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新年。

我在医院里收拾着母亲的东西,心里默默地念叨:谢天谢地,母亲终于出院了。

前段时间母亲出去置办年货,天冷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这一摔可不要紧,手臂前段小臂和大腿关节处——多处骨折。

住院的时候,母亲算是放下了一切安心的养病,她的心态也挺好的,每天站在窗口前看看雪景,时不时还会走动走动。

而父亲的生意也从繁忙的季节开始进入漫长的休眠期,客源少了许多,当然——收入也越发少得可怜。再加上母亲突如其来的病症,使我们这个收入可怜的小家庭意味着花销更要拮据了很多。

不过还好,我们家往年过春节都是在爷爷奶奶家,不仅光是平添了一丝节日的气氛,最重要的一点还是省钱。

其实说句实话我蛮喜欢和爷爷奶奶一起过春节的,可能看在我是他们大孙子的份上对我颇多关照不说,零花钱也总是不少给。而相比较我的弟弟,他就显得有些悲惨,因为不喜欢学习,家里的长辈都不太看好他。

还是那句话,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就读于一所名牌大学,奖学金和实习机会也拿了不少。最有趣的还是逢年过节三姑六婆聚在一起,话语之间也总是说起我来撑场面。

“小安,收拾好没啊?”爸爸略微洪亮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来。

“啊,爸爸,收拾完了。妈呢?”我紧忙拿起手里的几个袋子,小跑似的出了这个病房。

哎,大过年的在医院待着,多晦气。

不过还好,总算出了这个地方。

“你妈在医院地下的车里坐着呢,你说你这一天咋慢腾腾的呢。”爸爸接过我手里的袋子,埋怨着说。

“是是,我知道了。”我无奈的点着头应着,和爸爸一起走进了电梯里。

医院离家也就是一小段的距离,我坐在最前面,爸爸照看着妈妈,妈妈有些倦意的睡着了。我懒散的靠在座椅上,看着外面街道挂着的小灯笼上面落了片片的飞雪。

红色的……白色的……北方的新年……又过了一年……

素然的……热烈的……鞭炮声烟火味……从前一年的失望里走到下一年的希望……

车窗外的景物飞驰着,挂了彩的街灯,带着污泥的白雪,在霓虹色的夕阳下显得遥远又绚烂。

下车。

脚边踩过燃放鞭炮的红痕,爸爸扶着妈妈小心翼翼的下车,我依旧是看着他们在后面默默地走。

如果不是这次妈妈生的重病,可能爸爸对她永远都没有重视的机会。也许她一辈子会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家庭主妇,剥着蒜瓣听着父亲讲述他的生意困难。也许还在外面打着几份零工,擦得腰酸背痛回过神来还要回到几平方的小厨房和滚筒洗衣机的面前。

“慢点,别走那么快。”

“没事,我身体好多了……。”

每次过年,我们都要回到奶奶家。

因为在奶奶家不仅有过年的气氛,还比较省钱。

气氛方面我就不多说,过年的一连几天都在奶奶家,吃住零花也基本上是老人拿钱,这不仅可以解决我家一周的花销,而且过年的年货除了送礼也不用再置办些什么。

奶奶家住在城区的最北边,是一栋退休的老军干楼。门前圈了一个小院子种菜,记得小时候和弟弟一起玩“枪战”的时候就在这个巴掌大的小院子跑来跑去,乐此不疲。

后来……

信息时代的飞速发展,隔离了年少的许多感情,有些印象深刻又趣味的童年再也找不到了。

爷爷奶奶的身体也没有早些年那么有精神,院子也就慢慢荒废了。

走到了奶奶家的门口,就听见奶奶兴高采烈开门的声音,“哎哟!你们终于来了!”

“人都到全了吗?”爸爸把妈妈扶进卧室问道,“哟,大哥大嫂,你们来的挺早啊!”

“是啊,他们帮我做年夜饭。”奶奶包着饺子说,“小梅(张小安的妈妈)出院了,咱们可得好好庆祝一下!”

