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16)她原来是他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叶孤臣那晚却难得睡了个安稳觉,做了个美梦,梦到了三年前元宵节遇到的美人姐姐,戴着狐狸面具,眼眼依旧美的夺人心魄。她在后面不停地追,美人儿一直跑,最终也没有追上。早上醒来时,那双眼睛还在眼前晃悠,好像后来又在哪见过。叶孤臣冥思苦想,却记不起更多的线索,只得作罢。

吃过早饭之后,南宫靖跑来找孤臣。一身骚包的红衣,一把纸质折扇,面若桃花,眸似星辰,唇若含朱,吸引了无数闺阁少女热切的目光。

叶孤臣正在摆弄她的承影剑和不归枪,听到了南宫靖咋咋呼呼的声音,人未至,声先到。不由得摇摇头,这小子,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南宫靖一进门,便被这两件举世闻名的武器吸引了注意力,经过叶孤臣的同意之后,细细把玩了半天,只是承影剑任他好话说尽,却并不肯显形,气得南宫靖差点摔了他们,被叶孤臣给救了回去。

叶孤臣收好枪剑之后,看到表弟还在那生闷气,不禁莞尔一笑,许久不见,看着长大了,其实内心里还是那个孩子气十足的小男孩,争强好胜,好面子。便道“承影剑在南宫家呆了几百年,南宫家也只有两个人得见其影,可见此剑颇有灵性,若南宫家历代传人皆与你一般小气,此剑恐怕早已被毁掉,不在人世了,又岂能等到真正的主人?”

南宫靖不服气道“我才不是生气承影呢,我是气我自己。孤臣姐姐你自小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因不喜习武而不通武功。而我只喜欢练武。那时,我便想着,至少我们各有所长,我并不比你差。

谁知这次相见,你不只琴棋书画比我强,武功竟然也强过我,你才学了三年,我却勤学苦练了十几年。我对你真是羡慕嫉妒,恨自己不争气。”

孤臣倒了杯茶,递给南宫靖,“先喝口茶,慢慢说。姐姐洗耳恭听。”她知道小孩子只是需要有个人能倾听他的心声,并不需要自己说些什么来安慰。

南宫靖咕咚咕咚喝完茶水,放下水杯,接着说起来“这次偷偷出门,本来是想去青州找姐姐玩。谁知意外遇到了沈水依小丫头,又得知她要故意接近你,便将计就计跟在她身边,探知她的意图,实在也是怕她们听风楼会对姐姐不利。谁知后来却被紫娟姐姐识破真面目,反而成了你们帮我遮掩,以免我暴露身份。我觉得自己真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孤臣轻啜一口热茶,慢悠悠地说“所以你的挫败感便又来了,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是不是?”她决定来个激将法。

“当然不是,水依并没有怀疑我的身份,她还是特别相信我的。”南宫靖不服气地说。

“这次,水依丫头送我回家时,无意中跟我吐露心事,说她其实是故意接近姐姐,据她所说却并无恶意,只是帮哥哥追求未来的嫂子而已……”

“未来的嫂子?谁是她未来的嫂子啊?”叶孤臣听他孩子气的在那倒苦水,实则是不自信,觉得自己处处被表姐比下去了,不由得想起来同样单纯的沈水依,觉得这两个孩子真是特别像。听到最后则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便打断了他。

南宫靖发完牢骚之后,感觉畅快了许多,语调也明快起来,“沈水依是听风楼的大小姐,她的哥哥便是美名遍天下的玉面银狐沈千言。沈千言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独独对姐姐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靖儿,你又在胡说,我昨天才在义兄府中第一次见到沈千言,以前从未见过,哪来的一见钟情?”

“原来姐姐早已将人家忘得干干净净了,怪不得水依如此替哥哥着急。”

“水依真是这么说的,不是你自己在胡说一气逗我玩儿?沈千言确实比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还要美,我若是见过,怎么会没有印象?”

“我何时敢拿这种事逗姐姐玩儿了,此事千真万确,水依还说她哥哥是三年前在青州第一次见到姐姐的,哦,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她哥哥因容貌太美,很少以真面目示人,经常戴一个银狐面具,所以得了这个玉面银狐的称号。”

三年前,银狐面具,叶孤臣终于将沈千言与三年前在青州元宵灯会上遇到的戴着银狐面具的美人儿姐姐,联系到了一起,怪不得一直觉得沈千言的眼睛似曾相识,却原来是她!

