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天平忽左忽右

96
洛青_牛哒哒
2017.03.27 08:46* 字数 681
文 | 洛青

(一)

阔的性格不像我,也不像老公。

比如,前些日子的规定,写完两篇日记后可以玩两次电脑游戏。我以为他很喜欢玩游戏 ( 周末早晨睁眼就要玩,为此还闹过脾气。 ),为了可以多玩一次游戏会多写日记,实际日记没有写,我高呼 “ 完成日记就可以玩游戏 ”,谁知他却说,不玩也可以,最后电脑游戏没玩了,日记也完了。

让我有一种拳头打进软泥糊糊的无力感,很努力很努力可最后只是放了个屁,还不响。


(二)

对于阔的教育,我总是很焦虑,很害怕现在做得不好影响到他的未来。在每一个问题上,我独自站在天平的两端。一边的声音说,“ 要严格一点,要逼着他做一些对他未来有用的事情。” 另一边说,“ 太严格会叛逆,什么都安排好了以后没有主见怎么办? 我们不能一直在他身边。”

琢磨又琢磨,衡量再衡量,还是谁也不能说服谁。

今天的跆拳道课,他完全不再状态,本应使劲的竞技练习练得软绵绵的像舞蹈,在一旁练习腿法时哈欠连连。我说了自己看到的,他对我的激将法好无反应,始终面色平静,问他话也不答。我怀疑我们在一旁语重心长,他是左耳进右耳出,亦或者根本未听进去,耳朵和心灵都关上了。

老公说,先不管以后,先解决目前的问题。

制定任务,严格要求、执行、达成。

阔是这样的,你给他规定了并要求完成,他能完成,一旦我们没去监督,他就放松了。

“ 自觉 ” 二字在高中时听班主任姚老师天天念叨而不明其要。是不是有些事情有些道理一定要到了一定年纪才明白?可那时却是为时晚矣。

一位同事对他儿子说,“ 做任何事都要争上游!就算站队你也要站在前面!” 之前对这个观念,我是否定的,而现在却已经在动摇。父母的严格要求在孩子孩提时肯定不会理解,长大后自会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

希望会。


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