“可不是庆祝咋的,哎,这倒好做饭打杂的活全都落在我身上了!”大娘酸溜溜的包着饺子,面案上顿时出现了几个摔扁的饺子。

“阿红(小安的大娘)!你去看看锅里的鱼好没好!”大爷没好气的支走了大娘,点了一颗烟看向爸爸,“这婆娘,现在脾气咋这么大,都怪平常给她惯得!”

爸爸笑的尴尬,寻找身边的遥控器换换节目看。换了好多频道的他也有点不耐烦,扒了一个橘子递给妈妈随后和大爷闲聊起来。

“大哥,最近你那生意做的怎么样了?”

“一天不如一天了,这年头,做什么也不好做。”

“哎。可不咋的。”

“就前几天,我一个外地的朋友从我这拿走了几十万的货,就给我打了一个欠条。过年了着急给工人发工资的钱都是借的……说实话真挺难的。”

“熬过去就好了,苦尽甘来,苦尽甘来。”

“……”

我在一旁玩着手机,很不情愿的让这些对话过滤在我的大脑中,于是我起身,准备换一个屋子玩手机,没想到大爷却叫住了我。

“小安呐,马上毕业了吧?”

“啊……也快了,毕竟都大二了……”我又慢慢的退了回来,重新坐在床沿边。

“毕业之后有没有什么打算啊?”

“考研吧……毕竟考研才有出路……”

“多好!你说说!”大爷有些伤感的拍拍自己的大腿,“小二啊,你能有这样的儿子真是太好了,哪像我家那个不争气的!也不知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出这样不争气的东西!”

顿时我有点心疼起弟弟来了,其实小旭只是不太学习,其他地方真的是没话说,也不知道现在这帮大人也只会盯着应试教育,完全不注重多面发展。不有一句话那么说“360”行,行行出状元。是,谁都这么说,但是最终所有人都只会关注你的期末成绩单,试卷的分数。

什么多重发展。

简直放屁。

“大哥……”

“他都高三了!整天就知道打游戏和小女生厮混!一点上进心都没有!”

“大过年的,别说这个了。大哥……放宽心,总会好起来的。”妈妈也从床上起身,开始安慰大爷。

“行了,不说了。到时候就送那个混小子出国算了,混个毕业证书以后爱哪去哪去!”

一想到弟弟这么轻易的就能出国,我的内心也有点不是滋味。

学海无涯……我努力了这么久的东西……弟弟唾手可得。

果然有个有钱的老爸的力量。

“咣当!”房门被大力的推开,爷爷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饭好没好啊?要饿死了!”

“你个老头子催什么催,还没到饭点呢。”奶奶拿着擀面杖走了出来,“哟,这架势,输了?”

“那帮老头子合起伙来坑我,下次不和他们打了。”爷爷倒了一杯白酒,坐在一边喝了起来。

“嘿,脾气还挺大。对了,今年是你本命年,我给你做了一条红腰带。”奶奶像是想到什么跑到里屋,拿出了一天鲜红的腰带。

“挺好的。”爷爷接过腰带看了看,“咦,这腰带中间夹得是什么啊?钱?”

“这你就不懂了,把这个“钱串子”戴在腰间,寓意腰缠万贯!这样你打麻将不会输了!”奶奶拍了拍胸脯说。

“嘿,这玩意不错!我再去会会那帮老头子!”

“等会!大过年的还玩啥,你大孙子和二媳妇都来了,你个臭老头子也不去看看他们,一天就知道玩玩玩。”

“我大孙来了?在哪呢?”爷爷走进卧室,看见我急忙朝我走来。

“爷爷,最近身体不错呗!”我和他寒暄道。

“可不是咋的,我这么优秀的大孙在这,爷爷能活到一百岁!”

“哪还是一百岁啊?就您打麻将这亢奋劲,就是二百岁呀,我看也没问题!”妈妈坐起来,开始调侃着爷爷。

“哪有哪有,大辉(小安的大爷)小二(小安的爸爸)都在这呢,那咱就先喝点呗,就点皮冻香肠花生米的。”爷爷自顾自的说着,把桌子铺上了餐布。

“好嘞,小二,把冰箱里的啤酒拿出来,小安是不是喝饮料啊?我出去买点。”大爷拿起了挂在墙边的外套,“小安喝啥?可乐还是红茶?”

