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冲:娈童到皇帝,复仇与毁灭(15)

点击关注文集,回看1-14节

15.  长安米贵  虎口夺食

        长安米贵,城里的粮食一天比一天少,大家都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军粮也开始紧张起来。苻宏派出使者和燕国谈判,能不能放长安的老百姓出城找条活路?

         没想到,慕容冲很痛快地答应了。

        约定的日子,长安南城门打开,这里,曾有一千多名攻进城的燕国勇士被杀,被吃掉。老百姓从城门鱼贯而出,按照约定,每一天,都将放出一万名百姓,而其中就夹杂着两千的士兵。

        燕军果然信守承诺,没有偷袭这些百姓。一出城,队形就乱了,百姓四散奔逃,士兵也趁机往附近村庄里跑。

        等到了那些村庄,大家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燕军对它们实施了焦土政策,原本静谧祥和的乡村,被战争的铁蹄践踏得面目全非,到处是残垣断壁,还有一些横死的尸体已经腐烂,更多的是一堆堆白骨,甚至有人找到了一锅没吃完的肉——人肉!

        这些场面深深地震撼了刚逃出来的秦国士兵,大家一商量,这些燕兵连老人和小孩都不放过,简直就是魔鬼,回到城里多半也会被困死、饿死,好不容易出来了,就没必要再回去送死了,大家还是化整为零,各自逃命罢。这两千士兵跑得比老百姓还快,一连三天,秦国混出城的几千士兵,几乎跑了个精光,只有几十个人因为挂念城里的家人,又偷偷潜回了城。

        这些人给城里坚守的人带回了坏消息,城外的村子被整村整村地屠了,等不到外面的给养了。那些出城的老百姓也没逃出多远,十之八九又落到燕军手里,财物被抢,沦为奴隶,甚至有被充作“军粮”的危险。这样一来,谁都不敢再出城了。

        整个长安,笼罩在一片恐怖、绝望的气氛之中。慕容冲不费一兵一卒,就“消灭”了对手的几千士兵,还让城内守军的士气低落了。

        没过多久,长安坐吃山空,一袋米比一斤金子还宝贵,老百姓都开始饿肚子了,军队也实行了严格的配给制度,一个士兵每天只能领到俩窝窝头,有的还要藏一个,偷偷留给家里的老婆孩子。苻坚和整个前秦的达官贵族也过上了苦日子,那些山珍海味再也运不进来了,皇宫里面以前养的各种珍禽猛兽,都成了盘中餐。

        苻坚终于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行,我不能再留恋温柔乡了,全城老百姓的生命全都维系在我一人身上,我一定要带领大家渡过难关!

        有一天,苻坚登上城楼,放眼望去,城外远处的平原上,一片金灿灿的麦浪起伏。苻坚脱口而出:“原来又到了收麦时节啊!”

        “是啊,关中的麦子又熟了,只是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吃得上今年的新麦。”城头上一个老兵嗅了嗅鼻子说,“我都很久没有闻过麦香了……”

        苻坚望了望守卫在城头的关中子弟,数月围城,最近连饭都吃不饱了,一个个眼眶深陷,面黄肌瘦,不由得心里隐隐作痛。

        他好后悔,自责,当初真不该听信慕容垂和姚苌的话,发动战争这部可怕的机器,现在他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其实,发动战争的主要责任还在苻坚本人,慕容垂和姚苌只不过是敲敲边鼓,如果他苻坚不想打仗,别人说破天也没用呀)

        苻坚一拳狠狠打在城墙上,冲大伙儿振臂一呼:“各位关中子弟,我苻坚有愧于你们!我保证今晚就让大家能吃上这茬新麦!来人,速点兵马,跟我走,割麦子去!”

        士兵们群情激昂,应声高呼:“走,割麦子去!”很快,几千名士兵就聚集在了苻坚身旁。

        苻坚一声令下,城门打开,大家簇拥着他们的王,向麦田冲杀过去。此刻的苻坚,一马当先,又恢复了往日的威风,把不远处的燕兵都看呆了,没有人想到去拦截,竟放任他们从营地抹过,直扑郊外的麦田。

        两千骑兵不敢耽搁,迅速动手,各自割了一大捆麦子,又风风火火地冲回了城内。这次收割行动,收获其实并不多,但对于城内士兵而言,鼓舞是巨大的。苻坚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为北方人民创造了几十年和平稳定的环境,让关中百姓过了富足的生活,现在,苻坚有难,百姓也不会弃他。

        随后,又发生了一件和粮食有关的事。居然有人趁着黑夜,悄悄地给长安城里送来了满满十几大车的粮食!这真是雪中送炭呐。送粮的人名叫冯翊、赵敖,是苻坚之前派出去搬救兵的使者,他们利用对长安周边地形熟稔的优势,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城门口,和守军一对暗号,自己人!赶紧放进去。

        苻坚亲自连夜接见了这两位勇士,封他们为平远将军以示鼓励。除了急缺的粮食,冯翊、赵敖还带来了坏消息:他们拿着苻坚的亲笔信,十万火急向各路诸侯求救,大家看到苻坚失势,竟无一人肯发兵相助,有的借口兵微将寡,要防范慕容垂的叛军,有的推脱要平定当地的起义军,其实,大家各自打着小九九,都想在乱世先保存实力,等时局清晰一些再做出选择,这个时候没人愿意为前途不明的苻坚去当炮灰。

        转了一大圈,虽然没有带回援军,冯翊、赵敖也是够意思了,好说歹说,从一位太守处“借”得了十几车的粮食,算是救了一急。

        苻坚的心凉了一大半,外援的指望也基本绝了。想平时,苻坚对那些地方大员不薄,到了危急时刻,他们居然都袖手旁观,真是看走眼了!

        吕光,还有一支精锐在外远征呢,苻坚猛然想起这一员得力干将,只不过,吕光率十万大军,刚在西域打了胜仗,成了那里的土皇帝,不知道还会不会听命于他?苻坚问苻宏,吕光有没有消息?

        “西域毕竟相隔太远,我们派出的使者还没有回来。”太子小心翼翼地说,“远水解不了近渴,父皇还是要早做打算。”

        苻坚明白,太子是在暗示他,必要的时候放弃长安。可太子又怎么知道,长安对于大秦帝国,对于苻坚的意义呢?这里是龙兴之地,基业所在,怎么好轻易拱手让人?一旦长安沦陷,这也意味着曾经风光无限的帝国崩塌了。

        “封锁外援不至的消息,就说吕光已经率军回援长安了。”苻坚思考了良久,吩咐太子。他把宝压在了遥远的吕光身上。

点击进入下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