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

96
俊伊周
3.5 2019.01.28 00:56 字数 4860

  大年三十的下午,高铁车厢里,归心似箭的同乡们早已熙熙攘攘拎着大包小包排成一列,等候着列车停稳车门打开的那一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抹喜庆,用这种自然而然的方式表达着他们对于团聚的期盼。

  何奇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列车停稳后,何奇缓缓起身跟在队列最后边,随着人流慢慢向前走动,走到车门口时,一股冷风袭来,刚要踏出车门的他,竟有些犹豫。“呼……”他长舒了一口气,顺手将搭在肩上的灰色围巾绕着脖颈缠了一圈,然后踏出车门。

  何奇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出站口走去,眼前的一切光景对于他而言明明熟悉,却又分外陌生。

  “奇奇,奇奇!”耳畔传来熟悉的乡音,何奇顺着声音向前望去,满头银发的奶奶正在出口殷切地向自己招手。

  这位年近八旬的老妪穿着一身深色大棉褂子,拄着拐杖,用干瘪的嗓音吃力地唤着何奇的乳名,何奇眼眶莫名有些温热,他赶紧快步迎向前去。

  “哥,你总算是回来了!”站在奶奶身旁的青年男子便是何奇的弟弟何妙,他憨笑着接过何奇的行李箱。

  “怎么让奶奶来火车站了,这么冷的天!”何奇接过拐杖,伸手牵住年迈的奶奶,才发现奶奶的身体在颤抖,已大不如从前。

  “没事没事,你回来过年,奶奶开心……开心……”走着走着,老人突然停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抹了一把眼泪。何奇不免有些心酸,算起来自己有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也有三年没有见到奶奶了。

  “哥,今年借你的十万块,我自己又凑了三万买了辆车,现在我们家上哪都方便,我开车带奶奶出来的!”何妙兴高采烈地带着何奇和奶奶走到了停车场,他掏出车钥匙摁了一下,不远处一辆体面的黑色轿车车灯闪了闪。

  何奇看着那崭新的轿车,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不是说借十万块钱装修房子吗,怎么又买车了?”回家的路上,何奇心里堵得慌,看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是,本来是这么打算,不过县城装修房子的钱爸妈给出了,我就想着买辆车,平常家里来客人接接送送有面子。”何妙在前排开着车,丝毫没有察觉何奇的情绪,回答得云淡风轻。

  “哦哦。”何奇沉默了片刻,又问道:“他们不是在家里种田,哪来这么多钱?”

  “你爸妈把十几年攒的钱都取出来拿去给你弟买房呢,要不然凭他的本事,哪能在县城买起房?”坐在一旁的奶奶无奈地叹了口气。

  “奶奶,我那网吧只是还没做起来,等我做起来了,迟早是要赚大钱的,到时候我再买一套房子,把您和爸妈都接到县城去住。”何妙赶紧为自己辩解。

  “我才不去,等你挣到钱再来讲这些吧,你前年买房还从你哥这里借了二十多万没还呢!”奶奶为何奇感到忿忿不平。

  “哎呀,奶奶,我知道了,我哥不也没催我么,是吧哥?”兴许是有些疲倦,何奇没有回应,只是透过车窗看着远天边荒颓的农田和旷野,陷入了沉思。

  开车果然是比往常搭公交快了许多,不到半个小时便回到了乡下的老家。

  正在水井旁剁鱼的父亲见车开了回来,赶紧擦了擦手起身,拿起放在窗台上的一小节炮仗点燃。

  “咳咳……”许是很久没有闻过鞭炮的味道,何奇一推开车门,就被硝烟的味道呛住。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走,走,去里屋坐……”母亲笑吟吟迎上前想要帮何奇拿行李,何奇没有松手,只是淡淡笑了笑,自己提着行李进了屋。

  奶奶紧跟在何奇身后,一步也不舍得离开。“奇奇,你的屋子奶奶都收拾好了。”他跟着上了二楼何奇的房间。

  何奇推开房门,看了看自己房间里简单的摆设,一铺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切如旧,却不落杂尘,他知道这都是奶奶平日里的打点。唯一不同的是窗台上的那盆水仙花,居然还鲜活着,且长得比以前更旺盛了。

  “你的东西,奶奶都没让动呢,看看还差些什么,我打电话叫你弟弟买回来。”奶奶站在房间门口关切地看着何奇。

  “奶奶,我什么都不缺,您坐着吧。”何奇扶着奶奶到床榻边坐下。

  “我坐会儿就下去,一会儿你弟弟家里那两个顽皮捣蛋的小子过来了,我可得小心着,指不定就弄坏什么东西。”奶奶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自顾自说道:“不过小时候都这样,你小时候也顽皮得很,没少让我操心!”