“雪碧吧。”我玩着手机说,“小旭喜欢喝雪碧。”

“啊对,瞧我这记性。”大爷穿上衣服匆匆就出去了。

“咯吱——”又有人开门。

“哎呀可真热闹!妈,看我给你们带来个什么礼物?”姑姑穿着一个大长的羽绒服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东西。

“英子(小安的姑姑)回来啦?大娘回过头,被吓了一大跳,“哎呀你咋抱只猫回来的呢?快给我弄出去。”

“喵——”

“大嫂,你怎么连点爱心都没有,你看它多可爱啊!”姑姑把猫举到大娘的面前,大娘害怕的跑到里屋。

“你这个臭丫头!”

“哎呀哎呀作啥啊!这是咋回事啊从哪整的猫啊?干不干净啊?你个小妮子大过年的就给我们添乱,你说把这小玩意往哪放啊?”奶奶又开启了她的碎嘴模式。

“哎呀妈,你说你平常也没啥事,就养着玩呗,哎呀就这么定了。”

“谁回来了?”爷爷从酒桌上下来走向客厅,“我大女儿回来了?今年你可舍得回来了。”

“哼,你的乖女儿可不咋的回来了,也不看看又带回来个啥玩意。”奶奶白了姑姑一眼,随后走进了厨房。

“啥带啥玩意?闺女,对象带回来了?”

“哎呀,爸,没有对象,你看,是这个。”姑姑从羽绒服里拿出了一只小猫咪,献宝似的递给爷爷。

“我说这羽绒服里鼓囊的是啥玩意呢?闺女,好好的咱养它干嘛啊?自古以来猫都是奸臣,养它不是给咱家招晦气么?”

“爸,你这又是哪门子的说道?”姑姑笑的前仰后合,“可别把你古代思想抗战思想又搬出来了啊!这都什么时代了,你这个老古董!”

“你!行,你一个大学生倒是出息了哈,爸爸不和你说了,都开始嫌弃我了!”

“哎呀爸,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吗?你瞅瞅,真不经逗。”

“你就会花言巧语!你大侄在里屋呢,找他聊去吧。就你们这群大学生,我看呐,才有共同语言!哎……”

“小安……?人呢?”

“姑姑,好久不见啊……姑姑,你咋又胖了?”我拍了拍姑姑的肩膀,和她开玩笑道。

“啥?又胖了?我明明好好保持身材的啊……”姑姑转头看向镜子,不敢相信我的话。

“哪有,姑姑,我骗你的。”我坐在了床边,看着照镜子的姑姑越发的想笑。

“切,臭小安,就知道耍姑姑玩。”

“喵——”小猫懒懒的呼出了一声长叹,找了一块地毯舒服的趴在了上面。

“她还挺会找地方的。”妈妈看着这个可爱的小玩应打趣道。

“姑姑,这个是什么品种啊?”我蹲下身摸了摸小猫咪的头。

“英国折耳猫。”老姨对着镜子仔细的擦掉了口红,“我一个好朋友送我的,我这一天也没时间养它,索性送给你爷爷奶奶解个闷。”

“这样啊,但是爷爷奶奶好像不太喜欢它。”我拎起小猫咪的爪子,它十分高冷的抽回了自己的爪子。

“你爷爷奶奶的脾性啊,我最了解,他们刀子嘴豆腐心的,不可能让这个小东西大冷天的受冻,你看着吧,明天就得去宠物商店整点猫粮回来。”姑姑合上了口红盖子,随后蹲下身,捏了捏折耳猫的脸。

“喵——”

“没给它取个名字啊?”妈妈看着眼前这其乐融融的样子,问道。

“脸这么圆,就叫它小团子吧。”姑姑随意的说。

“哈哈哈……”

“哎呀,我可不和你们说了,我要去帮你大娘做饭了。”姑姑挽好了自己的长发,从衣架上翻出了一条围裙,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小安,把小团子放暖阳台去,多给它铺几个垫子,不然人一多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嗯,我知道了。”我抱起了小团子走向了暖阳台。

“嗨,大嫂,做几个菜啦?”姑姑顺手拿起一根芹菜,仔细的摆弄着。

“你这丫头还敢过来!刚才你拿回来的那只小猫可吓死我嘞!”

