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八十一章) 幻境重逢

字数 2064阅读 28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净玄随意使了个法术止住了肩上的血,又换了一套净白的僧衣,便急于上路了。

这一路上,我与他均各怀心思,沉默不言。

人鬼殊途,不得善终,其实我早该想到这一点。忆起早些年,我道行颇浅,尚不能自控妖力,却与方梓靖相伴纠缠。不过短短数月,便险些害得他丢了性命。妖气伤人尚且如此厉害,何况是初寒身上那股更为诡辣的阴邪鬼气,素素不过一介弱质女子,如何抵得过?我默默侧眼朝净玄望去,他目光显得分外凝重,眉间带着一股看不透的忧思。

他曾放言,不会让初寒与素素相守,却又刻意放初寒一条生路;他也曾直言,初寒执迷不悟,最终只会悔不当初,却始终不肯说明原因。

从前我不懂他如此行事,究竟是为何意,今日,我却终于是懂了。

我永远记得,当得知方梓靖是因我而病重,赵谨俞是因我而命悬一线时,我是怎样的一种痛彻心扉。这世间最为伤心之事,便是你深爱一个人,你原本只想好好护着他,伴着他,但他却因你而受伤,因你而殒命。

更委屈的,是你对此无能为力。

这样的绝望,我懂过。净玄是看尽人生百态之人,所以他大抵也是懂的。

故而他无法亲口告知初寒这样一个残忍的事实。

告诉他,他的存在,他一心想要的相守,甚至连他的感情,于她而言,都是这世上最为致命的毒药。

所以面对发生的种种,净玄选择了缄默。

他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佛家僧者,而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他心中怀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我忽然觉得与他的距离近了些,并为自己触到了他心底某一块柔软之处而暗自欣喜。

因着净玄身上有伤,不利于带我一齐神行,所以我与他只好仍然步行上山。

但好在他卜算出初寒所在之地离我们并非太远。

我们走了半日,沿途风景从烟熏火荒到一片漫长的黑色荒芜,最后终于来到一个结界前。

净玄沾了一滴圣血挥洒,那结界无声而破。

当我甫一踏进结界之中,我不禁恍然惊叹了。

此时明明是夏非秋,却长着漫山遍野的火红枫叶,一眼望去仿佛朱砂泼墨,再浸一层模糊的薄纱,山风扫过,如舞如飞,如歌如诉。

人间仙境,亦不过如此。

但当我踏上那片火红的林间,脚底踩着干枯的落叶之时,我忽然明白了,眼前的一切美景,其实皆为虚幻。

这大约是初寒为素素所创的一个幻境。要知道,维持这样一个庞大的幻境,必然会消耗巨大的灵力,以及非比寻常的心血,这份情重当真使人嗟叹。我曾以为他是个不懂怜香惜玉的,才会将素素带到这样一个荒芜死寂之地,而今看来,确实是我误会他了。

净玄依旧很沉默,眼前的镜花水月于他而言似乎不值一谈,他手中捏着一串佛珠,与他平日常带的那一串并不相同,大约是专门为初寒预备的。

径直走了约莫有一刻钟,便忽觉眼前一亮,是一汪明澈如镜的湖水,净蓝的水面倒映着片片枫叶,波澜微伏,剪影如画。

在这荒野乱坟的山间走了太久,如今乍一看到这般灵动的景,纵然心内知晓一切皆为幻象,却仍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我忍不住想加快脚步向前走去,却见净玄蓦然用臂相挡。

他一言不发,眼神直直盯着前方某一处。

我循着他的眼光望去,这才发觉湖对面原来有人。

男子着一身青衫,面目俊朗不羁,两笔锋眉,一片薄唇,他原本桀骜的眼瞳此刻溢满了柔情,而那柔情所指,全在他旁边的那位女子。

女子坐于一张精致的木椅上,柔发轻琯,五官还是一如既往的惹人怜爱,却不见面上有半分从前哀怨的影子。

我目光落在女子的双腿上,犹豫道:“大师,素素她……”

净玄目光微凝,并未作答,只默然的抬步向前。

我将余下的话咽下肚里,忙跟在他身后。

我们绕过那潭如画如卷的湖水,朝初寒与素素走去。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再次与初寒相见,当以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是怒斥他的欺瞒与伤害,还是哀叹他的命运多舛?也曾想过,他若再与净玄相斗,我是否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他的对立面?这些念头总在每个猝不及防的日夜里不期而至,搅得我心头郁躁难安,却又始终得不出个答案。

初寒曾说,再见无期,大约是不曾想过这份“无期”只有七日。

而这七日,于他而言,却已是沧海桑田。

他仿佛早已料到今日我们会来,当我和净玄站在他面前,他眸光里只有隐约的暗淡,并不见一丝诧异。

“寒郎,是谁来了?”素素侧着耳朵,一副乖巧的模样。

初寒特意弯低了腰,显露无限的温柔:“昔日两位旧友。”

素素柔和的笑了:“山中清幽,许久不曾有人来了,想来他们与寒郎交情定然匪浅。”

初寒轻捋她额前一丝碎发,不置可否。

眼前的二人自然是温情脉脉,然而让我疑惑的是,不过短短数日未见,素素怎的仿佛全然不认得我似的?

不…她不但不认得我了,连这大千世界的万物似乎也不再认得了…

我朝素素凝目望去,只见她双眸空洞,那一双琉璃色的眸子纵然美矣,却没有半点焦距。

我心间猛然一酸,她的眼睛……!

我险些惊呼出声,却被净玄先一步阻止。他投给我一个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

“寒郎,”素素面上带了一点疑惑,“怎么不听你的朋友讲话?”

初寒淡然的扫过来一眼,泰然自若地道:“他们二人性静,素来不喜聒噪。”

“原来如此,”素素了然一笑,“快请他们去家里坐坐,客人远道而来,我们不好失了礼数。”

初寒犹豫了一下,继而垂目应了,他抬头淡淡对我们道:“二位,如不嫌弃,请到寒舍小歇片刻。”




感谢阅读,喜欢请留下一个赞吧~

要虐要虐要虐,接下来的几章玻璃心小公主们请自备小纸巾T^T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卜算子 。 深秋(2) 银杏叶飞花,满地铺黄翡。 风影依依恨路长,雨冷秋声碎。 莫把旧时情,化作相思泪。 历尽寒霜...
  • 关于证书 首先通过钥匙串访问——证书助理——从证书颁发机构请求证书——填写证书信息(邮箱,常用名称,存储到磁盘)—...
  • 搭建HDFSHDFS是一个高度容错性的系统,适合部署在廉价的机器上。HDFS能提供高吞吐量的数据访问,非常适合大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