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最初(第一章 意外之外)

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

满室的空气,还透着那一丝丝暧昧的气息。床上那娇小的身躯,丝毫没有因为阳光的关系而惊醒,反之,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那具伟岸的身体,又换了一个姿势,继续等待。

她,左汐。他,季北。

本是以为不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却就这样狗血的又走在了一起。

前一天,下午5:00。

“季总,蓝小姐已经在家里等着了,您是回家还是?”贴身助理李想,这也是每天都会上演的一幕。

“你是觉得没话说吗?”语气冰冷,感觉不到一点情绪的起伏。

“是,我立刻安排。”

海天国际酒店。401。观景房。

冰凉的风吹在脸上,而他却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冷,诱人的红色液体,一杯又一杯的下肚。

一眼望下去的风景,这并不是吸引他驻足观看的理由。

看来这老头子太闲了,没事就惦记着如何安排我的生活。

“如果,不想永远见不到她,你就立刻回公司?”5年前老头子的话还在耳边,如今又准备开始安排新的任务。

季北,海天集团,总裁。

他可不是那种只会酒肉玩耍的废物,18岁,普林斯顿大学金融硕士毕业,投身军营,三年后,毫无征兆的回自家的公司,非一般的手段从一个小董事坐到现在总裁的位置,如今26岁的他,堪称完美男神,骨灰级的钻石王老五,身边数不清的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他却洁身自好得很,谁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汐汐,恭喜你找到工作,海天集团是个大公司,你要加油,争取可以留下。”说话的是唐心。

“那是自然,我可是要成为女强人的。”

左汐,海天集团,实习生。

左汐今年刚毕业,22岁,虽然她5年前就已经失去了出国的机会,但她相信,如果自己够努力,在国内也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虽然,虽然就目前而言,这一目标有些困难,但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不就是一流大学室内设计专业毕业,进了公司就只是个设计师助理,而且,还是个实习生。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这是海天集团,是的,海天集团。

“是的,我也相信汐汐可以做的到的!”在一旁看着信心十足的左汐,李念伸手揉了揉左汐的头,温柔的说着。

“谢谢你,师兄。”左汐与这个师兄关系还不错,只不过,很明显,李念对她可不是一般的师兄妹感情。

“汐汐,我知道你不能喝酒,所以我给你点了一杯橙汁,那我们就用橙汁来代替酒,祝你成功。”李念说这个话的时候很自然,但是,眼睛里却透着一丝光,有些奇怪。

左汐自然也没有多想,拿起杯子,就喝了,还用很感激的眼光看着师兄,觉得这个世上可能就只有,好姐妹唐心和师兄这么关心自己了。

“汐汐,我也相信你可以成功的,到时候你发达了,可不能忘了我哦!”唐心就是一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所以,左汐才会和她做好朋友好闺蜜,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可以相信的人不多了。

而这个时候,唐心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的唐心一脸失落,“汐汐,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庆祝了,老板电话来了,加班,说是把方案弄出来!”

“没关系的,心儿,你去吧!”现在的左汐开心的很,才不介意唐心的提前离开。

“对不起啊!等回到家,我再陪你庆祝?”转念一想,“李念,你可记得送汐汐回去啊!”

“嗯,知道。”回答的时候,语气是那么轻松愉快。

“哦啦!别那么婆婆妈妈的。”催走了唐心。

没过多久,左汐和李念也吃完饭,李念提出送左汐回家,左汐没有拒绝,这也没什么可拒绝的理由。

出租车上,左汐渐渐觉得自己很疲倦,也不知怎么了,昏昏欲睡。

“师兄,我眯一会儿,到了,你叫我!”实在是困得不行,左汐眯着眼,开始打盹儿。

“汐汐?左汐,左汐?”李念很清楚为什么左汐会想睡觉,确是不放心,试探性地叫了几声左汐,没有得到回应的李念松了一口气。

“师傅,去海天国际酒店。”

酒店,夜幕降临。

“嗯,走起来好软了,师兄,这是回家的路吗?”迷迷糊糊的左汐问着。

“师兄,我好热了,热……”

“汐汐,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看来这个药效是开始发作了。

“不要,师兄,我要回家睡觉了。”头脑已经开始不清醒了,只是浑浑噩噩寻找自己的房门钥匙,身体也只能靠着李念。

“汐汐,马上,马上就到家了。”李念拿着房卡,好不容易找到402号房。

你终将是我的,相信我们的第一晚一定会很难忘。

李念打着左汐的主意已经很久了。

滴,开门,将不再清醒的左汐放在放在床上。

而李念邪恶的笑了,走进浴室,洗澡。

“好晕了!”在浴室里的李念根本没想到,药效已经发作了的左汐竟然突然醒来了,“这是哪儿啊?”

迷迷糊糊的左汐打开门走了出去,晃晃悠悠的走着,寻找着,她以为自己在自己租房的小区。

4~0~1,哦,原来我到家了。

还没拿出钥匙,发现门并没有关,嘴里还忍不住嘟啷,“这个唐心,太糊涂了,出门连门都没有锁上。”

锁上门,晃悠晃悠地找到床,脱了的鞋子一脚蹬开,翻身上床钻进被窝。

这熟练的程序,完全没注意到,在不远处窗边,那双诧异的眼神,男人的眼里散发出危险的信号,周围散发冰冷的气息。

这又是谁的准备?

疯子!

“嗯,好热了!”昏睡中的左汐越来越觉得好热,不由自主的开始脱着衣服,纤细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右臂上的疤痕让男人的眼睛一亮。

疤痕,子弹留下的痕迹。

左汐,是左汐吗?

这气息如此的熟悉,却又不敢确定,那是左汐吗?

“北哥哥,你一定要等着我,等我长大,我一定会嫁给你的。”17岁的爱慕,情窦初开。

“傻瓜。”

“北哥哥,手臂上的这个疤痕,就算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因为只有这个才是谁都不能偷走的,你要记住哦?”女孩都爱美,她却将一块丑陋的疤痕当作宝贝儿一样。

“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