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不久前,我和余年在超市打了个照面,他急急忙忙往我这个方向走。我笑着想要拍着他的肩膀,和他打招呼。没想到他肩膀往后一闪,我手拍了个空。我停在半空的手僵硬地收了回来。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局面,我补充了一句。动作不行,寒暄来凑:“余年,来买东西啊。”

“嗯,嗯,”他脸色有点苍白,没有正眼瞧我,眼睛躲闪着,仿佛看我一眼就会石化一样,“我有事,先走了。再见。”

“诶,好。你忙走。”

我还没说完,他就躲开我半只手的距离从我身旁夺步而去。

被他这么一走,我一愣一愣地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前天刚和他吃过一次烧烤,还商量着下次去自驾爬山露宿观日落呢。今天这架势有点像是要计划着把我烧烤了似的,所以不好意思正眼瞧我。我想着,自个也笑了。

这也只是个笑话。

没准是他的钱包掉在超市里了,他急着去找呢,所以没空搭理我。

有可能是他手机掉了。超市里那么多双脚,踩来踏去的,眼花缭乱,他不肯抬头看我,也是有道理的。我的脸长得像鞋子一般,他看一眼,不石化,也要眼花。还是不正眼瞧我。

我边在超市逛着,边想着其中的来由。还觉得自己解释得挺合理的。我仰着头,还大跨步地走,不觉脚下一绊,摔倒在地。顿时头昏眼花。只感觉一双双鞋子围过来。混杂的鞋丑,脚臭,袜子臭扑鼻而来。还有嘈杂的超市打折信息。吵嚷的中年老年妇女的叫喊声。

还有一个清晰的声音,喊着“老张,老张,你没事吧。”这清晰的声音那么熟悉,是余年的声音。

那熟悉的声音凑了过来。我被熟悉的手扶了起来。

我坐在余年的车上。眯了10几分钟。终于,睁开眼睛,瞥见余年在玩手机。

“你个孙子,不是刚刚有事吗?还跟踪我?”

“是,有事。”

“什么事啊,急急慌慌的,把老朋友都搁一边,害我摔了一大跤,你得请我吃两顿烧烤。”

“老张,别提烧烤的事了。上次吃了烧烤我肚子一直不舒服,老是拉肚子呢!”

“我还以为你是急着去贩毒呢!”

“不行,老张,我刚前几分钟贩了一批毒了,现在还要去贩一批。”他慌慌张张地开了车门,弯着腰在车门口喊冤道,“这烧烤啊,我是在也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