“嘿嘿……大嫂,你知道我逗你玩的嘛。不闹了不闹了,做几个菜啦?”

“哎,根本就没做几个!你说说往年有小梅帮着做,这时候我就安心的看电视嗑瓜子了!再瞅瞅今年!就你大嫂我自己可怜巴巴的做着饭,也没一个懂事的帮我!哎!”大娘盖上了锅盖,对着姑姑嘟哝道。

“大嫂,瞧你这话说的,我不是人哩?这不是来帮你了嘛,再说了二嫂的身子骨刚好利索,你也不能指望她来帮你做饭呀。”

“是,是。我也没说啥。哎呀英子你可别择那芹菜啦!快点去看看米饭好没好!”

“好嘞!”姑姑看了看电饭煲上的时间,“嫂子,还有好大一会呢!”

“瞧我这记性……哎你说现在过的啊,一年不如一年了。”

“咋了嫂子,整的这么伤感?”

“英子,你可不知道。你就说说大辉这生意,外边欠了他那么多钱他也不知往回要……这小旭学习也不好,送他出国的钱可怎么办啊……”

“嫂子,你可别逗啦,你家那么有钱,小旭出国的钱不就跟玩似的。”

“英子,你先别说这个。你就说从前,以前爸妈生病的时候,那次的钱不是我家拿的啊?现在爸妈养老金发下来了,小梅可倒好,摔一下把爸妈那点钱全都摔医院去了。”大娘放下了菜刀,好像想到了什么不愉快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嫂子,二嫂家这几年不也对你不错嘛,有啥好东西也净往你家倒腾,而且二嫂家也不宽裕,爸妈帮衬他们也都是应该的。”

“啥叫应该的?都是一个妈生的儿子,咋待遇还就不一样呢?也不是我抱怨,那咱们换个角度,说说晚辈。就爸妈对小安那么好,小安一来就宝孙长,宝孙短的,还买着吃的给着钱的,我家小旭差啥?”

“哎呀,大嫂……我看你就是想多了,我也没看爸妈哪对小旭不好。”

“你就向着他们说话吧!反正我心里就不得劲!凭啥就给我这不公平待遇啊?”大娘说完拭了拭眼角,眼看着泪珠就要往下掉。

“大嫂,大过年的,你这是干啥?可别说这个了。”小姑一看这架势,急忙去安慰她。

而在这时,弟弟回来了。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小貂皮,戴了一个大号的快要遮住他鼻梁的墨镜,耳朵根子冻得发红。

“小爷我回来了!哎呦奶奶,我可想死你嘞,我哥来了么?”

“瞅你这臭小子,嘴里净说些混账话,一来也就知道找你哥,也不知道和你爷爷和老叔说句话。”

“一听他们就喝酒呢,哪有时间理我呀?我哥呢?”

“你哥在里屋呢,去吧去吧。”奶奶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拿起了一个面皮继续包饺子。

弟弟看到了面案上的面团忽然想到了什么,偷偷地抓下了一块面捏在了手里。“我的面!你这个熊孩子!净不学好!”奶奶气愤的作势要打弟弟,被弟弟灵巧的躲过了。

“奶奶,别那么小气嘛!”

