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小寒二候:山茶处处春犹浅

    山茶科的科名是Theaceae,但茶属Thea早已并入山茶属Camellia,不复存在了。这种“科名与科里任何一个属的属名都没关系”的情况,在植...

  • 120
    婺源:无处安放的乡愁

    婺源,今属江西省上饶市,曾经是古徽州的一部分。 1934年6月,蒋介石硬将婺源划归江西,掀起轩然大波:把婺源从徽州西南角掘去,徽州如削足断臂,婺...

  • 120
    朝颜生花藤,百转千回绕禅心

    朝开夕谢的牵牛花,有与樱花相似的凄美。生之绚烂与死之脆弱,仅在一朝一夕之间。对俳人而言,这无疑是残忍的。 这个国家的美学很克制。如果他要说有,只...

  • 120
    金色的银杏摇落,那一天阳光正好

    银杏(Ginkgo biloba L.),银杏纲,银杏目,银杏科,银杏属,唯一的一种。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简单地举个栗子,你所知道鹦鹉、白鸽、飞...

  • 120
    那时的牵牛花,如今都开在哪儿

    朝颜,或者昼颜,是日本的叫法;鲁迅曾考其为旋花,也就是唐诗中的鼓子花,我们多叫牵牛、喇叭花,有时候还亲切地唤一声“勤娘子”;法国人将其称之为“清...

  • 120
    折枝的山茶,散落在昨日的雨中

    我记得每年这个时候, 宿舍楼下的山茶花苞就已经很明显了, 那时我们每日都从那树旁嬉笑而过, 竟未发觉花开的时候,已是来年。 李渔《闲情偶寄》载:...

  • 120
    小东江·秦观·隔世的迷梦

    那天抵达资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但东江湖仍然以我们曾幻想过的那个样子,迎接了她迟到的访客。就连远处扁舟上的红衣渔夫,都与那些照片上的别无二致...

  • 120
    白海豚的微笑

    海豚的语言不受距离限制,甚至可以传到数百千米外。交流并不需要真正的听觉,所以,我能听见你哭。 这是一个从来不哭的小天使——即使人类将它的头颅砍下...

  • 120
    高椅岭·丹霞·虚空的召唤

    1929年,地貌学家冯景兰来到两广地区进行地质调查,见这里的红色砂砾岩层有着独特的风格——厚达数百米的岩层长期受到流水、风雨的侵蚀,形成了堡垒状...

个人介绍
爱自然,性温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