  何奇看着满脸皱纹的奶奶嘟囔着嘴,不禁扑哧一下。

  过了片刻,见何奇要收拾,奶奶便起身要下楼。何奇突然叫住奶奶,忐忑问了一句:“奶奶,倩娴和宝儿晚上会过来吗?”

  奶奶一怔,有些惊讶地看着何奇说道:“倩娴早上还给我打电话,说公务员年三十也得上班,下了班晚上带着孩子一起过来,怎么,你们没有联络?”

  “嗯……这几天没有联络。”何奇吞吞吐吐。

  “我也没和她说你回来了,那她知道吗?”奶奶又多问了一句。

  何奇摇了摇头。

  “不是奶奶说,你们这些后生,明明挺合适的两个人,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呢?唉……”奶奶无奈地叹了叹气,转身离开了。

  现如今对于何奇而言,想见倩娴,却又怕见到。

  高中时候的何奇也曾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他的事迹,倒不是说吸烟喝酒打架斗殴,而是在于轰轰烈烈地追求了那个让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孩,那女孩便是倩娴。

  何奇对于倩娴的感觉,就像王菲的歌词里写道:“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何奇第一次见到倩娴是在高中食堂排队取餐的时候,取餐出来的倩娴从排队取餐的何奇身边走过,她长发飘飘,面容姣好,令人动容。

  倩娴是年级里的尖子生,老师眼里的宠儿,而何奇只是一个成绩一般,长相平平的路人甲。可就是这样一个路人甲,凭借着他的坚持和小浪漫,用了三年的时间打动了女神的芳心。

  当然,何奇也辜负了三年的黄金学习时光,成绩一落千丈。不仅如此,何奇在学校追女生被通报批评的事情,成为了亲戚朋友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何奇的父母偏偏又是极度要面子的人,自那以后,他们便对何奇极度失望,开始将全部的精力倾注在了还在上初中的弟弟何妙身上。

  后来,何奇去了倩娴上大学所在的城市打工,继续着这段得之不易的感情。

  倩娴是专一的女孩,她不顾父母的反对在毕业后与何奇结婚,两人一起在大城市里打拼,再后来,倩娴有了身孕。

  大城市的生活总是不易的,尤其是有了孩子之后。照顾孩子对于两个年轻人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倩娴的父母愿意帮着带孩子,但是要求小两口回老家工作。倩娴想要考取公务员回到老家,也劝说何奇一同回乡择业,但何奇始终不愿意放弃在大城市里打拼的机会,他相信自己终有一天可以混出名堂,让父母刮目相看,圆一个衣锦还乡之梦。

  然而没有学历的何奇,在大城市里四处碰壁,哺乳期的倩娴无法工作,两人靠着微薄的存款度日,生活一度陷入窘境,这也更加坚定了倩娴带着孩子回老家的决心。

  两颗心渐行渐远,从民政局离婚出来的那刻,何奇才从梦境回到现实。

  “还记得高考出成绩那天,你捧着一束玫瑰花举着喇叭在教学楼下朝我喊楼表白,我不知所措地被其他女生从教室里拉出来,从走廊上往下看着你,害羞得脸通红通红。然后你看到了我,便大声喊着,罗倩娴,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吗?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你便扔下喇叭,捧着玫瑰花背着一把吉他冲到了楼上,站在我面前。你将玫瑰花递给了我,我很紧张地接过玫瑰花,你笑得很开心,开始弹吉他,唱了一首《情非得已》,何奇,虽然你追了我三年,但是那天是我见过你最帅的样子,我不得不心动!”倩娴无奈地哽咽着,眼眶早已湿润。

  “我……”何奇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不说了,抱一个,往后珍重。”倩娴释然走向何奇,紧紧抱住。何奇也缓缓伸手抱住了倩娴,他能够感受到倩娴的身体在颤抖。

  离婚后,倩娴如愿考回了老家的公务员,而何奇则继续留在大城市里打拼。

  大概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何奇慢慢变得成熟起来,他一边在职进修,一边工作着,开始学会规划着自己的人生,开始理解倩娴当时的难处,也开始后悔自己曾经的年少无知和没有担当,如果能够再有一次机会,他希望能有机会和倩娴重新来过。

  而在何奇的父母眼里,一个连自己妻儿都养不活的男人,简直是一无是处。那几年,唯有将何奇从小带大的奶奶仍坚定地相信着他。“会好起来的,等以后赚钱了,要带奶奶出去玩!”奶奶总是这么和蔼可亲地鼓励着何奇。

  父母的溺爱并没有让何妙变得更加优秀。大专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的何妙回到老家县城,在父母的帮助下开了一家网吧,父母为了让他定心,便安排相亲让他取了母家亲戚的女儿,虽然三十不到,何妙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在外打拼多年的何奇,当然知道成家立业的不容易,这些年来自己有些积蓄,也没少帮衬弟弟,何妙买房买车的钱大多数都是从何奇这边借来。