“这孩子……哎……”

“哥!你又在玩手机啊?”弟弟走进屋子摘下了那副遮眼的墨镜,和妈妈打着招呼,“老婶来啦。”

“呵呵……真是个大小伙子啦……去找你哥玩吧。”

“好嘞,哥……你干啥呢走吧咱们出去玩吧。”弟弟急忙跑到了我的身边拉起了我。

“天气太冷了。”我被弟弟强迫的拉了起来,脊背骨上忽然一凉。

“你就知道整天玩手机,看知乎……还是最近交女朋友了?”弟弟凑近了我的手机不怀好意的问我。

我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坐在另一边看电视的妈妈,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你哥现在哪有时间交女朋友啊,学校的事都忙不过来呢。”

“是啊……”

我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

不是不想,这些年也有很多好感的女孩子。以前是拼命的学习不去想这些风花雪月,上了大学后发现自己去谈一场恋爱的勇气都没有。

可能是吸取了太多的经验教训吧,从很多哥们兄弟的口中听闻,养一个女朋友多费,不仅要费时费精力去陪她听她闹情绪,还要帮她结了淘宝里的购物车。

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从未尝过这禁果的滋味,也再找不到情窦初开的感觉。不断的学习和专业上的需求已经让我压力频频,又怎能去奢望那些不实际的呢?

“我知道,看我哥这么沉闷,和他开个玩笑。”弟弟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哥,你还记不记得咱小时候了,玩摔炮,爬屋檐,打子弹枪……”

“记得啊,那个时候前院的那些小男孩都跑咱院来玩,天黑了也不回去,最后啊都哭着鼻子被家长领回去了。”

“是啊,想起他们就觉得搞笑。”弟弟抓起一旁的瓜子,“对了前院是不是也拆迁了?”

“拆了……两年前就拆了。”

“也不知道大毛三少爷他们都去哪了。”

“早就没联系了。”我没由来了一阵伤感,看向窗外那建的宏伟林立的高楼。

“听说这一帮都辍学都不念了。哥也就你吧,小时候那么疯玩还能上这么好的大学。”

“人各有志吧。”

“像我就不是读书的料,我要是能痛痛快快的玩一辈子多好啊。”

“想什么呢,你都高三了,不好好学习怎么能行呢?”直到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我才发现,自己早就和那些长辈没什么不同了。

“哥,你这思想该改一改了,谁说好好学习才有出路的?”

“臭小子!大过年的就听见你这丧气话!”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头发上满是融化的冰晶。

“大哥,你可别和孩子一样的了。咋去了这么久啊?”

大爷白了弟弟一眼,脱下外套抖了抖,“你又不是不知道大过年的,谁家还做生意啊。跑了七八条街才买到。”

“哟!雪碧!老爸你今天终于买对了!”

“上边去!那是给你哥买的!”大爷一脸嫌弃的样子看着弟弟。

“你可拉倒吧!我哥平时就愿意喝矿泉水,饮料啥的基本上都不喝。”

“你可别添乱了!老实待着!看你都闹心。”

弟弟嬉皮笑脸的喝着饮料,翘起二郎腿不断的抖着。

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上菜啦!”姑姑端着一大锅的鱼走进了客厅,“老少爷们们!开饭啦!”

“好嘞姑姑!”弟弟听见开饭紧忙站了起来,“都要饿死啦……”

“小馋猫!”姑姑好笑的看着弟弟,递给他一双筷子,“你先吃点吧!”

弟弟夹起了一个螃蟹,用手托着螃蟹的爪子递到了我的面前,“哥,我觉得这螃蟹得可好吃了。”

“挺会来事的嘛。”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剥开了螃蟹,把蟹黄递给了妈妈。

“我不吃,妈不愿意吃螃蟹。”

“快吃吧。”

妈妈深知拗不过我,小口小口的吃了下去。

“嘭!”“轰隆”

烟花在繁星的夜幕上肆意的绽放,好似漫天的星辰绚烂的破碎。

“妈,我扶你下床。”

“嗯,好。”

大娘换下了围裙,长舒了一口气。她看着客厅里大快朵颐的小旭,轻声的叫他过来。

“小旭……来……”

“咋了,妈?哎呀你别拽我,我还没吃完……”

“小旭,妈和你说,一会和你爷爷奶奶提提钱的事……要不你出国留学怎么办啊……”

“我以为啥事呢,不说。反正我也不想去。我吃饭去了。”

“诶你这破孩子!就知道吃!”

“饺子好了!”奶奶端着一个大盘子出来,“今年我就包了一个带钱的!看谁能吃到!小旭,叫你爷爷你二叔来吃饭,可别让他们喝酒了。”

“好嘞!”