“原来是这样,三年前,在青州的元宵灯会上,我与父母走散,当时人人皆戴着面具,我误把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姐姐当成了母亲,因为她们的面具一样。今天见到沈千言时,我一直觉得他的眼睛似曾相识,却未曾联想到那个美人儿姐姐,更是从未想过,那个美人儿会是个男子。”

直到今日,叶孤臣才明白,当日那个念念不忘的姐姐,原来是个男子,还是众多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真是造化弄人……

“姐姐,我观水依天真烂漫,不似善于伪装之人,她接近你应是确无不良动机,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何况姐姐身怀武林中人人皆想得到的两大绝世之宝,切不可轻意将此二物示人,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多谢靖儿提醒,我心中自有考量。三年前,遇到沈千言那一晚,便有一伙黑衣蒙面人袭击了我,当时我刚习武还不到一年,自然是打不过他们,幸好有高人暗中出手相助,才得以脱险。想来,那个高人很有可能便是沈千言。可是,此后两年来,皆未再有类似事情发生。若说他们是为承影剑而来,为何这两年偃旗息鼓再无动静,若说他们不是为承影而来,为何要对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出手。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姐姐你有没有对沈千言动心啊?”南宫靖还是忍不住那颗八卦的心,不死心的追问。

“你当姐姐跟你一样花痴啊,人家说对你一见钟情,你便相信了?我叶孤臣从不相信会有什么一见钟情,也不相信所谓的一见倾心,姑且不论这所谓的一见钟情是真是假,我与沈千言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还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第二次也没有多少交流,何来动不动心之说。”

南宫靖在心中暗暗为沈千言点了根蜡,又暗自庆幸自己的孤臣姐姐不会轻易被人哄骗,毕竟他是帮亲不帮理的人。

其实,叶孤臣本来便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久经世事的她,对这些小儿女的心思还是摸得很透的,怎会让自己轻易便陷入情网之中不可自拔。

“姐姐,后天你要去和水依见面是吧?带我一起去吧。”

“带你一起去,你就不怕水依会认出你便是宋婆婆?”

“她不会认出来的。”

“靖儿,姐姐说句打击你的话,我早在第一次见到你时,便对你的身份起了疑心,知道为什么吗?”

“不可能,你是从哪里看出破绽的?”

“眼睛,眼睛是没法伪装的。你的眼睛灵活而多动,其中神采绝对不是一个耄耋之年的老婆婆应有的。内力再高强的武林高手,他的眼睛也不会如同少年人一样水灵,必然会有些浑浊。你的眼神在遇到我时,便会不自然的躲闪,不敢与我对视,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与我相识的少年人假扮的,且并无恶意,便没有当众揭穿你。”

“姐姐,听你这样一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那我以后便只能以宋婆婆的身份与水依一起玩儿了吗?我还真是自作自受!”南宫靖很是有挫败感。

“水依又不是我,没有我的火眼金睛,她一直没有发现你这个宋婆婆是假扮的,不然也不会特意将你送回家了。后天跟我一起去吧,以你的本来面目去与水依结识。你本来便是我的表弟,跟着我去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她不会起疑的,放心吧。”

南宫靖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便急急地告辞离开,回去准备了。

二人在房内说话之时,紫娟一直站在房门外,以防外人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看到南宫靖急匆匆的跑出来,忍不住要逗他一逗,“靖少爷,记得回去换一身素净点的衣服,女孩子可不喜欢男孩子打扮得比自己还要鲜亮。”

“紫娟姐姐,你也在这儿呀。走,你跟我一起回去,帮我挑身合适的衣服去。”说完,拉着紫娟便往外走。

紫娟挣扎着不肯去,“我还要照顾小姐呢,你自己看着打扮就行了,反正你不打扮也很帅的。”

“不行,水依有个那么帅的哥哥,怎么会把一般人看到眼里呢,我这可是第一次与水依以真面目相见,我可不能被她哥哥给比下去了。孤臣姐姐还有绿燕姐姐呢,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叶孤臣本来便跟在南宫靖后面,看他急成这样,不禁好笑,便解围道“紫娟姐姐,你就跟他去一趟吧,终于有人能收拾得了这个皮猴子了,阿弥佗佛……”

南宫靖忙道“谢谢姐姐,改天我请你们吃大餐。”说完,便急急火火的拉着紫娟下楼走了。


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听风楼,顾名思义便是以打听各路消息为主的江湖帮派,听风楼中人皆是来无踪去无影的轻功高手,擅长乔装改扮混入各行各业,...
    夏潇晗阅读 483评论 0 2
  • 16年在宿迁写的,从其它软件迁移过来,看了看文章也并不过时 昨天下午部门的日会的CodeReview期间出了一...
    _水一阅读 163评论 2 0
  • 第一次见表姐还在上初中,九十年代初,表姐已经大学毕业,结了婚又迅速离婚,辞掉公职离开青海来到真正的海边城市——...
    听雪1014阅读 356评论 0 0
  • 让我做一粒湿土, 用黑色的生命去呼吸天空, 倾吐出轻淡的,无边的,深久的蔚蓝。 让我看尽缥渺的云雾,旖旎的无形的。...
    司贤阅读 207评论 0 1
  • 执着一方面制造出了痛苦,一方面又想追求不执着的境界,同时还想借着弃世的行为得到一种虚荣。 在五一的前几天,安静了好...
    管你什么事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