母亲,于是掏出母亲给她的镜思玉。她在一个梦幻的画面里,再次看到她的母亲。含泪而笑了……

想起这些,诗语难免有些沉痛,内心一触碰到最深处。不由得眼圈红红的,泪意萌生。

千风感慨万千地睁开眼,眼前突然一片白茫茫的亮光,像成千上万的小云朵堆积而成,满满的一片,朦胧在望火轮里。一道暖如太阳的光线透过白光照在她们俩的脸庞上,陈旧而又令人怀恋的泛黄薄光油然擦亮了她们红彤彤的脸蛋。

白光里,从模糊渐渐清晰,变得有几丝梦幻之感。而从那片白如雪雾的光晕里朦胧出来的面孔,是很熟悉、很深刻、很亲密的,像是一时间拥有了全宇宙。

漫天弥漫的白光朵上。她惊奇地愣着发呆,两只眼直勾勾地盯着上方浮现在白光之中的明南,是多么令人留恋和不舍!他往日的笑容,昔日的记忆与时光,瞬间都被翻了出来,是多么想回去那种感觉。可是发现这只是复习一下,回忆一下,感受一下,品尝一下,可她身边现在并没有这么一个熟悉而又亲近的人。

那是一种渴望而又摸不到的幸福。拜求不得,也回去不得。

明南的笑容渐渐淡化,像一张透明白皙的纸,完全是爱浓化了的。美好不是长久的,回忆也不是长久的,千风泪如雨下,跑过去想要抱住,不让他在离开自己的身边。

可就如烟散了,花凋了。只留下一些零碎而无味的空。

诗语看到她这样,不免劝说道:“你只能短时间看到他,不可能一直这样的。”

“可要是永远不逝,誓死不渝就好了。”

她的话在白光消失之际一响亮,就好像添了个悲催动人的结尾。

那如果可以这样,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可六血一事终究要解决,你可以用天下苍生去麻痹,用百姓安危去麻痹,用黑逸村和云无卫去麻痹。可是真实的样子,真切的她,是这样的吗?

诗语左手亮光一现,一道绿色如叶的光芒一收,便什么也没有了。还苦苦劝诱道:“千风姐姐,你不要这样了,你明明很想念你那个人,你明明知道六血珍珠一事,可你想去追求你的幸福而却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你就当作这一切没有发生,当作与你无关,在这最后关头和你心爱的人一起去追寻…这绝对不是自私的选择…”陆诗语也许说的对。

可是很多人都要她去蒙蔽,去自欺欺人。可她做不到,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六血集齐却不做点什么,做不到追求自己的私利却不顾天下安危。

“说不定他已经离开了呢…离开了这个你、他都不想待的地方。而傥或这样,就更接近你心目中所追求的了。”

千风明明知道明南是绝对不可能离开黑逸村而苟且偷生的,可还是缓缓回眸“接近了?”

蓉千风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