“吃饭咯!”“开饭咯!”“春节联欢晚会是不是开始了?”“把我珍藏的葡萄酒给我大孙拿来!”“这饺子包的,太好吃了!”

新年是吵闹的。

可能怕新春之主沉睡太久吧。

人们自欺欺人的放着炮竹,调大电视机电脑的声音,推杯换盏的努力敲出声响,还不忘放下用力的磕在桌子上……却无意间丢失了新年的味道。

但是每个人都不愿意承认。

明明付出了心血来准备的年夜饭,走亲戚不断祝福,购买喜庆的事物来图个大吉大利……看似是必要准备的环节,却是把旧年的习俗和过往上演了一遍又一遍。

可也有人忘记了,新年午夜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早就失去意义的压岁钱,乏味又单调的节目……人们的兴趣与热情,都在慢慢的递减。

恐怕到最后也只有满眼苍白的对话叹气和永远丧失不掉的本能味觉。

“爸妈……”大娘放下了筷子,“我知道大过年说这个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还是得说。”

“啥事啊?”爷爷喝了一口小酒问道。

“小旭学习不上进,你们也知道……校长和我说现在有出国留学的机会,学习不好也能去,我想给小旭送国外去。但是我和大辉手头里都没钱了,小旭初八上学那边就开始交出国的费用了……”

酒桌上一片寂静,此时就听见窗外烟花爆竹的声音。

“这得……要多少钱呀?”奶奶扒拉了一下盘子里的饺子,开口道。

“没事,先吃饭吧。”大爷突然插了一句话。

“大概五六万吧……”

“吃饭!别说了!”大爷突然敲了一下碗沿,声音有些不悦。

“张辉!你还来脾气了?要不是你那好儿子不争气,你那生意又不景气,我能这么低三下气吗!”大娘站了起来,声音调高了八度说话。

我坐在小旭的身边,看着他拿着筷子的手指慢慢握紧,脸上单纯的笑意变成了沉重的失落。

大爷气的作势要站起来,被身边的父亲和姑姑拉住了。他白了大娘一眼,嘟囔道,“这娘们……”

“你!”

“大嫂……快吃饭吧……一会菜都凉了……”母亲见这场景有些尴尬,出声道。

“哎哟娇小姐,您可快吃饭吧,我这劳碌命可吃不下。”大娘还在因为年夜饭的事耿耿于怀,忍不住找个机会嘲讽妈妈。

我看着妈妈有些不好的脸色倒是有些坐不住了,“大娘,这大过年的,咱们说话能不拐弯抹角的?”

“呦呵,高材生发话啦?有人在背后撑腰就是好哟,和长辈说话都有底气了。”

这时候我有点看不懂大娘了。尖酸刻薄、自私小气这些词语在此时此刻紧紧地包围着她,仿佛当年那个恬静温柔、沐浴在阳光下哄着小孩睡觉的大娘早已成过往的云烟飘走了一样。

果然不光人会变,人心也会变。

“杨雨红!你还有完没完了!”大爷明显坐不住了,而且还十分生气。

“我怎么啦?啊?我怎么啦?我说错了吗?你爸妈不就是对张梓安好么,小钱给着,大孙叫着,我家张旭差啥啊?同样是孙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阿红啊……你可别说了,我心脏病要犯啦……”奶奶捂着心口,眉头皱的十分厉害。

“心脏病是吧?也不是我说,前几年妈心脏病,哪回不是我家大辉拿钱给看病,小二你们家出过一分钱吗?还有……”

“大嫂,我们是没钱。”父亲出声回应道,“但是从妈生病到出院,我和我家小梅在病床前寸步不离。是,钱我们没有,但是儿女该负的责任,我们都做到了。”

“责任?老人的赡养费你们拿出过一分吗?哦对了,还是老人拿出赡养费给你们养孩子给媳妇看病!你们两口子多享福啊,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白吃白喝的,哎你……”

“够了!”小旭的声音盖过了正在夸耀“功绩”的大娘。“妈!今天是新年!安静一点行吗!”

