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失眠

今夜失眠了。

其实也不算是失眠,充其量只能算作晚睡。因为哪怕一晚没有合眼,但我知道我是困的,白天到了我终究也还是会再睡,既然会再睡,那么这就不算失眠,只是昼夜颠倒。

可我到底是一夜未睡。

未睡的时间并不会因为是夜晚而就消失,反而因为夜的静谧,独处,这时间倒显得格外漫长。漫长的时间就适合发呆,想象。

想象格外美丽,这也是一种光彩照人。

如果一个人正在想象之中,他的脑袋里面,就该出现一道彩虹,他想象的力,就该使他能举起千斤的重,面对生活的重压,也不过是像弹走一片羽毛般轻松。

“候鸟在星光中侧翼

  如同灯火映照流年。”

所有失眠可能都只是一个借口,像是鼹鼠打洞给自己找一个家一样,在白日里漂泊久了的人,也会期望能在夜里,给自己一个安定的想象,用于沉默,独白,自我审视。这种失眠我相信发生在每一个夜晚,在每一个深夜里仍在清醒着的灵魂,都在完成对自己的解剖,但可能只有一些矫情的人会把这一过程变成文字,写出来,比如我。

甚是矫情。

FuckFuckFuck!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