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说过“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这样的话吗?


没有无缘无故的行为!

一个神智正常的人,他的每一个行为,都是有理由、有“道理”的。

只不过,有的“道理”可以讲出来,而有的“道理”讲出来也可能不会被别人接受,所以干脆不讲。

但行为者内心还是认可那个“道理”的,否则,他根本不会那么做。

曾经接触过一个因为口角而大打出手,伤人被拘的年轻人。深聊之后才知道,所谓的“一时冲动”,其实也是有背后的信念的。

那个年轻人的信念就是“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正是在这种信念支撑之下,才有了他在面对口角时的冲动。

试想一下,如果他背后的信念是“水,利万物而不争”,那么他在处理类似事情的时候,可能会是另外一种方式。

这种“做事背后的信念”其实就是一个人的文化底色。

正是由于这种底色的存在,所以人们总会有意或无意地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理由”。

上个月,《好行动》推出了控烟系列文章,免不了引发一些争论,这个在意料之中。

有一位吸烟的朋友,在视频互动平台上说:杜月笙曾经说过,不吸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托付终身。

虽然讨论的氛围是轻松愉快的,那位朋友在留言后面还留下了一个笑脸和“哈哈哈哈”4个字儿,表示是个笑谈。

但这种说法,好像也不止一次听到了。所以,我也来了兴趣,想要考证一下,杜月笙到底是不是说过这番话?

如果说过,那他又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对什么人说的?他想表达的又是什么意思?

而作为一个从混混到大亨的江湖枭雄,他说这番话,跟别人说这番话,又有什么不同呢?

刚好手里有一本“杜月笙传”拿过来,里里外外又翻看了两遍,没有找到类似的话。

然后又查阅了其他的一些资料,其中说到杜月笙曾经说过这番话的可能的情景是这样的:

杜月笙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不吸烟、不喝酒的人,太过于看重自己,也就是比较自私。

按照现在的话来说,这种人不合群,没有团队意识,不肯为团队牺牲自己。

那么如果再回到当时的上海滩来看,杜月笙说这话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从江湖的角度来看,这种人可能不太够义气,“同生死,共进退”是一个江湖人的优秀品质,现在连“抽烟喝酒”这点事都不能“共进退”,所以关键时刻很难为朋友两肋插刀。

这个逻辑还是比较通顺的。

所以杜月笙有可能会说出类似这样的话。

但另外一种说法认为,杜月笙绝不可能说出“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不可交”这样的话,这不符合杜“刀切豆腐两面光”的人生信条。

杜月笙一生待人以诚、谦著称。不管是政府要员、黑道老大还是贩夫走卒、地痞马仔,他都不会轻易得罪,什么人都要给足面子,这是他立足江湖的一个信条。

刀切豆腐两面光!

所以在这种基调之下,杜月笙不太可能说出类似这种比较不给某些人面子、带有攻击性的话。

况且,杜月笙一生当中最可靠、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和朋友就是一个不抽烟、不喝酒的人!

这个人意外身亡的时候,他悲恸得差点要跳楼(起码表现得是这样)!

他的这个又不抽烟、又不喝酒的朋友就是那个姓戴的老板。

杜、戴二人的经历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曾在上海摸爬滚打,唯一不同的是杜月笙在上海成功了,戴却始终是混在上海滩的一个小瘪三,直到南下广州之后才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都曾经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混混,可是为了往上爬,成为人上人,他们都发狠戒掉了曾经的坏毛病坏习惯。

杜月笙有抽鸦片的习惯,可是只要戴来见他,他必然会将烟具收起来,让人将烟味去除,因为戴不让他抽鸦片烟。

杜月笙并不是怕,而是因为他知道戴是为了他好。

看过杜月笙照片的人都知道,他很消瘦,虽说可能是从小营养不良的缘故,可也有抽鸦片的原因。

杜和戴的交情始于戴微末之时,可却一直很牢固。

杜月笙难道会因为戴不抽烟、不喝酒而不与戴结交吗?显然不会,戴不仅是杜的至交,还是他在庙堂之上的靠山。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杜月笙不太可能说出那样一番话。

那么这番话,杜到底都说没说过?

无从考证!

其实这句话到底是不是杜月笙说的,已经不太重要了。

毕竟,“江湖”的年代虽然没有完全过去,但是已经过去一大半儿了。

现代社会当中,个人的发展越来越受到尊重。吸烟或不吸烟,喝酒或不喝酒,都是个人按照自己的信念和需求做出的一种选择。

以吸烟为例:

本来,吸烟对于个体来讲,是自己的事——花自己的钱买烟,接受自己的身体可能收到损害的后果,过足烟瘾,缓解紧张情绪。这个也不算错,必定不违法,只要不影响别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烟民和非烟民之间达成和解还是比较简单的。

只要烟民不在室内公共场所吸烟,就OK了!这是国家明确规定的,只要烟民们能够自觉遵守,那么烟民和非烟民就可以各则其所。

然而,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

“不吸烟、不喝酒的人不值得托付终身”这种说法的存在,其实就是有人“特别希望是杜月笙说的”!以此作为自己抽烟、喝酒正当性的佐证。

(笑脸)!哈哈哈哈!

大可不必!

虽然吸烟、喝酒、有害健康,这个已经是科学的定论了。但却没人定论说,吸烟、喝酒不正当。

很多人把吸烟、喝酒作为一种社交需求,或是自我情绪调整的一个需求,这个需求是允许被满足的。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需求,很多人不需要烟和酒也能解决问题。

在现代社会当中,不吸烟、不喝酒对社交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少了。正像前面说的,江湖的时代已经过去大半了。

现代社会的社交,更多的要看自身的价值,而不是江湖义气。而自身价值的提升,往往不是靠烟、酒能解决的。

至于不抽烟、不喝酒的人能不能托付终身?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男女之情可否长久,跟烟、酒有关系吗?

这个锅,老杜若地下有知,也不一定愿意背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