“你小子翅膀硬了哈?我告诉你,你妈今天这样都是为了你的将来!你瞅瞅你自己考的那点分吧,能考上哪啊?妈不给你谋出路谁还能管你啊?”

“为什么非要考大学才有出息?打工不可以照样活?哪条法律规定我必须考大学?凭什么我学习不好就要看不起我?”

那天晚上应该是我从出生到现在过得最难过的一个新年。

弟弟哭着跑出了家门,大爷生气的把酒杯摔到地上,大娘像点炸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爷爷气的破口大骂,爸爸拉着爷爷,奶奶心脏病倒在了床上,妈妈给奶奶找着药,伤口还未痊愈弄散了药丸,姑姑拿着扫帚慢慢的打扫着战场。

“轰隆——”“哐当——”“乒乓——”“啪嗒——”

碎碎平安。

我披了一件外套出门找小安,不知道该走哪个方向,心里都是乱成了一团。口中还有虾仁饺子残留的食物香气,脸颊又被阵阵的白雪拍打着,北风呼啸的灌进我的脖颈与袖口,我眯缝着双眼,看着街边冉冉挂起的红灯笼有些咬牙切齿。

说不出莫名的憎恨还是冻得牙疼。

12点的钟声回荡在寂静夜晚,宽敞的马路上一辆汽车都没有,我看着前面有一个瘦高的人影,飞也似得朝前跑去。

2017年终归是来了。

那场战役结束后,以各自奔走的结局收了场。爸妈留在了奶奶家照看老人,我说自己要准备提前考研回到了学校,其实是想年后找一份零工。开学的时候学校的事宜也很忙,后来再回家的时候就是端午节了。

2017年6月9日。

端午节,高考后的第一天。

弟弟最终还是没有出国。

在剩下了半学期里,他学的废寝忘食,恐怕机会都要忘了自己姓氏名谁。从考场走出的那一刻,听说他开心的又哭又笑,只是再也看不到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

要让一个人真的成长,总要丢掉那些不成熟的躯壳。

大娘过得也挺痛苦的。从那次的争吵开始,小旭对大娘的态度不冷不热,恐怕是真的伤到了内心。大娘也反省着自己的错误也尝试着改变自己的教育方式。

爸爸的生意好转了很多。从以前的入不敷出到现在的富余。然而父母总说要给我多打点生活费让我增加一些大学生活的娱乐项目,我笑笑拒绝了。

因为有时候自己努力收获的总比家里无条件给予的要有意义的多。

爷爷奶奶在爸爸妈妈还有小团子的陪伴下心情也开朗了许多,小团子可爱又招人喜欢,现在是爷爷奶奶心中的大宝贝,现在他们天天逗猫,也不觉得无聊了。

听说姑姑新交了一个男朋友,家庭殷实人也靠谱,很快就要发喜糖。

一切都在好转。

没有什么困难时走不过去的,时间会将一切慢慢的抚平。

下一年还会更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家是个大家庭,父亲一辈有四兄弟两姊妹一共六兄妹,两个姑姑嫁到了市里,大伯年轻时跑运输,赚了钱举家搬到了镇上,过...
    我要打滚阅读 292评论 0 1
  •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对某些亲戚就没有亲切感。每次重要节假日在爷爷奶奶家聚餐感觉就像完成任务,虽然说这样的话有点无情...
    方赞赞阅读 791评论 19 16
  • 一年一度的年夜饭,家家户户都不一样,但同样的是,家中掌勺的大厨们为着这么一顿饭,必定都是费了一番心思的,为的只是给...
    火眼晶晶阅读 245评论 5 2
  • 河南的又一位知名作家!与莫言起名
    豫草根阅读 351评论 0 0
  • 天气渐冷,年关将至。眼看马上就要进入11月下旬了,很快我们的2017年也要结束了。于是呢,网袋君就来给大家盘点盘点...
    财喵星球阅读 401评论 0 1
  • 儿子, 和你呆的每一分钟都感觉好充实,你总像海绵一样吸收着你所接触到的知识,你喜欢不停问,不停百度,不停有道,妈妈...
    Syneysun阅读 10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