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巴厘岛的俄罗斯姑娘

    纳博科夫的《洛丽塔》曾经被两次搬上银幕,一次是1962年的库布里克版本,黑白片;另一次是1997年的彩色版本,我更喜欢后者,它还有个诗化的译名:...

  • 120
    咖啡馆絮语

    是的,或许春天需要你。它为你召来许多星星,让你去探寻。它让往昔的一阵波涛涌上前来,或者当你经过打开的窗户时,飘来一曲小提琴。这一切都是使命。但你...

  • 《找到你》——你真的想清楚了要在这里生育

    舐犊情深是用动物的温情场景形容人对子女之爱,这种形容可见,对子女的爱和保护并非仅仅是人的天性。我们讴歌母爱如何伟大,实际上是在无谓担忧人类繁衍续...

  • 120
    中年开始的日子

    1 我说我要写小说的时候,豌豆深吸一口烟,然后吐出个漂亮的烟圈说:“你丫就作吧!”透过烟圈,我看到她脸上尚未消失殆尽的红晕,仿佛天边微光依稀的红...

  • 120
    观影札记|阿飛正傳 (1990)

    我们如何记住一个人?当记忆中的某个人出现时,他总是处在具体的事件中。你在记忆中很难还原一个人的整全面孔——照相技术的还原也只是带入、回归具体的过...

  • 120
    《午夜守门人》:集中营的爱情

    奥斯维辛的党卫队队员强奸女犯的做法其实并不新奇,因为许多士兵都这样对待“敌方”女性,但以下这个事实却可以完全颠覆我们的想象:至少有一位党卫队成员...

  • 120
    写作是深度治疗

    前段时间读了本契诃夫的短篇小说集,其中有篇《第六病室》吸引了我。这部小说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整个故事:一个精神病医生是如何被送进精神病院的。 契诃夫...

  • 120
    后来的你们,只剩回忆

    当你老了 叶慈(袁可嘉 译)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 120
    梧桐花开

    前天行驶在去上海的高速上,偶然得见路边的梧桐花开,满树的粉红色,不见绿叶。我想起这个季节在北方还应有雪白的槐花,在雨后的泥地,它们将会铺满树荫。...