  当然,随着何奇的生活状态逐渐好转以及对弟弟的帮衬,他发现父母对自己的态度也开始有所好转,但是考虑到从前的种种因素,何奇始终无法和父母亲近起来。

  噼里啪啦的一阵炮仗声将何奇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哥,吃年饭了!”楼下何妙朝楼上何奇喊了一句。

  何奇起身,对着门后面的镜子理了理自己的衣着,缓缓走下楼去。

  “祖奶奶……”倩娴和宝儿到了,宝儿兴致勃勃地冲向了何奇奶奶的怀里。

  “何奇!你什么回来的?”见到何奇从屋里走出来,倩娴诧异不已。

  “嗯。”何奇淡淡笑了笑,点了点头。

  “爸爸,终于不用再跟你视频聊天了!”宝儿是个不认生的孩子,高兴地冲向了何奇怀里。

  倒是何妙的两个孩子,因为没有怎么见过这个大家偶尔提到的伯父,显得有些生怯,不知所措地躲在了何妙的身后。

  “回来就好。”倩娴也淡淡一笑。

  “这大冬天的,外面刮着风,冷不冷啊,大家都进去吧,吃年夜饭了!”何妙的媳妇小冰是一个机灵能干的女人,她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赶紧招呼着大家回屋里坐下。

  “一家人总算是齐了!”见着一桌子人围着坐下,奶奶心里很是乐呵。

  “过年咯!”宝儿笑呵呵地举起桌上的饮料,要和大家干杯。

  “对对,过年了,大家干杯吧!”奶奶顺势端起杯子,示意大家一起干杯,这大概是这么多年来,全家人头一次团聚。

  年饭过后,小冰准备了瓜果零食,一家人坐在二楼大厅沙发上等着看春晚。

  “倩娴,房间都收拾了的,你和宝儿晚上要不在这边住吧,别回县城了,明天又不上班!”奶奶一边张罗着烤炉,一边试探性地问道。

  “我……”倩娴有些尴尬地看向何奇。

  何奇也是有些尴尬,不知所措。

  “咳咳……奇奇,倩娴,你俩跟我到屋里,我有话和你们说。”平常言语不多的母亲,不知为何突然起身,叫了何奇和倩娴。

  何奇有些纳闷,与倩娴四目相对,不知所措,起身跟着母亲去了屋里。

  母亲打开自己屋里的灯,蹲下身子在衣柜下边的抽屉里找了半天,找出了一个有些老旧的存折递给了何奇。何奇疑惑地打开一看,发现存折的户里存了二十万的定期。

  “妈,这是……”倩娴也是一惊。

  “这是我和你爸给你们的存的二十万,明年定期就到期了,你们拿去用吧。”母亲语重心长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和你爸都是农民,没什么文化,所以我们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学习,将来能够有出息,不用这么辛苦。当然我们也晓得,现在的年轻人成家立业压力很大,所以这几年我和你爸又养鸡又养鱼,多存了点钱希望能够帮衬到你们,你弟弟的二十万他买房子和装修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这是留给你们的。奇奇,爸妈不是不疼你,只是有时候恨铁不成钢,实在是又生气又无奈,看你这几年自己慢慢好起来了,我们这悬着的心才踏实。哎,不说这些了,大过年的,别的心愿没有,就希望你俩能够重新一起过日子,不管是在大城市还是在老家,安稳幸福就行!”母亲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何奇颤抖着将存折递给倩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啜泣起来。

  “妈,这钱我们收不得!”倩娴噙泪将存折塞还给母亲。

  “倩娴,你是个好姑娘,你要是还愿意和他过日子,还愿意做我的儿媳妇,就收下,至于你弟弟欠的钱,爸妈没有能力,只能靠他自己以后慢慢还了!”母亲一脸认真将存折又塞回了倩娴手里。

  “我……”倩娴哽咽着不知道要再说什么。

  “收着吧……”何奇擦干净了眼泪,看着倩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问道:“既然母亲都提了,我也不得不提。倩娴,如果我想再追求你一次,你还愿意吗?”

  “你……存折我先收着,但这事我要仔细考虑,春晚开始了,妈,我们先去看春晚吧……”何奇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倩娴的思绪有些乱,倩娴赶紧拉着母亲往大厅走去,没走几步,她似乎又想起什么,转头看着何奇说道:“何奇,我觉得你今天也挺帅的!”

  等倩娴和母亲走出房间后良久,何奇才回过神来,独自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说怎么还是有风呢,原来是窗户没关紧。”奶奶蹒跚起身去关上窗户,在烤炉散热下,大厅里瞬间变得暖洋洋。

  何奇回到大厅,一家人围着烤炉坐下,看着春晚。

图片来自网络

起风了 吴青峰翻唱_腾讯视频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